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1226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欧阳大少那边什么动静?”
  曲云欣赏着镜子里的汪梅,笑得云淡风轻,摇摇头,“这么多天了,除了和潘少讲讲兄弟情宜之外,恐怕也没什么好做的吧?”
  汪梅瞥了曲云一眼道:“我看你啊,总是改不了狂妄的毛病,是不是看着咱们一切尽在掌握的样子又飘了。”
  曲云笑了笑道:“不是飘,而是对你有信心,如今台面上的人物都被咱们抓得紧紧的,欧阳建雄就算通天,不得不顾一下他的门生吧,要是撕破脸,一人咬他一口都能把他咬成骨头架子。”
  汪梅歪着头,翘着兰花指轻抚了一下耳鬓稍凸的几缕发丝,哼哼一笑道:“说得也有些道理,汪梅已经是场面上的人物了,欧阳建雄再想动我,那也得掂量一下自己的份量!”
  从人贩子到台面上的人物,浮沉二十多年,汪梅觉得她已经看明白了这个社会运作的方式。

  比如说,有利有弊的问题,只看到利就行了,不用管弊。
  再比如可有可无的问题,就得看自己怎么来处理人际关系。
  还有规定当中的事情,按规定是不行了(这一次就例外可行),理论上是可行的(实际就是不行)。
  在这样的社会下混迹,对汪梅来说非常容易,如果自己被当成了炮灰,或者是被收割的韭菜,那只说明一个问题,就是自己还不够强大。
  如果自己的地位够高,牵扯够多,这样一来,谁想动她,不得不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影响过大,牵扯太多,有的事情也就睁一眼闭一眼,吃点亏就过。
  事到如今,飘的不是曲云,而是她汪梅。
  看看她在无数聚光灯下那笑得合不拢嘴的样子,左手里拿着剪刀,右手牵着彩花,左边站着省宣传部部长陈豫,右手边站着洪隆市教育局局长雷仁,张扬得就像在办终身大事。
  一剪刀下去,礼炮喷酒,彩纸漫天。
  陈豫与雷仁先后打着官腔说什么感谢汪梅为汪隆为华南的教育事业做的贡献,还需要更多的企业家与慈善家投身到教育事业当中来……
  不管说得好不好,真实不真实,反正掌声一占没落下,热闹非凡。
  最后轮到汪梅上台的时候,春风得意的汪梅先谢国家再谢领导,接着谢天谢地,表示,“……穷什么都不能穷教育,如果今天不加大投入,永远不知道会错过多少华罗庚……”
  当汪梅激情飞杨的时候,目光一扫台下众人,当掠过某一个人的脸上时,汪梅猛地一震,连流畅的发言也咯噔闪了一下,节奏有了变化,情感缺失,发言也自然没有了先前的感染力。
  这小小的变化让人群当中的方长很快捕捉到了,淡淡地说道:“悠悠,镜头跟着我走!”
  “欧克,走你!”
  方长看了看了台上早就秘密布下的摄像头,然后顺着汪梅多次注意的地方开始挪动,在大概的位置停了下来。
  “悠悠……”
  “知道了,我正在扫描……”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了,唐悠悠突然大叫道:“锁定了,锁定了,你右手边隔两个人的中年男子,四十岁左右,寸头,眼细头白,墨色大衣……砰!”
  耳中突然一震,巨大的声响吓得方长一低头,摁着耳朵叫道:“悠悠……悠悠……听到回话……”
  再反复叫了几声之后,方长把耳机抠了出来,回来快两年了,方长第一次心慌暴躁起来,他不该把唐悠悠留在那边这么长的时间,失误了……
  方长的牙关子咬得紧紧的,控制了好长的时间后,呼吸才缓了下来,汪梅的发言早已结束,而与他隔了两个人的黑色大衣男早已经不知踪迹。

  方长满脑子都在想着一件事情,她要不要马上去一趟龙江省的大合乡,在某种意义上来讲,唐悠悠才是他活在这个世上最亲密的人了。
  如果唐悠悠没出事,一定被人绑了,无非是逼他现身。如果她出事了,自己现在过去也没有任何意义。
  方长突然想起很久之前唐悠悠说过一件事,那就是她好像被盯上了。
  那么到现在才动手的话,应该是准备充分的一次捕捉。
  方长思索之间,摸向了后台,而这里早就没有了汪梅的身影,应该是去见那个人去了。捂着脸,今天应该是除了自己被拐卖那一天后挫败感最强的一天吧!

  龙江省龙江畔!
  大雪覆盖,漫山茫茫然能闪瞎一片!
  炊烟还在,锅热着,饭菜香气未尽。
  几个男人喘着粗气回来了!
  屋子里正看着电脑上那张锁定的照片的男子把绵帽子戴了起来,笑问道:“没追到?”

  “队长,这个怎么追啊,人家是雪地摩托!”
  “咦?队长,这人看着怎么这么面熟啊?”
  “是啊,这不是六局的新局长林震吗?”旁人诧道:“这丫头怎么回事,居然在跟林震?”
  众人目不转睛地盯着这图片,心惊胆颤时,队长哼了一声,道:“你们眼花了,这不是什么林震!”
  众人闭了嘴,队长的话永远是对的,不接受反驳,这是特别行动的第一要素。
  队长扫了一眼众人命令道:“沿线布控,好好保护,这个丫头将来可是国宝级人物。”
  “是,队长,那几个杀手怎么办?”

  看了看外面鲜血腥红,四五具金发碧眼的尸体早就凉了,队长吩咐道:“打扫卫生该怎么打扫就怎么打扫,犯我国土者虽远必诸嘛,架高一点烧,让龙江对面的人都看看下场,省得他们三天两头过来送人头!”
  “是,队长,我马上去办!”
  隆冬时节,龙江畔的老人早就被接到最近的县城去了,否则的话十有**得冻死在家里,来年开春了,冰雪消融再回来。
  冰天雪地当中除了高台火葬搞得跟轰趴一样的场景,就只有一个人拿着手机打着电话。
  “老师,小丫头跑了!”
  “为什么会跑啊?好不容易才找到人,怎么就让他跑了呢?”
  听出葛辉宏的焦虑,孔杰马上说道:“老师,小丫头比我们想象中精得多,谁都不知道她不藏着辆雪地摩托啊,跑得贼快,河对岸的杀手摸过来要她的命,情况紧急,我们也只有鸣枪示警了。”
  “杀手?哼,冲着方长那小子来的啊,看来小强说得没错,为了救他,应该被当作叛离了,这才不死不休地追查着,好在小丫头没有落在他们的手里,要不然方长这小子是真有危险。”
  孔杰叹了一声道:“葛局,这小子是真的危险,危险分子!你知道那小丫头跟的是谁吗?”
  “谁?”

  “林震!”
  葛辉宏胸口一震,一阵莫明的恐惧之后,是一震莫明的兴奋。
  “烂在肚子里,把照片发给小强之后,立马删除,对任何人都不可再提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