《卖鬼,跟阴灵有关的生意》
第16节

作者: 灵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咽了口吐沫,缓缓地闭上眼,把脑子完全放空,不去想任何的事情。

  不大一会儿,我就感觉手中的寻龙尺开始动了,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
  “你睁开眼,自己看!”
  鬼叔说完,我缓缓睁开眼,看到寻龙尺就在我的胸前,以一个诡异的摇摆幅度正在不停地晃动。
  “什……什么情况?是向心力吗?”

  鬼叔笑着说道:“你小子厉害啊!我当初练寻龙尺的时候,自学了三个月才刚刚学会控制。你这家伙才第一次使用,就已经到这种程度了!看来是命中注定啊!寻龙尺和你有缘啊!”
  看着鬼叔乐不可支的样子,我一脸懵逼,让我觉得越发诡异的是,我手里寻龙尺摇摆的幅度更大了。
  最后它开始在我的胸前转圈圈,我整个人都愣住了,尼玛这根本不是什么向心力的作用啊!
  要真是向心力,怎么可能会有三百六十度的转动啊?而且我可以百分之百地保证,我的手没有任何的抖动,就算是轻微的抖动,也不可能让它保持三百六十度的转动!
  鬼叔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寻龙尺,说:“你等它自己停下来。”
  我按照鬼叔吩咐,保持着这个动作,手都快要举酸了。寻龙尺一圈接着一圈地在我胸前转动,到最后鬼叔整个人都呆住了。
  渐渐地,寻龙尺转动的速度越来越慢,不再转圈,回到了摇摆的状态,然后停了下来。
  这时,我听到鬼叔嘀咕了一句:“三十三圈,我的天……”
  寻龙尺,不但是测试一个人是否有灵力的关键,它还能判断灵力的强弱。而它在胸前转的圈数,就代表着测试之人的灵力。这是鬼叔在我回去的路上告诉我的。

  他当初自学寻龙尺,用了一年多的时间,也只能保持十圈,那些使用寻龙尺的大师,能保持二十五圈就很了不得了。
  而我一个刚刚接触寻龙尺的新人,能够保持三十三圈,这说明我是使用寻龙尺的天选之人。
  我握着鬼叔交给我的寻龙尺,它仿佛有灵性一样,还在我的手上不停地晃动。
  鬼叔说我现在还无法自由地控制寻龙尺,回去之后,还需要多加练习。寻龙尺这个东西,不仅仅在勘测界和风水界起着关键性的作用,在阴灵这一行同样有着深远的影响。

  我把鬼叔的话牢牢地记在了心里,回到家,按照鬼叔的吩咐勤加练习。
  使用寻龙尺的时候,没有什么技巧可言,也没有什么咒语,靠得就是心与寻龙尺之间的感应。
  等到我渐渐有所掌握的时候,我发现寻龙尺真的十分灵敏,好几次它都莫名其妙地将我带到村里的那块坟地。
  听我爸妈说,那里是村里先辈们的下葬之地,阴气很重,周围很荒芜。记得以前那附近起过几栋楼房,有过几户人家。村里的老人说,因为附近招阴,那些人家经常会遇到邪门儿的事情,就全都搬走了。

  后来,村长应上面要求,要建设新农村,反对封建迷信,雇来一些人要清理这片坟地。
  一开始村里人都反对村长这么干,老人们都说坟地不能随便乱动,都是有说法的。可那村长不听,执意要清理坟地。还说那些反对的老人思想陈旧,满脑子都是根深蒂固的封建思想。
  结果,就在清理的第二天,挖过坟的人都莫名其妙地死了。而那位村长也被吓疯了,据说一直都在疗养院里疯疯癫癫的。
  村里知道这事儿的人都说,坟地不是闹着玩的,有些不懂事的年轻人,在坟地撒泡尿,都能遇到怪事,何况是这种挖坟掘地的事儿呢?
  之后新上任的村长听说了这事儿,专门请了一位风水大师重新把坟地给建了起来,还把附近几栋无人居住的旧楼房,打造成了村里专门供奉骨灰盒的灵堂。

  我爸妈和我说完这件事儿,还特意告诉我,鬼神的事儿,可以不信,但不可不敬,对任何事情都要有一颗敬畏之心!
  那几次来到坟地,我的身体都会感到很不舒服,寻龙尺的反应也会变得更加强烈。回去的时候,平时只需要走十分钟的路程,我走了半个多小时。
  回到家之后,我就连续几天高烧不退。直到我爸妈请鬼叔来替我驱除了污秽,我才有所好转。
  鬼叔叮嘱我说,以后千万不要随便使用寻龙尺,会让身体严重透支的。
  从那以后,我就很少主动使用寻龙尺去寻找异常的能量了。
  后来有一天晚上,我睡得正香,突然感觉手里的寻龙尺有异常,我猛然从床上惊醒。
  我以为是家里来了什么孤魂野鬼,可如果真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毛大爷家的大黄应该会狂吠不止才对。

  这会儿大黄在村子里很安静,应该不是什么孤魂野鬼。我这么猜测着,起身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才凌晨三四点。
  寻龙尺一直都在我手上朝着房间里的某个方向摆动,过了一会儿又不动了。
  一开始有反应的时候,我还吓得不轻,不动了,我才暗暗松口气,继续睡过去。
  天蒙蒙亮的时候,我迷迷糊糊地听到房间外面父母正在厅堂内说话,还隐约听到了毛大爷和四婶的声音,他们都很慌张,像是遇到了什么大事儿。
  这时候,我爸进了房间和我说,李姨妈过世了,问我有没有杜洋的联系方式,让我通知一下他。
  我爸刚说完,我一个激灵就从床上坐了起来,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李姨妈平时身体不是挺健康的嘛?怎么会突然就……
  我当时有些懵逼,半天才反应过来,找到杜洋的联系方式,赶紧联系他。杜洋在听到这个噩耗之后,马上挂了电话就赶回了村里。
  杜洋家刚刚才办完一件丧事,他爷爷刚走没多久,连三七都还没过,她妈就去世了。他世上唯一的两个亲人先后离世,对他来说应该是不小的打击。
  我来到杜洋家的时候,他家热火朝天,村里许多长辈都过来帮忙为李姨妈料理后事。当初刚刚才拆掉的灵堂,此时又得重新搭建起来,让人唏嘘不已。
  村里的仵作正在给李姨妈换寿衣,旁边还站着两位老妇人拿着一个窗帘挡着,我隐约看到李姨妈的脖子上挂着一个饰品,那是我当初从鬼叔那里给她拿来的一条转运项链。
  听仵作说李姨妈是凌晨三四点的时候突然过世的,死因他说得含糊不清,好多人都说看着像是吓死的。

  而我看到李姨妈的尸体时,不寒而栗。突然想到昨天晚上寻龙尺有反应的时候,正好就是李姨妈过世的时候,心里“咯噔”一下。
  虽说平日里我很讨厌李姨妈,可当我知道她过世的那一刻,心里还是很难过的。就算一个人在世的时候有多么不好,当她去世的那一刻,大家都会莫名地生起一股敬意。这或许就是我爸妈时常和我提起的敬畏之心吧?
  村里人帮忙联系了殡葬公司,不大一会儿,殡仪馆的灵车开到了李姨妈家门口。几个身材魁梧的抬棺人把从殡仪馆送来的水晶棺材抬到了灵堂内,他们在抬棺的时候,脸上都很严肃敬畏。
  村里的人帮着他们一起搭把手,把李姨妈的尸体给抬进棺材里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