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460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常晓梅为了他和这两本书,几乎和张力维闹到了公开决裂的地步,要不是张力维和秦枫联手暗中捣鬼,常局长目前就应该是常副市长了。这些内情,青林当然不会很清楚,但他可门清儿啊。
  既然如此,这两个能走到一起,肯定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互相达成了谅解,而从常晓梅将道医文化研究中心设在雄州医院这一点上看,这个共同目标,十有**就是他!
  他不禁有点不寒而栗,说心里话,虽然王远说了一嘴,可在他心里,还是宁愿相信常晓梅是站在自己这边儿的,毕竟从认识开始,这个女人没少帮他的忙,在最困难最潦倒之际,如果没有常晓梅的援手,他能不能挺过来都在两可之间,即便是偷偷搞了个道医研究中心,其实也可以解释成仅仅是为了推广他的奇穴治疗,总之,无论从哪个方面,让他接受这个事实,心里都极其不舒服。

  这个世界上,还***有真的吗?是不是除了父母,任何人都不值得相信了呢?推而广之,青林、丁苗苗、乃至魏霞,所有这些人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谁又能说得清楚呢?
  见他沉默不语,双眉紧锁,青林有些慌了,赶紧解释道:“师父,刚才那话算我没说,你和常局长的关系在那摆着,这么长时间,谁都清楚,她对你还是挺够意思,我对天发誓,绝对没有挑拨你们之间关系的意思,只是你原谅我,我一激动,话说得太多了。”
  听青林这么说,他赶紧摆摆手道:“没有,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不过有些事想不通而已,放心吧。”
  青林这才松了一口气,连忙替他收拾了碗筷,这才悄悄退了出去。
  房间里又只剩下了他一个人,他拉开窗帘,望着首都繁华的街景,不由得思绪万千。常晓梅,在他的心目中,曾经是神一样存在的女人,聪明、机敏、一身正气且志向远大,即便知道了她和秦枫有那么一段不光彩的经历,但也并没影响在他心目中的高大上形象。
  现在这些权贵们,到底有多少张脸孔啊,以前只是认为秦枫嘴上一套背地里一套,如今看来,谁也好不到哪里去!怪不得师父宁愿一辈子混迹江湖,以他老人家的睿智,早就看清了当今世间的一切,所以才选择了隐居林下,逍遥自在呢!
  正想到这里,手机忽然响了,抓过来一瞧,原来是魏霞的来电,于是赶紧接了起来。
  “半仙啊,事情办得顺利吗?”魏霞懒洋洋的道。
  “挺顺利的,今天晚上高大姐请我们吃饭,明天就回省城。”他轻松的道:“盈盈怎么样,这两天闹吗?”
  魏霞哼了一声:“就知道问你闺女,都没说问问我。”
  他嘿嘿的笑了下,正琢磨着问候几句,却听魏霞说道:“盈盈这两天能吃能睡,脸上也有肉了,你就放心吧,不过,你的林妹妹好像有点不太正常......”
  我的林妹妹?他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说的是林静。于是问道:“她怎么了?”
  “昨天上午,林静过来打个招呼,说是要退房回家了,我问为什么,她也没说,结果当天上午就搬走了。走的时候,我还特意出去看了下,秦枫也不在,就她和老爷子两个人,抱着孩子就走了。”魏霞在电话里说道。
  他沉默了,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只是想起那天深夜林静凄凉的哭声,还有秦枫拎着衣服出来,显然是负气出走的架势。应该是那天晚上常晓梅的突然出现,让林静又受到了什么刺激,结果夫妻俩大吵一架,才有了这个局面。
  正想说点什么,却听魏霞叹了口气道:“其实,林静挺可怜的,嫁给了秦枫这货,整天在外面沾花惹草的,老少通吃,家里媳妇怀孕,还在黄岭县跟桐桐扯到了一起,这小子就是抓住了女人的弱点,很多时候,女人即便吃点亏,也只能自然倒霉,不敢声张,更不敢和他较真。这要是换了我,非亲手把这家伙给阉了不可!”
  他被这句话吓了一跳,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也没敢接下茬,只是嘿嘿的憨笑了几声。
  “你问吴桐调查.......”他正要把话题岔开,却被魏霞打断了,“等回来再说吧,这事挺复杂的,别在电话里说了。”刚说到这里,听筒里突然传来孩子哇哇的哭声,魏霞说了句孩子醒了,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放下电话,他的心里有点乱,隐隐觉得该给林静挂个电话,却又有点拿不定主意。对林静,他始终有一丝说不清楚的情感,尽管这些情感平日都深深埋藏在心底的角落里,可一经提及,便会迅速占据整个身心。
  这种情感很特别,在某种程度上,只是一种单纯的爱恋和关心,并不参杂男女之间的**成分。或许,青林对兰馨,也是这种感觉吧,那种美好的记忆,恐怕是终生都难以忘怀的。
  还是挂个电话关心一下吧,他下了决心,可拿起手机,调出林静的号码,在拨出的那一刻,还是放弃了。
  挂过去说什么呢?毕竟是两家人,或许林静根本不愿意别人搅合进来,或许已经跟秦枫和好了,自己此时打电话,岂不是多此一举,再说,一个丁苗苗就够过分了,现在居然又惦记林静,虽然没什么龌蹉的想法,但总觉得有些不妥。
  算了,有关心别人的工夫,还不如琢磨怎么解决自己的麻烦吧,魏霞说话可不是闹着玩的,一旦发现了自己出轨,搞不好真敢阉了我......一想到这些,顿觉心慌意乱,啥心思也没有了。

  晚饭是在高芷贞家里吃的,气氛很轻松,大家说话也比较随意,基本上没聊什么严肃的话题,说得都是些家长里短的闲话,快结束的时候,刘副局长突然接到一个电话,简单打了个招呼,便急匆匆的出去了。
  他和青林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高芷贞却习以为常,只是笑着解释道:“干他们这行就是这样,没白天没晚上,一个电话人就失踪了,有时候一走就是好几个月,开始我还挺担心的,现在早就习惯了。”
  青林头一次见这么大的干部,有些好奇的问道:“刘局长都是刑侦总局的领导了,难道还要每天都跑各种案件现场吗?”
  高芷贞听罢微微一笑道:“他算什么领导啊,这个级别的干部,在北京一抓一大把,虽然不至于每天跑案件现场,可全国各地的大案要案都要汇总到公丨安丨部刑侦总局,还有不少督办案件,所以,经常全国各地的跑,别的不说,就说上次打击R国制贩毒集团那个案子,他小半年没回家。”
  青林听得练练咂舌,不由得笑道:“看来,不论多大的干部,都一样不轻松啊。”
  “做官,是天下最难的事,也是最容易的事,要想有所作为,确实非常难,可如果想混日子的话,那就简单多了,其实,只要具备了一定的条件,再加上适当的机遇,每个人都能做官。至于能做多大,就看自己的造化了。”高芷贞缓缓说道:“在我看来,做学问,要比做官难得多,如果想在某一个领域出类拔萃的话,那就更是难上加难,不光要勤奋刻苦,还要有机遇,更重要的是必须有天赋,所有这些条件缺一不可。”

  日期:2019-02-01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