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986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此于公于私,卫卿都想与于家搞好关系。
  男士比较多,向来豪爽的白翎坚持不喝白酒,而是陪乔莲喝红酒。卫君胜要酒店拿一支价值3000元的法国葡萄酒,童光辉不肯,并说了件两天前才发生的事:
  同为央企大哥级的达建集团,前晚总经理储晨搞了个小范围清华大学校友聚会,3000元一支的红酒共喝掉十六支,单酒水单就是四万八,加上原产俄罗斯的鱼子酱、日本神户牛肉、顶级两头鲍等等,一顿晚宴吃掉九万九!
  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没人声张也罢了,京都范围十万以上一桌也不稀罕,关键是有同学手贱,把结账单拍下来发到朋友圈,第二天便传遍京都!
  最高层震怒!

  若在平时也罢了,大换届当前曝出这种丑闻,就是给领导层添堵,给党员领导干部脸上抹黑!
  童光辉道:“今天上午储晨已停止履行总经理职务,董事长毛筠奉命到国资委述职,不知命运如何。银监会要求各家银行总行对前期招待费回头看,凡单张餐饮超过五万的一律剔出来设法处理……”
  听到这里卫君胜反而放下心来,笑道:“哪个笨蛋把金额开到一块儿?首先酒水自带,其次上万的必须分开来,这是原则,对了,正府部门也用这招吧?”
  陈皎赶紧否认,方晟笑道:“基层正府接待办哪吃得消那么多费用?通常碰到高规格酒宴,都叫上企业老总和银行行长……”
  话没说完哄堂大笑。
  卫君胜指着他笑道:“大家看,咱企业也是被逼出来的。”
  方晟又说:“乡镇正府招待费是定额包干,经常出现的情况是上半年吃不饱,下半年吃不消。企业老总说能不能上半年我帮你们消化点,下半年你帮我们消化点?那又行不通的,因为领导干部不能大吃大喝……”
  众人更笑得直不起腰。
  陈皎笑道:“你们要让方老弟讲基层工作的笑话,三天三夜都说不完。方老弟当副县长时不肯赔农户玻璃的事儿,应该都听说过吧?”

  童光辉夫妇表示没有,燕慎遂轻声讲述;那边方晟与卫君胜搞掉一壶后,陈皎非要卫君胜承诺落户原山,并搞一壶以示祝贺。
  卫君胜清楚陈皎急于在经济方面取得突破的心情,但原山省投资环境确实很糟糕,原先几家央企都悄悄撤出,省内国企半死不活,实在不看好其发展前景。不过俗话说经济服从正治,根据内部流出的消息陈常委绝对是二号人物,砸锅卖铁也要给面子!
  “连搞两壶,接下来我要做看客了。”卫君胜讨饶道。
  那边突然爆发出笑声,燕慎介绍完方晟光荣事迹后童光辉夫妇捧腹大笑,为表示仰慕之情,夫妇俩专程来到方晟面前敬酒。
  “我知道方市长专捡趣事儿讲,基层酸甜苦辣什么滋味都有,能熬到今天不容易的,”童光辉感慨说,“以前开基层代表座谈会,经常出现说着说着痛哭流涕的场面,因此更佩服方市长的乐观豁达。”
  乔莲微笑着没说话,眼睛扑闪扑闪的。
  结果是方晟与童光辉搞掉一壶,白翎与乔莲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
  酒过三巡,不免触及大换届的隐秘话题。说来在座都是够着天的人物,偏偏此次换届保密工作做到极致,居然凑不出一张完整名单。
  焦点是陈皎,众所周知陈常委参与了下届领导层组阁工作,但这种敏感事件哪怕亲如父子也不会透一丝口风,何况为安全起见,这些天前几号人物都住在戒备森严的安全地带,压根没回家。
  卫卿是事先谈话交过底的;童钧连任也有思想准备;燕慎上周与父亲吃了顿饭,也没打听出到底裸退,还是保留委员身份等等。
  于、白两位老爷子高深莫测,摆出不问尘世之事的姿态;于云复根本见不着面,打探无从谈起。
  最终达成的一致意见是,越保密说明名单出炉的意外性越大!
  到底怎么个意外法呢?一桌人热烈讨论了好几种可能,总觉得现实意义不大,弄不清这回最高层葫芦里卖什么药。

  话题再度回到桌上,卫君胜表示过段时间到双江特别是鄞峡转转,看看有无投资机会;童光辉主动说愿意陪同,大旗银行一直就有到双江设立分行的计划,每次准备实施总被这样那样的原因羁绊。
  “这回要下决心了!”童光辉道。
  哄声中方晟挺身而出与童光辉又搞了一壶。
  席间卫君胜走到包厢门口跟服务员耳语两句,不消说今晚费用由华浩签单,至于顶标还是其它,卫君胜才懒得多问。
  由于大多都是初次见面,喝酒反而不能随意,男士们都敞开来喝得醉意熏熏,由两位女士打点着叫车分头送回家。
  当晚方晟留宿在白家大院,就是呼呼大睡,什么都没干。

  第二天清晨醒来,白翎已跑步归来,脸蛋红扑扑的象涂了层胭脂。方晟搂着她要做早操,白翎挣扎着不肯,说爷爷正等着一块儿吃早饭。
  唉,老人家不知道年轻人爱睡懒觉吗?方晟气沮道。
  白翎笑道人到中年了还装嫩!
  来到小餐厅,白老爷子果真端端正正站在桌前,腰杆挺得笔直,认真看着内参。方晟和白翎叫了声“爷爷”,坐到对面。
  一边吃,方晟一边详细汇报了邀请客人的情况。白老爷子皱眉道昨晚喝酒的是哪几个?
  白翎扳着指头数给白老爷子,听到最后他沉思片刻,说不妨邀请这几位一块儿参加,老朋友新朋友都是朋友嘛。
  哦?方晟和白翎很意外地对视一眼。
  略一躇踌,方晟说卫君胜和童光辉都是事先没有准备的情况认识的,聊了几句,喝了顿酒而已,还没来得及做背景调查……
  人家既然找上你,已经做了充分的背景调查。白老爷子道。

  那我更应该……
  白老爷子抬起手,眼中精光毕露,说事到如今你们还死抱道不同不相为谋的古训么?马克思恩格斯在《**宣言》里说过,加强自身的团结统一,联合广泛的同盟军……他们处事为人都不重要,正如他们调查你也包括生活作风一样,难道童钧眼里揉得砂子么?
  这是白老爷子头一次当白翎的面批评方晟,两人脸都红了,不约而同低下头。
  白老爷子续道,随着权力版图变迁,官场生态发生结构性颠覆,以前那种标签式的如沿海派、保守派等等将逐渐淡化,而更加贴近更现实、更经济的趋同性;例如陈皎坚定地跟你在同一阵营,詹印显然另有盘算,而沿海派子弟之间也有新的整合,这就需要你们及时调整策略,把握主流方向,敏锐地抓住发展契机!
  之前除巫石卫被立案调查,白家父子密室商讨后主动出击一举占得上风,没见白老爷子在正治方面有什么高明之处,以至于方晟认为他擅长军事而拙于政事,但这番话显然一针见血说出当前权力格局微妙之处,与方晟内心的判断不谋而合,甚至阐述得更加清晰!
  方晟叹服道爷爷说得对,今后标签化分门别类将不存在,兴趣志向相投者会走到一处,携手共进。

  日期:2019-02-11 06:2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