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422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他的印象中,谢东一直是平庸和窝囊的形象,当初在海馨龙宫第一次见面时候,他甚至连正眼都没瞧过,可万万没想到的是,短短的一年时间,这个本来狗一般摇尾乞怜的家伙,居然摇身一变成了现在的模样,在台上呼风唤雨,意气风发,俨然是万众瞩目的焦点。更费解的是,神一样存在的张力维竟然也在这小子身上下了血本,甚至不惜动用最后的手段。

  当然,这并不影响他的决心,因为,替张力维干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他很清楚,自己早就没了退路。
  何况,这也算是一种解脱吧,自从秃老六被抓以后,他就总感觉背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这令他心惊肉跳、寝食难安,早就想着远走高飞了,只是碍于和张力维二十年的交情,有点张不开口而已。
  这下好了,办完这件事,老子就来个人间蒸发,到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从此无忧无虑,享受人生。
  至于这件事本身,他倒并没怎么在意。从年轻时候翻山越岭收购药材和山货开始,他经历的就是和普通人不一样的人生,欺骗、抢夺和血腥的搏杀经常发生在身边,当年如果不是张力维舍命相救,他可能早就被扔在大兴安岭的密林之中,成了各种野兽的腹中餐了。
  对付谢东这样的货色,毫无难度可言,他有十二分的把握,让这个其貌不扬的家伙神不知鬼不觉的彻底消失。
  当然,干这样的买卖,容不得半点马虎,整个计划必须周密。为了掩人耳目和安全起见,在购买车票的时候,他故意买了那趟列车的终点站。而实际上却是在高阳半路下车,然后便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
  中医研讨会是由张力维全资赞助的,所以他对会议的日程安排了如指掌,只是没想到高阳电台的那档节目,让会议临时成了义诊,虽说打乱了原来的计划,倒也影响不大,在他看来,越乱越好,越乱越安全。
  观察了很久,最后选定了小玉作为传递信息的对象。他之前与青林和小姜都打过交道,虽说是化了装,但毕竟不是易容术,只要一细看,还是能认出来的。而小玉则是从来没见过自己,又是个小丫头片子,应该比较好对付。
  只不过这几人始终围在谢东身边,要不就是认真的学习观摩,要不就是手忙脚乱的帮忙,一直等了很久,终于有了一个机会。
  趁小玉上卫生间的工夫,他将那封信塞了过去,然后压低了声音说道:“等没人的时候再交给你师父。”说完,不等小丫头反应过来,赶紧转身朝门外走去。

  出了宾馆,先是坐了几站公交车,然后才换乘出租车,回到了驻地,因为住宿需要身份证,所以他并没住宾馆,而是租住的民居,当然,这都是张力维提前安排好的。进了家门,嫌冲了个澡,又叫了些外卖,美美吃上一顿,然后躺在床上,把手机放在枕边,便酣然大睡了。
  一觉醒来,天色都有点暗了,看了眼手机,居然没有来电。***,是那个小丫头没把信交个谢东,还是谢东压根就对这封信不感兴趣?他不禁有些着急了。
  不应该啊,张哥说,只要谢东见了这封信,就一定能上钩的。还是稳住神,等等再说吧。晚上八点整,按照事先的计划,他离开了居住地,驾车到了行动地点。
  这个地方,是他转了好几天才选定的,反复勘察过多次,监控设备很少,小胡同密如织网,一旦情况异常很容易脱身,总之,绝对是个杀人越货的最佳场所。
  等待是漫长的,一个小时不到,他就抽了半盒烟。眼看快到夜里十点了,手机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他甚至怀疑电话是不是坏了。***,难道连老张大哥也失算了?就在他已经有点绝望的时候,谢东的电话终于打了过来。
  台词是早就准备好了的,甚至连语气和语调都提前排练过多次,绝对没有任何问题,至于那张照片,也是事先就存在手机里的,当谢东提出要看照片的时候,他心里暗笑,这条傻鱼,总算是咬钩了。
  一切都按照计划顺利进行着,当谢东终于经不住诱惑,提出要马上面谈,他不禁长长松了口气,行了,你小子的阳寿到了,明年的今日,便是你的周年。

  放下电话,他迅速的清理了现场,将烟头之类东西都扔到很远处的垃圾箱里,然后下了车,找了个视线比较好的地方坐下,默默的等待着最后一刻的到来。
  不大一会,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停在了路边,随即一个人下了车,东张西望了下,便走到了那块巨型广告牌下。他看了一眼早就静音了的手机,果然,谢东来电话了。
  已经不需要再接了,他快步跑回汽车,启动发动机,推上前进挡,然后猛轰了一脚油门,汽车窜出去的那一瞬间,轮胎和路面发出一阵刺耳的摩擦声,犹如一颗出膛的子丨弹丨,朝着目标呼啸而去。
  拐过一个弯,他与谢东的距离便不足百米,对速度已经冲起来的汽车而言,一百米,只不过是眨眼之间。

  也就在这眨眼之间,他猛然看见一条人影冲了出来,还没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风挡玻璃突然传来一声巨响,随即便裂成了蛛网状,什么也看不清楚了。
  他本能的打了一把方向盘,高速行驶的汽车顿时失去了控制,一头撞向了广告牌的立柱,巨大的惯性让他的身体猛地朝前冲去,然后又被爆炸的气囊弹回到座位上,随即就失去了知觉。
  等他苏醒过来的时候,周围已经站了好几个看热闹的人,他吃力的解开安全带,挣扎着爬了出来,有人冲上来想要帮忙,却被他甩开了。
  他强忍着身上的剧痛,低着头咬着牙,快步朝前走去,穿过几条胡同,来到了大马路上,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就在上车的一瞬间,一辆闪着警灯的警车呼啸而过,在前方不远处拐了个弯,朝事发地而去。
  好悬,他在心里嘀咕了一句,赶紧掏出手机,将电话卡拔了出来,随手丢到车窗外,然后跟司机说了目的地,便斜靠在后座上,疼得浑身发抖。
  回到出租屋,进门之后脱下外衣,对着镜子检查了下,除了额头有些擦伤之外,表面倒没什么大碍,只是胸口疼得难以忍受,用手轻轻按了下,估计是肋骨骨折了。
  那一夜,剧烈的疼痛令他一夜未眠,第二天上午,实在有点扛不住了,便挣扎着去附近的药房买了点止疼片和外伤膏药,回到家里处置完毕,又吃了药,这才感觉强了好多。
  他很沮丧,但并不慌张,静下心来,努力回忆着当时的场景,渐渐理出了头绪,车窗玻璃一定是被石块之类的东西砸碎的,当时自己的车速非常快,石头迎面飞来,产生的撞击是非常可怕,所以才导致了车辆的失控。
  显然,扔石头的是另外一个人,真是奇怪了,难道谢东有防备?不可能吧,这小子不该有这样的智商啊!
  疑惑之余,另外一个棘手的问题也摆在了面前。下一步该怎么办呢?给张力维打个电话,说自己失手了,人没干掉,车还撞柱子上......
  日期:2019-01-23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