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437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番话听得他心里特别不好受,自己整天忙忙碌碌,有时间搞女人,却没时间关心下始终惦记自己的老人家,于是叹了口气道:“林叔腿脚不灵便,十之**还是那腰伤带的,等过些日子,我专程过去给他看看。”
  不料林静却淡淡的道:“不用的,你现在忙,我爸也说,他年纪大了,治不治的没什么大意义,你应该把精力放在事业上,趁着这个机会,把祖宗传下来的医术好好整理出来,将来为更多的人解除病痛。”
  他听得心里一热,知道林浩川即便平日里说话,也经常跟做报告似的,可与现在领导的不同,他不光是嘴上那么说,心里也确实是那样想的,于是愧疚之情无形中又多了几分。
  “行了,先不聊我爸了,还是说正事吧。”林静笑着说道:“昨天小枫回来说,想请你和嫂子一起吃个饭,怎么样,你有时间吗?”

  一起吃个饭?谢东心想,秦枫张罗吃饭,一定是有原因的,就是不知道这小子又要搞什么花样,可当着林静的面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好将魏霞最近回平原县和下周孩子就要出院等等事情都说了,最后还笑着道:“你恐怕还不知道吧,魏霞也定了金莱月子中心,说是等孩子出院了,一定要去补坐个月子。”
  林静听罢高兴的道:“那太好了,等你们一家人住进来,咱们就省得往外折腾了,在月子中心就可以聚了,正好看看你们家的小宝宝,没准将来还是咱家的儿媳妇呢。”
  他只是默默的笑了下,并没有顺着话茬往下聊,两个人又说了几句闲话,便挂断了电话。
  收起了手机,看了眼时间,已经快到中午了,忽然感觉腰有点酸,想来应该是与丁苗苗的放纵所致,于是在心里苦笑了下,暗暗想道,还是回家休息一下吧,跟魏霞都没这么疯过,真不知道昨天是犯了哪跟神经,居然折腾得这么欢!
  拦了一辆出租车,跟司机说了句城市花园,便靠在后座上闭目养神了。出租车开得很顺畅,没多长时间便到了城市花园门口,保安照例询问登记,和他也打了个招呼,无意之间一抬头,忽然瞧见青林就在马路对面,低着抽着烟,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算了,不用进去了,我就在这里下车。”他说了一句,把车钱交给司机,开门便下了车。

  青林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他,还是低着头来回走着,不时深深吸上一口烟,然后看着远处发呆。他悄悄的走到身后,突然伸手拍了下青林的肩膀。
  青林被吓了一跳,浑身一哆嗦,连手中的香烟都掉在了地上,回头一见是他,不禁捂着胸口道:“我的妈呀,师父,你能不能别这么吓唬人,多亏我年轻,要不都能被你吓出心脏病来。”
  他也笑了,瞪了青林一眼道:“你不在局里好好上班,在这儿晃悠什么,是找我有事吗?咋不给我挂电话?”
  青林的脸一红,从口袋里掏出烟来,递过来一支,却被他推开了。
  “走吧,有啥事跟我回家说,别在家门口晃了。”说着,拉起青林,朝马路对面走去。
  两个人进了家,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青林还是不啃声,只是一个劲的吸烟,搞得他都有点着急了。
  “你小子啥意思啊,从认识你到现在,没见你这样过,是有啥困难吗?需要钱?”
  青林默默的摇了摇头。
  “那还能有啥事?感情上出问题了?”他连忙问道,心想,可别是因为小玉呀,青林和小姜两人同时喜欢上了这丫头?
  青林还是摇了摇头。
  “你到底说不说,要是不说,我可回屋躺着去了啊。”他笑着说道:“至于为难成这样吗!”

  青林淡淡的笑了下,斟酌着说道:“其实,也没什么为难的事,我也不知道怎么了,这几天就是感觉心里不舒服,就想找个人聊聊,可又不知该说点什么。”
  一席话听得他有点糊涂了,挠着脑袋笑道:“你可别吓唬我,年轻轻的,莫非出了心理问题?要是真是那样,找我也没用啊,你自己就是学医的,还不赶紧看病去啊!”
  青林点了点头,无奈的笑道:“算了,看到师父了,心里就舒坦多了,没事了。”
  “你小子搞什么名堂,看见我就没事了,当我是药材啊?”他笑着说道:“赶紧说说,到底怎么了,不然的话,休想从我家里出去。”
  青林也笑,只是仍旧没说什么,沉吟半晌,最后才说道:“真的没什么,师父,就是感觉最近很累,其实,我也常对自己说,我已经很幸运了,年纪轻轻,仕途一帆风顺,又有幸拜在您的门下,多少人都羡慕呢,可是,很多时候,接触的东西越多,越感觉心里烦得很,又说不出来,于是就感觉很累,其实我知道,这说好听点,叫困惑,说不好听,就叫矫情,可能人生都要经历这个阶段吧。”
  一番话说得他也感同身受,轻轻拍了下青林的肩膀,苦笑着道:“也许吧,咱俩其实一样,只有瞪大了眼睛往前走吧,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
  青林默默的点了点头,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沉默了。
  那天,青林在他的家里呆到很晚才离开,两个人喝了点酒,东拉西扯的聊了很久,他始终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事让这个年轻人陷入了巨大的迷茫,青林没说,他也没有追问下去。
  上床休息之前,他照例给魏霞挂了个电话,听声音也充满了疲惫,估计这两天也忙坏了,说了几句便挂断了。
  他睡得不踏实,不停的做梦,各种各样的梦,梦到了爸爸、妈妈、还有师父,最后魏霞和丁苗苗也出现在梦境里,吓得他出了一声冷汗。

  天快亮的时候,他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还以为是出了什么状况,赶紧抓起手机一瞧,却是一个陌生号码。
  这么早,谁会给我来电话呢?犹豫了片刻,还是接了起来。
  “是谢东先生吗?”一个中年男人问道。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中年男人用低沉的语气道:“我是王远的儿子,我父亲今天凌晨去世了。”
  他顿时出了一身冷汗,赶紧翻身坐了起来。
  王远死了?!他想,真是人生无常,说好了明天再约,想不到明天竟成了永远。
  王远的家就在雄州医院附近一个很不起眼的小区。谢东按照王远儿子提供的门牌号,很容易便找到了。给他开门的是一个三十五六岁的男人,看样貌和王远几乎一模一样。
  “是谢先生吧,快请进。”男人低声说道。
  房子是那种上个世纪末的老格局,装修也稍显陈旧,在客厅的一角设有王远的灵位,他走过去,恭恭敬敬的上了三炷香。

  “王叔得的是什么病啊,走得这么急?”他转身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