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1230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下子林佼直接沉默了,憋了半天,这才叫道:“对不起!我不该像个妒妇,当初是我自愿的,我没有资格来要求你。”
  方长笑了笑,终于开口道:“你啊,总是在关心别人的事,却从来不肯提自己,我干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你不管怎么打,怎么骂,都在理,怎么还跟我道上歉了。”
  林佼扭头,看着方长,咬咬嘴唇,哼道:“如果我说我可以接受你三妻四妾是不是很贱?”
  方长发愣的时候,林佼一下子抱住方长的腰,柔声道:“冰丫头没走的时候,三番两次的串掇我来搞事情,我不是不知道如果不争取就一点机会都没有。可就算我真的来了又有什么用,从你到乔山镇的第一天起,我就知道你是为了厂长来的,我还是那个煮面的丫头,你从来都不是那个跑腿的零时工,你说说,我现在能跟你抱在一起这得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了?我没有别的奢求,你能多看我几眼,能对我笑笑,我就满足了。你要娶周芸,我祝福你,反正你不娶周芸不还有冉露、苗娜、安琪、香香……找个人把你栓起来也好,别再让其她的好姑娘再像我们一样被你这个坏蛋给耽误了终身!”

  一番话说得方长心中苦涩,想要紧紧地搂住她的时候,已经被她给轻轻地推开了。
  “你当初可是说过少丨妇丨幸运签得开三十家分店呢,年前我得去华南几个大市考察一下,具体计划已经出来了,等你把结婚蜜月一档子事都给捋顺的时候,应该有时间了,没有你,我心里没底。”
  听到林佼这话时,方长重重地点了点头道:“春节过后,我就来给你打工!”
  就算那时,所有的事情都已板上钉钉,林佼听到方长这话时,也禁不住地兴奋了起来,吊住方长的脖子,准备一口朝方长的嘴上亲上去的时候,都已经感受到他湿热的呼吸了,还是顿了下来,垫起来的脚尖也慢慢放了下来,瞪了方长一眼。
  “你得拒绝,来者不拒的男人最可恨!”
  牙痒痒地说了方长一句后,林佼扭头就走了,再也不要方长跟着。
  方长笑了笑,暗想,还好,心理挺健康的。

  再回屋的时候,楼上的周芸瞥了方长一眼,总算是安心了,还以为这家伙晚上又得摸上林佼的床。
  方长上楼,路过周芸的房间,门大开着,她在里面喊,“进来吧!”
  一进去,方长扭头就想走了,周芸手里拿着紫色的凶罩提在脸前冲方长道:“我穿这个好不好看?”
  方长一僵,咽了一口道:“你再发骚,我就忍不住啦。”
  周芸随手一甩,冲方长一挑眼,小声道:“有什么可忍的,床也同了,枕也共了,全身上下哪儿你没看过,你要忍不住就别客气,我还怕你不成?”
  方长的牙都快咬崩了,感觉被踩了尾巴,就在他进退两难的时候,周芸伸手牵着方长,然后把他摁在床上坐了下来,当着他的面把各式性感的内衣放进了行李箱。
  “……我每天都穿一套不同颜色的,你是不是高兴坏了?”
  周芸皮笑肉不笑地收拾好之后,当着方长的面三两下把自己脱得什么都不剩,红着脸瞥了方长一眼,大开大合地把方长也给扒了,然后牵着方长进了浴室,原来浴缺里的水早就已经放得满满的。
  “哎,还是这边的浴缸舒服啊?”迈腿进浴缸,周芸缓缓地坐了下来,浪出一地的水来,仰望着方长那晃动的旗杆子,哼道:“傻站着干什么,你还害羞啊?快进来!”
  “不进来,不敢进来!”
  “进来,快一点!”

  “不要!”
  就在方长拼命摇头的时候,周芸一把拿住方长往里扯,方长当场一麻,大叫道:“进进进,我自己进来,别扯,快断了!”
  等方长一进去的时候,再次浪出一波水来,方长靠在浴缸的另一边,心虚得厉害,连周芸的眼睛都不敢看。
  周芸心想,我有的是耐性,就看你能憋到什么时候,于是抬起腿来直直地朝着天,双后从小腿上轻轻往下抚撩。
  方长瞥了一眼,感觉能把浴缸都捅出个窟窿来,硬是要闹一出方马光砸缸的事故。

  周芸越玩越开心,最后索性倒在方长的怀里,淋浴露能不能把人洗干净谁也不知道,反正滑溜溜的就对了,周芸在方长的怀里滑来滑去,嘴里还哼着一曲童谣《捉泥鳅》。
  方长终于还是憋不住一个冷颤,抖了几下……
  “方长,你个王八蛋……”
  一声尖叫响起的时候,方长觉得一切都索然无味了!
  次日清晨,卓越不管是哪一个部门,也不管在哪一个城市,当有人打开电脑看到公告时,兴奋的尖叫声能绵延几里地。
  “年终奖五万……”
  “卧草,这是真的吗?我没有看错吧,年终奖五万!”’
  “老天爷,在野外作业公司干了那么长的时间,最多一次才拿了两万。没想到第二春还能拿五万……”
  “卓越万岁,周总万岁……”
  卓越内的气氛实在太好,上下可有两千多号员工呢,这次拿了一个多亿出来发年终奖,这么大的事很快就传开了。
  正如周去所预计的那样,孟常德被卓越的年终奖给结结实实补了一刀,这一次,没有人能帮得了他。

  野外作业公司在外出差的所有队伍成员,在听到卓越年终奖发了五万的时候,当场放下所有的工具,坐上了返回城市的车辆,载人客人的司机有的心虚不敢开车?没关系,再穷,买一张返逞大巴车票的钱还是有的。
  这一天,野外作业公司基层员工集团撂了挑子,没人收拾得住场面!
  国资的企业能挣钱,不过跟工人没多大的关系,挣得再多,上限决定了收入,所以到最后感觉几千块的收入一直得拿到退休。
  酸溜溜的人总是会说,“你不愿意干,可以不干,有的是人来干!”
  能把这样的话说得这么顺口的,基本没什么脑子,生活也十分不如意。
  网上的喷子,现实当中的小干部最喜欢说这类的话。

  就拿野外作业公司在外的施工队负责人指着他们班组一个三十多岁的员工叫道:“你曰玛不想干就滚!”
  于是就看到所有的人丢下了手里的工具,转眼就走得一干二净。
  小干部刚才还嘴臭得厉害,这会傻比了,怎么办?这可怎么办?这显然不是他一个人能抗得动的,一级一级地往上报,等报到孟常德的耳朵里时,柏光禄亲自带队的工作组也已经到野外作业公司的门口了。
  “造反吗?这是要造反,我还收拾不了几个带头闹事的?”
  听到孟常德这话时,曾凡柯轻轻地叹了口气,暗想,老孟是真的没救了,现在还想着去抓什么典型,这跟火上浇油有什么区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