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507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没吭声,心里却暗暗想道,估计是这小子做了亏心事,那天晚上又被我给吓破了胆,惊吓过度导致了高烧不退。有心置之不理,可一看林静那期待和信任的眼神,不由得在心里长叹了一声。
  罢了!自古道,医者父母心,师父在世的时候也常说,得饶人处且饶人,再说,这病十有**是自己装神弄鬼吓出来的,这家伙虽然可恶,但如果袖手旁观的话,自己与他所做所谓又有什么区别呢?这样一想,还在床边坐下,看了眼挂的点滴,转身问林静:“能让医生先把这个拔了吗?然后给我找副针来,我用针灸试一试。”
  林静想都没想,转身便出去了,一会把值班的医生和护士全都找了进来,把要求一说,医生面露难色,支吾着说道:“这个.......不妥当吧,秦局长的医嘱是主任给下的,要是不挂了,万一有点闪失,我们也担当不起啊。”
  “这事跟你们没关系,我可以在记录上签字,是我自己做主的,再说,只是暂时不挂了,我找了个中医过来,他治疗之后再挂上也不迟。”林静口气很坚决的道。
  中医?几个医生四下看了看,都是一脸茫然,哪个是中医?

  “是我,一会要给在他的后背上针灸,扎着点滴不方便,不过等针灸之后,你们还可以继续。”谢东连忙说道。
  在中国人的印象中,中医当然是越老越值钱,必须是须发皆白、仙风道骨的,才让人信任,可冷丁一瞧谢东,三十来岁,貌不惊人,咋看也不像个高手的样子。不过,医生中有一个曾经在网上看过他的视频,仔细辨认了下,试探着问道:“您是不是谢东老师啊?”
  谢东没说话,只是微微笑了下,林静则在一旁道:“他就是谢东,你们赶紧把点滴拔了吧。”
  几个医护人员虽然不懂中医,但毕竟都是干这一行的,对谢东这个神奇民间医生或多或少有点耳闻,再加上局长夫人强烈要求,也不敢不从,于是一边先将点滴撤了,一边赶紧给主任挂电话汇报情况。
  谢东这边也没闲着,让几个护士帮忙,把秦枫的上衣脱了下来,俯卧在床上,一切安排妥当,正要用针,低头一瞧,只见秦枫的脖子挂着个小红口袋,拽过来看了下,布袋的正反两面都有卍字标记,用金线缝得严严实实,心中不由得一阵厌恶。
  妈的,你个***,做了亏心事,居然找个和尚求这些玩意破解,亏得林叔那么看好你,真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于是伸手便扯了下来,直接扔到了地上。

  “这也不知道是他哪里求的,自从爸爸去世就一直带在身上。说是能祛病免灾。”林静弯腰将那小口袋捡了起来,苦笑着说道。
  谢东哼了一声:“祛病免灾,那现在是咋回事?分明是不灵嘛。”说完,也不理睬林静,只是手捻银针,沿督脉大椎穴以下,依次运针,然后趁着醒针之际,按住大椎穴反复推拿,一边按摩一边运行内丹,将内力注入秦枫的体内,大概过了二十分钟的左右,又让林静将秦枫的袜子脱掉,找出两个最短的蜂针,分别刺入脚底的涌泉穴。
  这一套下来,其实并没什么神奇之处,推拿大椎穴降体温,其实不仅中医这么做,西医也经常在临床上应用,几个在场的医生都面面相觑,心里不禁有些犯嘀咕了。
  然而下面发生的一切却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只见谢东轻捻扎在涌泉穴上的针柄,不大一会,两根针竟然完全没入皮肤,根本就看不到了,他又让护士取来纱布,将两根针刺入的地方包扎起来,这可让众人大惊失色,就连林静也有点不安的问:“东子,那针在里面不会乱跑呀?”
  “不会的,再说往哪里跑啊,针又没长腿。放心吧,明天我再给取出来,这两个针能起到镇静安神的功效,烧退了之后,让他好好休息一夜,明天就没什么事了?”他淡淡的说道。
  “那这到底是什么病啊,在医院检查了,什么指标都正常,就是莫名其妙的高烧,总要有个病根吧。”林静还是疑惑的问道。

  谢东叹了口气,瞥了眼趴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秦枫,冷笑着道:“他这是心病。”
  “心病?”林静愣愣的道:“他没心没肺的,能有啥心病啊?”
  他无奈的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
  “体温好像降下来了些。”一直在旁边密切观察的护士说了一句,医生一听,赶紧找来电子体温计,一经测量,38度5,果然下降了不少。
  “谢老师,您可真厉害啊。”医生笑着说道。

  还没等谢东说话,却听趴在床上的秦枫含含糊糊的说了一句:“爸......我错......了。”
  林静叹了口气道:“唉,这两天他迷迷糊糊的总说这句话,也不知道是梦见我爸了,还是自己的爸爸,就是反复的承认错误,真是难为他了。”
  看着林静那爱怜的眼神,他恨得牙根都痒痒,真想再给这小子一拳,心中暗道:林叔要是在天有灵,今天晚上就该把这个王八蛋收了去,省得祸害别人!
  秦枫的烧奇迹般的退了,大约一个小时之后,他出了一身透汗,体温基本上趋于正常,不过看起来还是很疲惫的样子,睁开眼睛看了众人一眼,也没说什么,便又沉沉睡去了。
  所有的医护人员、连同后来赶到的急诊科主任都惊讶不已,围着谢东问个不停,非要他给解释一下,秦局长这病从何而来,又因何而愈的。
  谢东挺挠头的,如果是对普通老百姓,他也许还能信口开河的胡诌上几句,可眼前的这些都是专业医生,虽然未必精通中医,但终究是业内人士,当着这样的人胡说八道,心里总感觉没底,于是只好笑着说道:“发烧不过是邪毒入侵之症,而在督脉针灸,则是为了固正气,人的正气足了,邪毒自然就无法作祟,病当然就好了。”

  正邪之说,可以应用在所用中医临床诊断上,换句话说,他的这番话就等于废话,跟没说一样。众人听得一头雾水,于是又问那脚底入针是咋回事,这个问题他倒是有些把握,于是略微沉吟了下,便侃侃而谈起来。
  涌泉穴埋针,是鬼王十三针中所录的针法,师父有很详尽的注释,他也认真的钻研过,所以说起来头头是道,从经络到穴位,再到具体功效,讲得吐沫星子横飞,听得众人连连称奇。
  正说得热闹,魏霞把电话打了进来,他赶紧和众人拱手示意,出了房间,在电话里把情况一说,魏霞也挺无奈,只好叮嘱他完事之后就早点回来,路上注意安全,然后便挂断了电话。
  还能有啥事?这小子烧也退了,一会跟林静打个招呼就回家吧,他心里想着,再进房间一瞧,刚刚的一大帮医护人员已经都离开了,房间里只剩下林静一人,见他进来了,先是抱歉的笑了下,然后支支吾吾的说道:“我都出来大半天了......刚刚家里来电话,孩子哭着找,一直也不肯睡觉.......所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