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1231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推了开来,一个笑咪咪的男人走了进来,一边搓手一边说道:“孟总,我想了想,明天决定去基地转一转,跟基层的代表们来个坐谈会,顺便表示一下慰问,就以……工会的身份,孟总,你看这主意怎么样?”

  孟常德重重一哼,看着这个皮笑肉不笑的男人,语气不善地说道:“张副总,都已经这个时候了,你想的不会是如何平息他们的怒火吧,就这么惯着,以后但凡有点情绪,是不是都得这么惯着?”
  这话一出口,曾凡柯就知道孟常德没救了,这个人根本就没有一点处理应急情况的能力,不得不承认,张凌很有些手腕,最关键的是,张凌是土生土长的洪隆人,他知道洪隆人的性格,贪小便宜。
  只要把工会下去慰问的消息给出去,不管他们愿意不愿意出差,人肯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全部到齐,只要人在,能展开对话,就这帮工人,哼,别看现在闹得欢,他们可没有撕破脸的勇气,何况还有钱领。按人头发个两三百块的慰问费,要他们一句忠心的表示,只要点了头,又没有做到,杀鸡警猴,分分钟让他们服气。
  张凌这一手先礼后兵保证可以把一帮子闹事的人弄得服服贴贴的,可是孟常德就没有这样的手段。
  最狠的是,张凌明明知道孟常德此时正在气头上,压根不会接受他的意见,这时候过来当军师,你听了老子有功劳,你不听,你刚愎自负,哼哼,上头一旦追究下来,黑锅自己背。

  于是,孟常德这冷嘲热讽被刚进门的柏光禄听个正着,脸色更加难堪了。
  柏光禄脸色阴沉一路走到了办公桌面前,双手撑在办公桌沉默片刻后,看了看坐立不安的孟常德,再看看张凌,问道:“你们商量出解决的办法没有?”
  让一个正局级的领导直接过问下属单位基层的问题,本就不太应该了,但事出紧急,柏光禄也顾不得什么规矩不规矩,直接开口。
  这一问,张凌满脸为难,孟常德有点上头,感觉站都站不太稳了。
  曾凡柯那眼睛左右一看,马上说道:“张总的意思是以工会看望的名义去基层转转,这一年到了头,多少应该表示一下。”
  后面的话就不用说了,因为柏光禄刚才进来的时候正好听见,现在再看张凌的突然出现,根本就是把时间点掐得死死的,搞不好柏光禄身边就有他张凌的眼线。
  想到这儿,曾凡柯哪有不明白的道理,赶紧站出来,在张凌没有上位之前抢占一个更有利的地形。
  果然,张凌目光投来,那表情就像在说,“算你小子识相!”
  这条大腿算是抱住了,曾凡柯心安之际,柏光禄的呼吸越发沉重。

  “老孟,你也是南方局的老人了,怎的就这么糊涂呢?”
  听到柏光禄这话的时候,孟常德突然一上头,当即回道:“柏局长,歪风不可长,纵容得了一次,就有两次三次,偌大一个企业,难道就凭这样的方式来管理!”
  柏光禄两眼一抹黑,想给他留一张老脸,看来是留不下去了,马上喝道:“荒唐!我可以当你是保守,但前提也得是以大局为重,歪风?哪里来的歪风,还不是你孟常德带来的歪风,我看你是越活越回去了,发现问题不及时解决问题,反而自以为是地火上浇油,我要你这个野外作业处的处长来干什么吃的?”
  孟常德的火也一下子就上来了,当即叫道:“柏局,做错事,该被批评我认,不过别往我头上扣屎盆子。”

  “屎盆子?你孟常德也用得着我给你扣屎盆子,看看你干的都是什么事,你手下的人不干了,你顺手交给外人来干,那你干不好这个处长,我是不是马上就让你顶了你?”
  孟常德听得一颤,终于明白问题出在哪里了,不过……卓越的老板不是周芸吗?苦笑一声的孟常德觉得只要上头看自己不顺眼,怎么做都是错。
  其实孟常德早就该退了,一直拖到现在他也算是够本了,于是点点头道:“既然柏局说我不想干了,那我就不想干了呗。今年体检报告说我三高,心脏也有问题,说不定还要动个囊肿手术,正发柏局也在,就批了我这个假,手续随后我就补了!”
  话一说完,孟常德也不管柏光禄同意不同意,摇摇晃晃地走出了办公室。
  当着柏光禄的面撂挑子,这可把柏光禄给气得够呛,当即大发雷霆,“这野外作业公司从下到下就没有一点规矩了,太不像话了!”
  听到这话时,张凌马上凑了上来,道:“柏局别上火,这件事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处理。”
  柏光禄扭头看了张凌一眼,马上道:“刚才曾副总的话我都听了,主意不错,张副总就照这么去办,记住,等这个年关过了,该处理的一定得严肃处理。”
  “是是是!”张凌连道三声后,只听柏光禄说道:“野外作业公司经理一职,由你暂代,我回去马上开会研究上报!”
  早就做好准备的张凌,连推辞的工夫都省了,毫不客气地接下这个职务!

  该提拔的提拔,该打压的打压,局势回到最初的设定,只不过时间过了一年多,一切似乎都不一样了。
  柏光禄前脚刚走,张凌连获奖感言都没有发,直接冲曾凡柯笑道:“老曾,今天就只有辛苦你跟我跑一趟啦!”
  曾凡柯立时堆起一脸的笑容来,说道:“应该的应该的!”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张凌坐正已经是板上钉钉的,曾凡柯刚提副处,离那个位子还太远,所以他从来不会去奢望,这条大腿都用力抱着。
  于是,曾凡柯赶紧安排工作去了。
  一行公务车刚出野外作业公司机关的大门,柏光禄就跟方长通上了电话。

  “……你说你到底是唱的哪一出啊,孟常德称病了……臭小子,跟周芸什么时候办事?那我可不管,这喜酒还是要喝的……哈哈……”
  方长挂了电话冲身边的周芸说道:“孟常德下课了?”
  周芸轻轻地叹了一声道:“一辈子不求无功,但求无过,活得真是挺累,让他早点退下去也好。新来的张凌你知道是什么人吗?”
  “应运而生的人吧!”方长笑道:“起初野外作业处是周董与对头谈判的本钱,被我们搅局之后,南方局被清洗,然后才轮到这个张凌的。”
  “能走到这个位置上来的人又怎么会简单,弄不好我们的服务公司业务恐怕会被缩减了。”

  听到周芸的担忧,方长摇摇头道:“缩不缩减轮不到他说了算,只要把九里岗牢牢地抓在手里,卓越的未来不用担心,更何况,我的目标并不仅仅放在国内。”
  周芸听得心头一颤,温柔地拉着方长的手,哼道:“你说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只是一个技校毕业的人呢?”
  日期:2019-02-02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