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1200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切都像是命中注定的一样,让欧阳帅始终觉得他和周芸是宿命的一对。
  “我帮你收拾吧!”
  听到这话时,欧阳帅一下回过神来,手机一转,顺手放进裤兜,点头道:“这几天我不在家,你好好照顾自己。”
  茹意要听到的不是这句话,于是笑问道:“我看到你的航班信息,是飞岛城的,上坟不是应该回京城吗?”
  “你看我手机?”欧阳帅脸一黑,叫道:“你是不是已经忘了自己的身份了?”

  “表子嘛,我记得!”茹意将几条四角裤折得好好的放进行李箱,再把一些贴身衣物也放了进去,最后再放进去一盒杰士邦,平心静气地说道:“我不敢忘,是你把我从火坑里拉出来的。”
  女人一旦像个怨妇,男人对她的耐性就会越来越差,持久时间也会大大的缩短,甚至慢慢地就会失了刚硬,一想到马上在岛城要见到周芸,眼前这个冒牌货就让他觉得恶心。
  那种睡过之后,想踹她下床的恶心感又出现了,就像撸过之后想当她当片儿给删了是一个道理。
  茹意知道自己犯了恶心,暗想,贱男人,恶心的还在后面,等着吧。
  于是,茹意再没有多说一句话,将他的行李箱立了起来后,就出去了。
  直到听见砰地一声关门声后,茹意这才脱了衣服,光着身子走进浴室将自己身体的每一寸都洗得干干净。
  镜子里的自己娇艳如花,除了没来得及垫起来的屁股,一切都完美到了极点,拨弄着弹性十足的团子,连她自己都忍不住叹一声美,这个贱男人怎么就会放着自己不要呢?
  所以,茹意也已经买好了去岛城的机票,是时候比拼一下高低了。
  周芸的母亲在京城烧了之后,送到了岛城安葬。
  一来周芸的母亲有个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梦想,其次,京城的墓地太特么贵,负担很重。
  二十五号的忌日,却在二十四号上坟,不是因为谁记错了时间,而是因为只有周建安一个人有资格在他亡妻的坟前待上整天,他可以哭,也可以诉说,这是一家之主的脸面,没人会在旁边给他施加压力。
  所以这些年,周芸这个亲生女儿,也只会选在二十四号这天给她妈扫墓。
  欧阳帅这个亲梅竹马也会在这一天去陪周芸一天,然后回京去给自己的亲妈上坟。
  这个对他们同样重要的仪式将在中断三年之后,终于又要开始了。
  前往都城机场的路上,欧阳帅的心情不像去上坟,更像是去相亲。要知道这些年就算是周芸没有去过,他欧阳帅也没有耽搁,这是他的动之以情的本钱啊!
  男人下班叫累最多的时候一般是晚上躺在老婆身边睡觉的时候。
  这种情况在吴作为的身上是看不到的,夜班之后的两个小时时间,他在身下这个女人身上用尽了所有的招数,又凶又猛。
  今天曼丽叫得特别的大声,吴作为都快担心这租来的房子隔音不太好了。

  帮吴作为清洁过后,曼丽摸着他的脸,笑道:“你怕明天出去的时候没脸见人?”
  吴作为嘿嘿一笑,“早就不要脸了!”
  “傻瓜,脸得要!”曼丽起身扣上了凶罩,将厚厚的衣物一件一件地套了起来,穿上衣服的她的比光着身子时还要香艳数倍,以至于介吴作为这种才实了三十好几年的男人也会让她多少穿一些来满足自己。
  不得不说,蓝正龙的整形手术已经做到了登峰造极,当初片体鳞伤,如今也能光洁如玉。
  方长让吴作为照顾她,就特么活生生地照顾到床上去了。

  “圣诞节,你一个人过吧!”曼丽摸着吴作为的脸,温柔美丽地说道:“我是个表子,只配当你的玩物,不配和你过这么重要的节日,我要走了!”
  吴作为都没有问她要去哪儿,这是他们第一次噗哧时的约定,“如果我要走,你不许留,也不许问我去哪儿!”
  以至于吴作为一觉睡醒的时候,就像做了一场春梦,只不过梦里遗落的精华被她带走了。
  吴作为忍不住,拿起电话来,给方长拨了过去。
  “吴医生,有什么事吗?”

  吴作为在电话里憋了半天,先抹了一把脸,然后开始啃自己的手指甲,“那个……曼丽她……不能不走吗?”
  方长听到这话时,想到这些日子曼丽说过的每一句话,和做过的每一个选择,认真地说道:“那是她自己的选择,谁能阻止得了她?”
  吴作为想到那天在急诊室里看到曼丽遍体鳞伤的曼丽,再想想她现在选的路,好像也没那么意外了,只不过心会抽着抽着疼。
  深吸了口气,吴作为有气无力地说道:“我就想当个老实人,有这么难吗?”
  方长笑了笑道:“老实人,我特么还想当老实人呢!你没能留得住她,这怪谁?”
  “可是我跟她一早就有约定……”
  “约尼玛个头啊,你连跟女人怎么相处都没弄明白,还想留下她?她等你说话不算数等了这么久,你还守着个君子协定,我睡你,我疼你,我不过问你……煞比!”
  还有这种操作?吴作为开始怀疑人生,想起了那句话,“十个医生九个坏,还有一个人性变态!”
  这句话显然是不对的,要不然的话,吴作为就不会傻傻地由着曼丽一直沉默,连半句花言巧语都没有说过。
  惊醒过来的吴作为挂了方长的电话,赶紧给走了好几个小时的曼丽打个电话过去。
  通了,但是没人接,一直也没有人接。

  看着曼丽手里响个不停的电话,方长问道:“为什么不接啊?”
  “让他响吧!”曼丽说道:“舍不得挂,也不敢接。”
  方长心软地看着曼丽,说道:“回去吧,吴医生也许能给你一个幸福的家庭……”
  “你这张嘴倒是挺会骗人的,不过你都说也许能了,那就有也许不能的可能性。”曼丽叹道:“知道我为什么要出来卖吗?因为一定会赚钱。我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就像我只会用身体去报答吴医生,却不会用自己的一辈子来赌这个医生的爱。方长,你难道看不出来我跟他每天都做,并不是因为爱吗?”
  方长笑了笑道:“爱不是用嘴说的……”
  “老司机,又开车!”曼丽笑了。

  这应该是她接受了整形手术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笑,这说明她的心里已经下定决心。
  所以方长不再会多劝她半句,看了看她手里的登机牌,淡淡地说道:“如果能活着,一定得活着。”
  曼丽摇摇头,“如果可以死,我一定不会活,这个世界比我们想象之中都要残忍。”
  曼丽以前经常说一句话,一个世界如果连个表子都不能容忍,那么还能容忍什么?
  这话方长也听她说过,里里外外都是必死的决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