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491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来,张力维是真把小玉当亲人了,这明显就是父亲对女儿的态度,得知女儿被坏人侮辱了,恨得咬牙切齿,所以才不惜杀人焚尸,否则难解心头只恨啊。”魏霞自言自语的道。说完抬头瞧了眼谢东:“跟我说实话,是不是你把身世的事告诉了这丫头,所以她才能攀上这门亲戚的?”
  和他的思维正相反,魏霞认为是小玉得知自己身世之后,主动去找的张力维,而他却认为,一定是张力维得到了什么消息,然后才和小玉相认的。

  “以这丫头的机灵劲,是绝对不可能错过这样一个机会的。”魏霞撇着嘴道:
  他听罢无奈的笑了下:“这事还真跟我没关系,我是有点纠结,但绝对没跟小玉透露半个字,到现在也想不明白这是咋回事。”
  “你吃饱了撑的啊,想它干嘛?爱咋回事就咋回事呗。”魏霞翻了他一眼道:“连你都能查出来的秘密,那就根本算不上秘密,至于他们杀人放火什么的,跟咱们更没任何关系,只不过,他们俩骨肉相认,对你来说,却是一件麻烦事。”
  是的,这确实有点麻烦,张氏的直系后人,竟然成了孙氏传人的徒弟,真是造化弄人啊,如果配合那个凄惨的故事,再加上中国人对汉奸一贯恨之入骨的态度,虽然不能在法律上决定这两本书的所有权,但起码在社会舆论和道义上还是会占不少便宜的。
  一想到这些,谢东的心更乱了,沉吟了片刻,最后把心一横道:“奇穴治疗是常真人所创,传承了上千年,中间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人,总不能到了他们老张家手里,就变成他家的独门秘笈了吧,张力维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并没有直接提这些往事,而是让孙可鑫跟我打继承权的官司,现在也是一样的,我不管小玉姓张还是姓李,只要二审的判决一出,立刻就把书的内容公布,奇穴治疗,既不是我的,也不是他张力维的,是属于全民族的,无论到什么地方,我也讲得出理来。”

  魏霞没想到他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不由得有些刮目相看的感觉,正打算夸赞几句,碰巧孩子哭了,于是赶紧起身去照看盈盈,他却没有动,坐在沙发上,往里面看了一眼,长长叹了一口气。
  豪言壮语说起来容易,可真落实到行动上就难了,尤其是面对张力维这样一个对手,实在是有些心有余悸,高阳深夜那一幕不禁又浮现在眼前,如今想来仍是冷汗淋淋......
  正胡思乱想,手机忽然响了,低头一瞧,来电话的竟然是林静。
  林静很少主动和他联系,莫非有什么急事吗?他心里一紧,赶紧接了起来。
  “东子,有个事想请你帮个忙。”虽然过去这么多天了,但林静的状态似乎还不是很好,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沙哑。
  “瞧你说的,有啥事吱一声就好,不用这么客气。”他赶紧说道。
  林静叹了口气,这才将事情说了出来,原来,父亲去世之后,她一直和秦枫商量,要去把房子里的东西收拾一下,毕竟还有很多老人生前用过的衣服和物品,可秦枫最近特别忙,总是有各种各样的事情,几乎一点时间也没有,好不容易答应明天陪着她一起回去归置,可又临时有事出差去杭州,说是去开一个非常重要的会,估计要一个多礼拜才能回来。
  “我不想再拖下去了,可是,小枫走了,我一个人干不过来那么多活儿,孩子又离不开我,所以我想请你帮下忙,陪我一起收拾,争取明天一个上午就弄利索,然后那个房子也不想要了,索性就卖掉算了,不然每次回去,我心里都不好受。”林静缓缓的说道:“小枫本来说,让青林过来帮忙,可这种事,我不想让外人插手,想来想去,也就只有找你了。”
  “这根本不叫事啊,放心吧,明天就在楼下见面,不过咱俩都不会开车,归置完了之后,一定有的东西需要拿走,我看这样吧,还是告诉青林一声,让他给出一趟车,帮忙运一下,这总可以吧。”他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放下电话,魏霞抱着孩子出来了,问明了情况,也点头道:“按照习俗,老人用过的被褥和衣物,是要都烧掉的,而且,也不适合跟活人的东西放在一起,这要收拾起来,还真不是一个人能干得过来的,你应该去帮个忙的。”
  “嗯,我已经答应了,明天上午过去,让青林给出趟车,估计得有不少东西要搬走,正好抓个壮劳力,这是给他领导办事,不用记在我头上。”他笑着道。
  魏霞一边悠着盈盈,一边的嘟囔道:“这个秦枫真够可以的,婚丧嫁娶,单位都给假的,当个屁大点的官,至于忙成这样吗,连收拾老人东西的时间都没有。”
  他也有点难以理解,不过还是笑着应了一句:“也许是真忙呗,好歹也是个领导干部。”

  “忙个屁吧,你不知道政府机关是咋回事,根本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他要真那么忙,哪有时间搞女人啊。”魏霞不屑的道:“鬼才知道这小子到底咋想的,搞不好是有什么忌讳,你不是说,他找那个大和尚解什么心魔嘛,我看没准和这有关。”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魏霞顺口一说,却令他猛然想起了刚刚林静说的一句话,去杭州出差开会......魏霞好像说过,常晓梅也去杭州了,这是巧合,还是......
  说实话,他不相信这是巧合,真有心马上给林静打个电话,稍稍点拨几句,可思来想去,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算了吧,自己也不是啥好东西,有何脸面去管别人的闲事啊,而且还是无凭无据、扑风捉影的闲事。
  但愿这小子没撒谎吧,他默默的想道。
  第二天,他早早就起来了,吃罢了早饭便出了家门。坐着公交车在小区门外的站点下了车,一眼看到马路对面的门市房,不由得心潮起伏、感概万千。
  看看和林静相约的时间还没到,于是便信步走了过去,盯着贴满小广告的卷帘门,仿佛又看见父亲和林浩川坐在门口开怀畅饮,母亲则忙忙碌碌的一边上菜,一边劝两个老头少喝点......
  “东子,你咋跑这儿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赶紧回头一看,只见林静推着自行车正站在不远处,不禁有点恍惚了。
  “我也不知道,路过了就想过来看一眼。”他深深叹了口气:“也许是这个地方承载了我太多的梦想吧。”
  林静的眼圈红了,咬了下嘴唇,轻声说道:“爸在的时候,也没事就过来看看,总是念叨谢伯伯,每次提起来,情绪都很低落伤感。”
  他深吸了一口气,苦笑着道:“算了,不说这些了,这回好了,他们老哥俩又团聚了,在那边儿,得天天喝。”说完,也不看林静,自顾自的朝小区大门走去。
  房子这东西,有人住的时候,就生机勃勃,一旦没人居住了,立刻就显得有些破败和阴森。虽然才不过几天而已,可进了家门,两个人都感觉一丝寒意袭来,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日期:2019-02-08 06: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