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461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番话说得师徒俩不约而同的沉默了,尤其是青林,始终低着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见两个人逗不说话,高芷贞微笑着继续道:“每个人的理想不同,追求也不同,但只有在正确的道路上,以正确方式行进的人,才能最后到达成功的终点。总之,不论是走仕途,还是搞学问,都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并持之以恒,只有这样,才能有所成就,所谓菩萨畏因、众生畏果,说得就是这个道理。”
  菩萨畏因、众生畏果,这八个字在谢东的脑海中反复萦绕,直到吃过了饭回到宾馆,他还在琢磨其中的含义。他不清楚这句话是出自佛学经典还是那位大师之口,只是越想越觉得深邃无比,仿佛世间的一切道理都被这八个字涵盖了。
  大智慧、大慈悲的菩萨,才会更注重因,而芸芸众生、凡夫俗子,往往都看重的是果,权利、金钱、**,所有这些都是果,追逐最后的果,而忽视了万事之因,注定是不会有大成就的,然而,我现在追求的是因还是果呢?
  这个问题一经出现,他随即无奈叹了口气,从获得这两本书的那一刻起,自己心里想的就是如何发财,却始终没想过,这两本书为什么会落在自己手中。
  为什么呢?他一直用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去解释,可细细想来,天意也许有,但师父的一片苦心才是最关键的。师父为什么要将这两本历经磨难流传下来的神书留给自己呢?为了让我发财吗?显然不是,如果是那样的话,他自己何苦不做呢?几个药方便成就了一个雄州男科医院,如果他老人家愿意的话,随便露几手,便赚个盆满钵满了,何苦在小县城做一些下三滥的勾当。
  师父的本意,一定想让我将常真人的绝技融会贯通、发扬光大,他历经艰辛找到了张氏的后人,却并没有将书交还给他们,在与玄真道长的书信中已经写得很清楚了,是嫌张延钟和儿子资质平平,唯恐他们将书做了引火之物。
  可我得了书之后,仅仅研习了半年多,便招摇过市,四处卖弄,其实,即便是到了现在,很多地方也没弄明白,凭借着老天爷给自己的一点慧根,现在居然也混入了所谓大师的行列,想来真是汗颜啊。
  我很幸运,而且在不停的挥霍自己的幸运,可运气不可能永远陪伴着我,或许凭着这点运气,自己的一辈子也混个衣食无忧,但却枉费了师父的一片苦心,也糟蹋了常真人的千年神技,实在是罪莫大焉!

  想明白了这些道理,顿觉心中豁然开朗,暗暗下了决心,回到省城之后,先将全书内容在网上公开,然后等魏霞母女俩都稳定下来,自己便来北京,管是磕头作揖,一定要拜在谭、刘二位大师的门下,正经八百的系统学习,绝不能万事只靠闭着眼睛瞎蒙了。至于张力维、常晓梅和秦枫之流,就随他们折腾吧,总之一句话,你有千条妙计,我有一定之规,咱们道不同不相为谋,各走各的路吧。
  这样想着,于是便盘膝而坐,屏气凝神,片刻之后进入了冥想状态,神游物外,物我两忘,转眼两个小时过去了,这才渐渐收住了心神。
  以往在修炼内功之时,总有一些阻滞之感,因为无人指点,始终无法消除,这次经谭老的点拨之后,仿佛一下便开了窍,两个小时下来,感觉内气运行顺畅、收发自如,真是提升了一个新层次。
  起身活动了下,浑身上下的关节隐隐发热,丹田宫中的内丹也亮如明珠,于是更加对两位老先生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休息了一夜,第二天和青林乘机返回省城,下了飞机,青林去停车场取了车,他上车之后,便连声催促快开,青林有点纳闷,还以为有什么急事,便问了一句,他则笑着解释道:“没啥事,就是有点想孩子了,这种心情,你没当爹理解不了的。”

  青林笑了下,也没说什么,只是将车开得飞快。
  进了市区,路面上开始拥堵起来,再着急也没有用,总不能飞过去,于是他只好耐着性子,跟青林闲聊。东一句西一句的,不知不觉话题就扯到了秦枫身上。
  “师父,有句话,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青林支支吾吾的道。
  他斜了一眼,笑着道:“有话直说呗,啥时候你还学会客气了呢?”
  “是这样,你和......丁总那事......”其实,青林的支吾,是因为没想好用什么词来形容他和丁苗苗之间的关系,不过,这可把他吓了一跳,还以为又出了啥状况,心都砰砰跳了起来,赶紧侧过脸问道:“咋了,出啥事了吗?”
  青林见状,连忙解释道:“没有,我的意思是说,其实,这个事挺好办的。”
  “好办.......”他愣愣的问道:“你的啥意思,是我好办,还是秦枫好办?”
  青林有点不好意思的道:“当然是指你好办呀,不过,就怕你以为我是在两头搅合。”

  他一听这话,不由得喜出望外,赶紧说道:“不能,你属于打入敌人内部的地下党,身在黑暗,心向光明,这么说行不?”
  青林却没有开玩笑的意思,深深叹了口气,半晌才缓缓说道:“我夹在你和秦局之间挺为难的,我不管别人怎么看秦局长,但他对我确实不错,政治上提拔我,经济上也帮忙。当然,你和师娘对我也没得说,说句良心话,我能有今天的一切,都是因为拜在你的门下,要是按昨天高老师讲的,你这儿才是因,秦局长那里是果,可这因果之间,真让我难以取舍啊。”
  他知道青林说的都是心里话,于是淡淡笑了下道:“你也可以不说,我不会逼着你......”话还没说完,却被青林打断了:“说肯定是要说的,只是把我的纠结讲出来,心里能好受点而已。”
  他微微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只是静静的往下听。
  “你知道秦局最怕谁吗?”青林问道。
  他想了下,忽然好像明白了点什么。
  “你一定猜错了,其实,秦局长最怕的是林静嫂子。”此言一出,他确实有点吃惊,心中暗道,以秦枫的为人,怎么可能怕林静呢,刚要反驳,却听青林继续道:“现在组织部门对领导干部的生活作风考察得挺严格的,嫂子的父亲曾经是市局的领导,虽然退了,但在公检法司还挺有面子的,要是较起真儿来,秦局也哆嗦,而且,秦局特别喜欢这个孩子,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会离婚的,所以,他最怕的人是嫂子。”

  他点了点头,示意青林继续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