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509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正想拦一辆出租车回家,却忽然被路边一个卖唱人的歌声所吸引。侧耳一听,只听那人唱到:吃喝嫖赌信得什么教?杀人放火念得什么经?坑蒙拐骗烧得什么香?坏事做尽你拜得哪门子佛.......
  那歌声悠扬婉转,质朴无华,他站在那里,竟然听得有些痴了。
  回去的路上,他一直在默默合计张力维的那个电话,尽管提前得到了消息,可真要应对起来,却还是感觉有些无能为力。

  最好的办法似乎只有一个,那就是反其道而行之,就像之前想的那样,两本书存在争议,可以暂时回避,但公布师父的注释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只不过按照他的想法,是等正式调进卫生局科研处之后,再由李云鹏以市委宣传部的名义进行操作,可现在看来有点来不及了。那位李部长刚刚就任副市长一职,一定各种应酬缠身,肯定暂时无暇考虑他这点事的,而张力维和秦枫随时可能再联系,自己是没有机会第二次冒接电话的,一旦这两个人达成了协议,那以张力维的行事风格,很快就会付诸行动的。

  看来,就只能一切靠自己了!可我怎么办呢?这件事说起来容易,可真要做起来却并不简单,总不能在大街上摆个摊公布吧,需要有平台,需要有关注度,需要有话语权,而这些正是他最缺乏的。
  其实,有一个人应该能帮忙的,他想,只是这个人.......
  这个人是丁苗苗,事实上,自从那次跟李云鹏吃饭之后,两个人一直没有再联系。尽管眼前时常闪现丁苗苗那妩媚和迷人的笑容,但他还是努力克制住自己,尽量找一些事情去分散注意力。然而,每当夜深人静,魏霞和孩子熟睡之时,他的脑海中便会无法控制的浮现出两个人缠绵温存的画面,这画面令他激动和兴奋,同时也深感不安和内疚。
  他不清楚为何对身体上这点愉悦难以忘怀,好歹自己也算是个修道之人,即便做不到清心寡欲,但总不该连这点定力都没有吧?可惜的是,越是这样想,这种情绪就越发强烈,甚至在盘膝打坐之时,满脑子也都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搞得他心烦意乱,无力自拔。
  而让他有点纳闷的是,丁苗苗却突然冷淡了下来,前段时间总是没事找事的给他挂电话,弄得他战战兢兢、不胜其扰,可自从那天晚上的饭局之后,丁苗苗便莫名其妙的消停了,一连多天没有任何消息,这反倒令他有点不习惯,既希望来电话,又担心电话会引起魏霞的怀疑,总之,每天就在这种矛盾之中纠结着,疲惫不堪。

  也许她只是把我当成了一个性伙伴吧,所以才会这样若即若离,他无奈的想,既然如此,我也没必要太认真,反正只是**关系,那就趁着还有点热乎劲儿,让她给帮个忙呗,毕竟处理这种事,自己没有任何经验可言,有她这么个在新闻媒体工作的朋友,不用白不用啊!
  反复斟酌了很久,最后还是下定决心主动给丁苗苗挂个电话。可让他没想到的是,电话响了半天居然无人接听,这令他的心里有些发冷,默默的叹了一口气。
  唉,看来,**关系是最靠不住的友谊了。
  正感慨之际,手机忽然响了,低头一看,原来是丁苗苗回电话了,于是赶紧接了起来。
  “太不容易了,我还以为,只要我不给你挂电话,你就永远不会找我了呢。”丁苗苗的语气似乎有点幽怨:“说吧,谢老师,又遇到什么难题需要我帮忙了?”
  他被这句话噎了下,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好支吾着道:“瞧你说的,其实......没什么事。”
  “没什么事,你会打电话给我?鬼才相信呢。”丁苗苗笑着道:“顺便提醒你一下啊,我是特意从会议室出来给你回的电话,如果你还是这样顾左右而言他的话,我可得挂了,屋里还有一大帮人等着我呢。”
  “嗯......我......我有点事。”他赶紧说道,说完,自己都感觉脸上有点发烧,不禁苦笑了下。
  “就知道是这么回事!”丁苗苗哼了一声:“这样吧,报业集团大楼斜对面,有一个酒吧,名叫有圆月弯刀,很显眼的,你在哪里等我一下,半个小时之后,我去那找你。”
  “嗯......”他看了眼时间,已经是夜里快九点了,不禁有点犹豫了。
  “不方便啊,要不,就等明天再说吧,不过我明天要跟一个案件的庭审,估计也要晚上才有时间。”丁苗苗冷冷的道。
  他咬了咬牙:“好吧,我这就过去,咱们一会见。”
  放下电话,他一刻也不敢耽误,赶紧拦了辆出租车,直奔报业集团大楼,到了之后,往马路对面一看,果然有一个很显眼巨型招牌,上面写着圆月弯刀几个大字。
  应该就是这儿了,他下了车,快步穿过马路,推门走了进去。
  酒吧里的灯光很柔和,配上舒缓的背景音乐,让人感觉很放松。这个时间段还没到营业高峰,所以里面的客人并不多,稀稀落落的。他四下看了看,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喊过服务员,点了两瓶啤酒和一些零食,刚吃了几口,就见丁苗苗推门走了进来。

  她穿着一身棉麻面料的外套,虽然有些褶皱,却显得随性洒脱,头发披散在肩膀上,看起来凭添了几分妩媚,进了酒吧之后,往里面张望了下,见谢东正朝这边招手,于是微微一笑,快步走了过来。
  “今天还挺准时的。”丁苗苗微笑着道,说完,看了眼桌子上的啤酒,微微皱了下眉,转身对服务员道:“给我来一杯水,谢谢。”
  待服务员奉上一杯清水,她喝了一口才道:“难得你找我一回,搞得我芳心乱撞,会都没开完就跑出来了,生怕你等得急了,再转身跑了,你现在架子这么大,我哪敢怠慢啊。”。
  “怎么可能呢......”他也笑着道,还想再说点什么,却被丁苗苗打断了。
  “其实,刚才的会,就是研究有关你的事。”丁苗苗道。“研究我的事?”他不由得一愣,赶紧问道。
  “是的,李市长今天上午主持市委宣传部的例会时,特意提到了有关这两本书出版和宣传的事,责成报业集团和省出版社尽快拿出一个可行的方案。但是,你和孙可鑫的诉讼还在进行之中,暂时又无法结案,所以,领导也很着急,正打算和你商量一下,想找一个变通或者折中的方法,既能避开诉讼的麻烦,又能尽管把这件事付诸于行动。”
  丁苗苗的这番话让他颇感意外,没想到这位李市长对自己的事还挺关心的,于是便问了一句:“对了,李市长说我提交法院的证据丢失的事了吗?”
  “当然说了。”丁苗苗点点头道:“说是丢失,其实,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心里都有数的,据说市法院的领导,被政法委许书记叫去狠狠批了一通,而且,法院已经对丢失材料的责任人停职调查了,虽然最后很有可能不了了之,但这个力度已经相当惊人了,说心里话,李副市长的督促起了很大作用,这也从另外一个方面说明,李副市长对你还是很重视的,”
  日期:2019-02-11 06:2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