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501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省公丨安丨厅刑侦总队?看样子,是省里办的案子咯,他默默的想道,既然如此,那就先从省里着手吧。正琢磨着下一步的计划,办公室的门被轻轻敲了两下,随后门一开,小玉走了进来。
  他的脸上顿时浮现出慈祥的笑容,指了指身边的沙发,示意小玉坐过来。
  “丫头,陪我喝一杯?”他指着另外一杯酒道,可又觉得有些不妥,于是起身又倒了一杯,而将那杯酒一饮而尽。
  小玉甜甜的笑了下,拿起杯子,抿了一小口,皱着眉头道:“一点不好喝,一股酸了吧唧的味。”
  “傻丫头,这可是好东西啊,一瓶够很多人半年的工资咯。”他笑着说道,说完,歪着头端详着小玉,半晌才叹了口气。
  “你的那个小姜师哥怎么样了?伤势恢复的不错吧?”他问。
  小玉的脸一红,并没有回答,而是微微低下了头。
  “这小子和我打过几次交道,皮糙肉厚的,壮得跟头牛犊子似的,应该没啥事,我看差不多就让他回家养着算了。”他淡淡的说道。
  “我想......让他再多住些日子......等伤彻底好了再说,行吗?”小玉还是有点怯生生的问道。
  他爽快的笑了起来:“那有啥不可以的,一切都听你的。”
  对张力维而言,这段日子虽然焦虑烦躁,但总还有一件令他开心的事。

  他今年五十多岁了,却一直没有子嗣,这对一个拥有亿万财富的人来说,绝对是件非常遗憾的事情。年轻的时候倒也没感觉什么,可随着财富的积累和年龄的增大,后继无人的无奈便渐渐显露了出来。
  他曾经遍访名医,甚至在四十多岁的时候去美国和欧洲寻求治疗,但得到的结论都是一致的,他患有先天性无精症,甚至从**直接取精做试管婴儿都不可能,这种病的病因非常复杂,或许跟祖上有近亲结婚,导致基因变异或者缺陷有关,属于医学界无法解决的难题之一,根本没有治愈和改善的可能。
  他结发妻子是个孤儿,是早年在药材市场结识的,一直生活至今,两个人曾经想领养一个孩子,可由于种种原因,最后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近些年,妻子更是皈依佛教,每天吃斋念佛、深居简出,基本淡出了公众的视线。
  事实上,这么多年以来,他一直在寻找自己的亲叔叔和那两本书的下落,但始终没什么结果,最近几年,随着父亲的离世和他自己年龄的增大,已经渐渐有些心灰意冷,几乎放弃了。
  叔叔张延钟和父亲失散之际尚未成年,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一个年幼的孩子能存活下来的几率实在太小了,也许早就倒毙荒野了。至于那两本书则更加渺茫了,这么多年,甚至连一点线索都没有发现过。
  然而,随着一个叫谢东的年轻人出现,一切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所谓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如果第一次听秦枫聊到谢东时就引起足够重视的话,也许就是另外一个结果了,但事情往往都是这样,在这么多年的寻找过程中,他有过太多次期望了,但最后都被证明是空欢喜一场,虽然谢东在看守所里的神奇表现,和父亲讲述的道家内丹之功非常相似,但只是相似而已,江湖上的各种骗子太多了,所以虽然引起了他的关注,但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只是让秦枫帮着调查一下,等他意识与传家的神书失之交臂的时候,已经被常晓梅和秦枫两人占了先机。

  不过这也没什么,他想,只要两本书还在,那就一切都好办!一个江湖郎中,又没见过什么世面,几捆钞票下去,就彻底砸晕了。
  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居然和这个貌不惊人的江湖郎中斗了这么久,非但没有搞定,还眼睁睁看着这小子一步步走向了人生的巅峰。最后逼不得已用上了杀招,竟然也不能奏效,自己的得力帮手又折了进去,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不过,诸多不顺心的同时,小玉总算是个意外中的意外了。
  他第一次见到这个身材高挑、容貌清秀的女孩子,是在谢东母亲病危住院之际,事实上,当时他便觉得眼前一亮,对小玉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亲近感。
  他不喜女色,虽然身价过亿,却从没什么绯闻,对小玉的喜欢,完全出自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不过,这也只是一瞬间而已,事后他很快便将这个女孩子忘记了。
  可春节之后,本来已经有些沉寂的常晓梅突然找上门来,并且提出了一个大胆而疯狂的合作方案。这个方案就是,常晓梅帮他得到这两本传家之书,而他则助常晓梅重新崛起,将秦枫打回原形。
  这应该是复仇计划,为了报复秦枫,常晓梅甚至放弃了对奇穴治疗的追求。他想,女人要是发起狠来,真比男人还要命啊。
  他与常晓梅在工作中接触颇多,深知这个女人工于心计、能力超群,再加上其丈夫的家族,在省城的官场还是有一定实力的,这次被他和秦枫搞得这么狠,本来以为会身败名裂,不料却仅仅以降职处分草草了事,其根基之深可见一斑。

  不过,秦枫也不简单啊,其兄秦岭高居副省级,而且是最年轻的副省级,日后的前途无可限量,自己有必要得罪这样一个人吗?
  只不过,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去年底,秦枫突然搞的那次全市大检查,深深刺激了张力维敏感的神经,给这个看似不可能的合作提供了基础。
  秦枫的年少气盛和翻脸无情,令他颇为不满,吃老子的、喝老子的、用老子的,居然还敢玩老子,不就是仗着你哥当个副省长吗?别说副省长,就是省委书记见了我,也得客气几句啊,小小年纪,居然敢跟我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实在有点不自量力,不给这小子点颜色,还真当我是他们家的提款机呢!
  当然,最终能促使他答应合作,是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常晓梅告诉他,如果合作的话,可以帮他找到失散多年的亲人。
  他几乎不敢相信,但常晓梅却提供了一份血样,让他去做DNA测试,几天之后,当检测结果摆在面前的时候,他不禁傻眼了。
  结果表明,常晓梅所提供的血样,出自一个与他有极近血缘关系的人。而当年他的直系亲属都被日寇杀害了,在高阳地区虽然也有张氏后人,但传到他这辈儿,基本都在五代血亲之外,等于没有血缘关系了。
  拿着这份检测结果,他立刻拨打了常晓梅的电话,两个人在一个非常保密状态下达成了协议,于是,常晓梅告诉他,谢东的徒弟小玉就是他的亲叔伯侄女,而他的亲叔叔张延钟已经改姓李,并去世多年。其子,也就是小玉的父亲至今仍在平原县务农。

  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远在天边,近在眼前,难道是命运在捉弄我吗?得到消息之后,他立刻驱车赶到平原县,将小玉爹接到了省城,并再次做了一次DNA亲缘关系鉴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