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416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谢东身边也是一大帮人,当然,他接诊的仅限于骨关节方面患者,一口气干到下午三点,抬头一瞧,现场的人终于走的差不多了,再往旁边看看,除了高芷贞和方冠英几个人还在坚持,其余专家早就不知去向了。
  看完了最后一个患者,他正打算歇一下,却见那个花白头发的老者走了过来,于是赶紧站起身,笑着说道:“您还有事吗?”
  “谢老师,我有一个愿望,不知道您能满足我吗?”老者很客气的说道。
  他赶紧摆手道:“可别称什么谢老师,刚刚不是说了吗,您比我师父还长一辈,要这么论的话,我得喊一声师爷才对。”

  老者连声说不敢当,不论谢东如何推辞,他坚持要以老师相称,最后谢东也只好答应了。原来,老者的家族与孙正源一家是血缘关系最近的一支,两家人当年关系非常好,孙正源的长子病死在国民政府的狱中,后事就是他们家操办的。当然,因为这种亲属关系,他们家也备受牵连,遭了不少罪,最近这些年,全家一直在想方设法的寻找孙正源父子的下落,但始终没什么结果,今天终于有了消息,老人激动得一夜未眠,非要请谢东去家里坐坐,详细聊一聊,甚至还希望能让孙佐敏落叶归根,葬在他去世多年的大哥身边,也算是了却全家人多年的夙愿。

  其实,谢东也曾有过让师父魂归故里的打算,只是后来听说孙正源是个大汉奸,又做过天大的恶事,所以也就不再考虑了,今天听老者提及,真是不谋而合,于是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等再一聊才知道,这位老者在高阳当地也是小有名气的医生,而且现在子女晚辈或经商或为官,都很有作为,为了请谢东一叙,早就预定好了酒宴,于是赶紧收拾好了东西,和高芷贞等人打了个招呼,便带着刘勇前去赴宴了。
  这顿饭吃的非常愉快,席间聊了很多不便在公开场合说的话题,宾主双方都很感慨,最后互相留下了联系方式,约定明年清明,老者一家人前往东北,接孙佐敏的骨灰回老家,让他安息在故乡之地,也算是能与家人永久团聚了。
  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快夜里十点了,他有点喝多了,连走路都不稳。青林还没有睡,见他回来了,赶紧伺候着洗漱,正打算上床休息,门铃忽然响了。
  青林打开门,小玉低着头走了进来,见他醉成这样,犹豫了下,才将一封信递了过来。
  “今天下午的时候,有个人塞给我的,说是一定要亲手交给你。”小玉低声说着,看了眼醉眼朦胧的他,不由得埋怨道:“干嘛喝这么多酒,多遭罪呀!”

  他迷迷糊糊的接过那封信,只见信皮上歪歪扭扭写着几个字:谢东老师亲启。
  这都啥年代了,有事电话里说多方便啊,还写信?他心里想着,顺手撕开了信封,不料只看几眼,顿时酒意全无,使劲揉了下眼睛,认真的往下读去。
  谢东的字写得就够差了,而这封信的字,简直就如同用脚写的一样,而且区区几百个字,通篇都是病句和错字,如果不是内容吸引了他,根本就没法读下去。
  写信人自称叫张万成,信的大概内容是说,他的祖上和张景寿是本家亲戚,虽说父亲去世得早,但对于张孙两家的传奇故事,还是了解一些的。母亲在世的时候,曾经交给他一本医书的手抄本,说是父亲留下来的,据说很值钱。他看着年代挺久远的,便到古董行问过,人家出价五千块钱,但他没同意。

  据母亲告诉他,这本书是当年张景寿存放在他家里的,已经有七十多年了,随着他父亲的离世,到底是怎么回事,已经没人知道了。他母亲又没文化,也不晓得书上到底写的是什么。
  信中还说,他是家中的老幺,上面还是三个哥哥和两个姐姐,家庭关系非常复杂,其他人对这件事都一无所知。他本人对医术没任何兴趣,现在只想把书卖掉,换一笔钱改善自己的生活,但苦于没什么门路,偷偷打听了几回,但对方出价都不高。昨天收听了节目之后,得知谢东就是当年孙正源儿子的嫡传弟子,又是什么传承人,所以料到此书对他一定有价值,便想跟他商量一下,只要能给一个满意的价格,他愿意把书转让出去。

  最后还反复强调,请谢东千万不要声张,因为家中兄弟姊妹众多,如果知道了,恐怕都要来分钱等等,
  并留下了一个手机号码。
  读罢此信,谢东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其实,他在研习师父留下来的那两本书之时,心中便曾有过疑问,常怀之与孙思邈并称于隋唐年间,都是道医大师,按理说应该对用药有所论述才是,尤其是修道之人,特别讲究服用各种丹药来补充元气,以达到延年益寿、增加功力的目的。只不过那两本书中,却对用药只字未提,当然,这只是他的一点疑惑罢了,毕竟年代久远,失传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不过今天在与孙家人聚会的过程中,据那老者说,听老辈人讲过,常真人这两本书中,是记录大量丹药配方的,那些丹药不仅包治百病,甚至可以飞升成仙,只不过他并没怎么当真,毕竟有关这两本书的传说太多了,也许只是众人的虚妄之词,再说,世上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

  可按这封信上所言,这个传说很有可能是真的,或许当年张家故意把有关丹药的那部分内容藏匿起来了,如果从奇穴治疗的效果上看,这些丹药也一定具有相当高的价值,只是花点钱就可以买下来,那绝对是天大的好事情。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有些兴奋了,再加上酒精的作用,顿感心浮气躁,恨不能马上就跟这位张万成见面聊一聊。
  这件事暂时还得保密,尽管有点浮躁,但他的思维还是很清晰的。于是赶紧将信贴身收好,然后抓起手机便朝门外走去。
  “东哥,你要干嘛去?”刘勇问道。
  “你们先睡吧,我给媳妇打个电话。”他头也不回的说道,出了房间,坐电梯下了楼,四下看了看,大堂里还是偶尔有人走动,索性直接出了宾馆,找了个相对僻静的角落,按照信中所留的号码拨了出去。
  电话只响了一声便接通了。
  “我是谢东,请问你是张万成吗?”他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

  “是我,谢老师,没想到这么晚,你还能挂电话,我还以为你也不感兴趣呢。”张万成说道。他的说话声有些沙哑,听口音倒像是本地人。
  “我刚刚看过你的信,不过,你说的书到底是个啥样,我一眼也没看到,所以还谈不上什么兴趣,这样吧,你用手机拍几张照片发过来,我先大概看看,然后再合计有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他不紧不慢的说道,心中还暗暗佩服自己的睿智,并没有显得猴急似的,省的对方见状来个狮子大张口。
  日期:2019-01-22 07:1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