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1219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吊吊吊!方长要听的正是这句话!再看看周芸的脸,强颜欢笑,如果他们都钻了十年,不可能不知道九里岗里的大山中埋着数尸未寒尸骨,这些人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
  不过再一听到他说省里是有人的,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方长把这王八蛋钓出来当中兴许还有什么关键的事情。
  当周芸保持情绪的时候,小地主一把拍在桌子上,笑道:“费哥,别闹,省里既然有人,你一巴掌把我拍死得了,还用得着三天两头打听我的消息吗?我知道,你想拿我手里的管道工程项目,那也用不着这么糊弄人吧?”

  “兄弟,不瞒你说,省里是人,不过你在都城,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咱不得事事按照规矩来吗?可是九里岗不同,大山里的事情山高皇帝远的,谁管得着。不怕告诉你,思维塔克拿下九里岗,没什么卵用,说不定连人都进不去,嘿嘿,这事要是我费昂有半句假话,出门就让车给撞咯!”
  这话一出口,费昂目光一转,冲周芸微微一笑道:“周总,算命的可以骗你十年八年的,我说的这些事情,三五天就能见真章,如果你不相信的话,费某就当一回导游,带你们进山去转转,让各位看看咱们的队伍有多强大。”
  周芸一听这话,哼哼一笑,操起手来,往椅子上一靠,问道:“费先生,你想要什么?”
  费昂一听有戏了,搓手腆笑道:“周总痛快,都城的管道工程项目交给我,你放心,不管从工程质量和工程进度保证让你满意,而九里岗里的勘控服务项目,嘿嘿,我向你保证,今后完全交由卓越的勘探服务公司来接手。”
  周芸摇了摇头道:“九里岗里的东西太烫了,不敢接,当年南方局抢险地层压裂了,千疮百孔,后期服务难度超大,一个不小心又要重蹈当年的悲剧,都城的工程我们可以好好聊,不必拿九里岗来当酬码,犯不着!”
  “别!”费昂大手一挥,叫道:“周总耿直,我费昂也不是个拉稀摆带的人,不妨告诉周总,哪有什么千疮百孔?除了高含硫,其余一切正常,十年零事故,你们以为是开玩笑的吗?”
  周芸两眼一闪,脑子里突然想到一个让她手脚发寒的想法,太惊悚,甚至害怕得有些发抖,她压下这惊骇万分的想法,淡淡地说道:“费先生,这事我得好好琢磨一下。”

  “对的对的,这么大的事情当然得想想,我跟地主哥也是老熟人了,周总如何有主意了,立马给我打电话,我随时可以带你们进九里岗去转转,保证让各位觉得不虚此行。”
  “那九里岗里不知道埋了多少死人,那种地方有什么可去的啊?”
  费昂面色一泠,他早对方长的冷嘲热讽上了火,此时再听到方长这阴阳怪气的口气,当即哼了一声,半睁着眼盯着方长,问道:“刚才一直没顾得上问,这位小兄弟是什么人啊。”
  “我老公!”周芸轻描淡写地说道。
  噗……
  费昂那讥讽的神色立马换成讨好的笑容冲方长一个劲地点头,跨过桌面的双手,就像跨越了半个地球一样,躬着身子握着方长的手,打着哈哈,“不知道先生尊姓大名啊?”
  “方长!”
  “方先生,你好你好,你看这一大晚上的,竟然都没顾得上问一句,是我的失误,对不起,对不起……”
  方长似乎听不下去他一个劲的道歉,招呼服务员拿了一瓶白酒往桌子上一跺。
  只听砰的一声,费昂看到这瓶白酒时,咕嘟地咽了一口口水,笑容有点僵硬,咬咬牙,提过白酒来拧开盖子,咕嘟咕嘟地往大碗里倒,嘴里说着,“今晚对方长兄弟多有怠慢,这一瓶酒就当是我赔罪了。”
  说罢,仰头就把一大碗酒往嘴里一倒,这气势看起来吓人,实际上能进嘴里的酒也是十分的有限。一碗酒从嘴角两边倒出去了不少,咕嘟下咽的时候,一口能从嘴里反出来半口,下肚的不超过半斤。
  不过就算是半斤,也让费昂很是难受了,趁着酒劲没上头,费昂赶紧又强调了自己的目的与优势,夹紧了屁股就想跑。
  “等等!”
  方长叫住了费昂,目光一挑那全程捂着没再吭声的女人,说道:“去,送送费总,不用再回来了。”

  女人一听,顺势就去抱小地主的手,小地主的动作也快,一下子躲开了,晃着手指叫道:“呐,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的,虽然你跟我睡了这么多天晚上,不过都是我在付出,要钱就没有了,反倒是老子的命差点交待在你身上,好聚好散……费哥你也是,有事就好好说事,非得塞个女人给我,天天把我的行踪告诉你,你说你要找,也找个含蓄的,才特么一个月就快把老子给榨干了,带走带走……”

  看着小地主一脸不耐烦的样子,费昂心里暗骂,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东西,于是赶紧冲那可怜巴巴的女人叫道:“还不快走?丢人的玩意儿……嘿嘿,周总,方先生,地主哥,那费某就先告辞了!”
  说着,这才带着那依依不舍的女人离开了餐厅。
  都城人好茶,也许不是真的好茶,只不过是打麻将的地方多在茶楼。
  此时小地主已就近带方长和周芸来了茶楼,这才刚一进门,穿着紧身旗袍的服务员快步迎了下来,半挽半靠地依偎在小地主的身边道:“地主哥,今天怎么没有提前打个电话啊,包间都坐满啦。”
  “没关系,坐大厅,飘两杯,再来杯白水加两颗红枣!”

  吩咐了一声后,服务员扭着腰枝儿忙活去了。
  小地主以前给周芸当了很长间的司机,对周芸的生活习惯多少都会了解一些,周芸晚上不喝茶,只喝白水,至于丙颗枣子,那是听这里的服务员时常说,加两颗大红枣补气血。
  刚一坐下,周芸忍不住地问,“飘两杯是什么意思?”
  小地主嘿嘿一笑道:“两杯碧潭飘雪啊!”
  周芸这才恍然大悟,白了小地主一眼道:“你这小日子过得不错啊,公款吃喝嫖赌。”
  小地主一摆手,大叫冤枉道:“周总,吃喝那是工作需要,至于嫖,犯不着啊,你看看刚才那个女人,我的腰都快被她玩废了,活生生一台人肉榨汁机。这事本来就该我姐夫来抗的,真是把我害苦了。”

  小地主长长地叹了一声,哼道:“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别打,别打,老板,我不装逼了!”
  看到小地主认怂,方长这才把扬起的大巴掌给收了回来,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没少打牌吧?”
  “这帮比,我都不稀得说他们,成天到晚地拉着我去打牌,每天输几万给我,他们肯定不知道我以前是开赌场的。”
  日期:2019-01-30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