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403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勇想了一下,也没再坚持,只是叮嘱青林,晚上要关好房门,挂上防盗链,而且别睡得太死,这才离去了。
  谢东本来就被那个离奇的梦境搅得心神不宁,现在刘勇又神经兮兮的一番折腾,心里更加烦乱起来。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一直快到天快亮了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第二天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由于上午九点大会就要召开了,所以不敢怠慢,赶紧起来洗漱准备,一切收拾利索,下楼吃罢了早饭,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便带着青林等人就直奔会场而去。
  会场就设在高阳宾馆的三楼会议厅。几个人一出电梯,就被眼前的景象下了一跳,会议厅外的走廊里,密密麻麻的站了几十个人,而且全是女性,看年纪也都不大,基本都在二三十岁左右,叽叽喳喳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于华南和另外一个瘦高男子,正在人群里往来穿梭,似乎在发着登记表之类的东西,忙得不亦乐乎。
  看了几眼,本来想打个招呼,可见于华南也没搭理自己的意思,便径直进了会议厅。由于接到有关部门通知后缩小了规模,所以参会的并人不多,大概也就二三十个的样子,其中还有一部分是媒体方面的,偌大的会议厅显得有点空空荡荡的。所有受邀人员的座位都是事先安排好的,谢东坐在前排中央,而青林等人则都在后面。
  谢东的身边就是高芷贞,见他来了,高芷贞微微点了下头,他则赶紧问道:“高老师,外面咋那么多女孩子呢?是干什么来的啊?”
  高芷贞皱着眉头,无奈的笑了下道:“谁知道呢,不知道那个寂寞南华搞什么名堂。”
  寂寞南华?这个网名他非常熟悉,前段时间,没少在网上发表各种攻击他和中医的言论,闹了半天,寂寞南华就是于华南啊。这样看来,这位于老师有点不厚道啊,咱们好歹也算有点交情,不帮忙也就算了,咋还来了个落井下石呢?他在心里默默的想道。

  九点整,高芷贞站起身形,整理了下衣服,快步走到讲台前,先是调整了下麦克风,然后微笑着宣布,首届中医传统技法研讨会正式开幕。
  会场里顿时安静了下来,众多媒体将手中的相机都对准了高芷贞,只听她接着说道:“中医是中华民族文化宝库中的瑰宝,作为从业者,我们有义务也有责任继承发展传统技法,让这些传承了几千年的智慧结晶,继续为全人类的健康保驾护航,可是,现在社会上有一些人,对中医的科学性提出了强烈的质疑,不论他们出于什么目的,都是无法接受的。所以,今天我们的会议也邀请了几位有代表性的质疑者,希望通过这次会议,我们可以面对面的交流,而不是躲在网络里无端的攻击谩骂,用科学、客观的态度来面对每一个问题......”

  话刚说到这里,却被人打断了,发言者正是于华南。
  让谢东感到意外的是,于华南居然自备了一个便携式的扬声器,举着话筒,用一种略带讥讽的语气说道:“高老师,你把我们请到高阳来,不是想让我们来听你做报告的吧?你对中医的热爱,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我也从来没有全面否定过中医,只是对其中的一些非科学性的内容持否定态度,如果这次会议,就是听你一个人在上面夸夸其谈的话,那我看就没有什么意义了,我们之间已经争论的太多太久了,该说的道理在网上早就阐述的差不多了,既然今天能够面对面,那何不就像昨天传统武术和现代搏击那场比赛一样,是骡子是马,牵出来遛一遛呢?”

  正确率百分之七十,这个要求实在不算很高,谢东本以为对方冠英而言根本不是问题,不料却发现,包括高芷贞在内的所有中医学者,都愣在那里,你看我,我瞧你,面面相觑,一时没了声音。
  “方院长是享誉东南亚的妇科专家,据说在港英时代,连总督的家眷都他的患者,总不至于连妊娠这样的最简单的情况都判断不了吧。”于华南笑着说道:“其实,我们在选定这个测试时,已经最大限度的降低了难度,比如说,可以让你和受试者面对面,而不是只让你看到一只手,并且告知你,其中有大约百分之三十的人怀孕了,这已经非常宽松了,如果要是完全按照正式的测验规则的话,你是看不到受试者的,我甚至可以在其中加入一些男性。但是,为了公平起见,我们并没那么严格的要求。”

  “我可以和他们交流吗?”方冠英突然问了一句。
  “不可以,因为你并不是在看病,而只是判断她们是否怀孕,如果可以交流的话,那我都可以做这个测试了,只要知道这些女士的末次月经时间,那就可以大致做出判断,还需要诊脉干什么?”于华南笑着说道:“方院长,不要在望闻切问四个字上做文章,我可以坦率的告诉你,测试方案是由美国专业医学机构提供的,只是我们把难度降低了,当然,如果你仍旧怀疑其科学性和合理性的话,也有权拒绝测试。”

  当着众多媒体的面,拒绝测试意味着什么,大家心里都清楚。谢东对脉象之说并不精通,只是看高芷贞和方冠英等人表情凝重,心中忽然想明白了一个道理,能把鲍鱼龙虾做好吃,并不一定就是顶级厨师,街边饭店的厨子也可以做到,真正的大厨,是能把一碗蛋炒饭也做得回味无穷的人,所以说,世间之事,貌似简单的,也许才是最难的。
  方冠英还在犹豫,拿着话筒,迟迟不肯开口,下面的于华南却冷笑着道:“我质疑中医,并不等于否定传统文化,古代没有化验,更没有B超,我们的先人只能通过一些非常原始的检查手段来判读病情,实事求是的说,通过对脉搏变化的观察,对人的健康情况作一个初步的判断,这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发明了,但是!”说道这里,他加重了下语气道:“但是,这是很原始的,不科学的,今天的测试,就是要证明这一点,与诊断疾病相比,判断是否妊娠要简单得多,如果连这样的测试都无法通过的话,那你凭什么自称是医生,凭什么给人看病呢!”

  这句话的分量很重,会议室里顿时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台上的高芷贞和方冠英身上,甚至连谢东都感觉到了无形的压力。
  有这么难吗?他默默的想道。
  真的非常难!女性妊娠后的脉象,在中医上称为滑脉,俗称喜脉,李时珍在《濒湖脉学》中有专门的讲解,但都是一些文学性很强的描述,并没有严谨的界定。医生看病之时,往往要经过对患者的询问,在配合脉象,才能最终得出结论,即便如此,准确率仍不是很高,现在测试的条件是不许交流,这对方冠英而言,其实是最大的难点。况且,就算能准确的把出滑脉,也未必就是能做出判断,因为产生滑脉的原因很多,怀孕不过是其中之一而已,痰、热、湿都可导致滑脉。

  “我觉得你这个测试不够严谨,哪里有诊脉不让说话的道理,难道你去医院看病,西医也不问你话吗?”沉吟半晌,方冠英终于硬着头皮说了一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