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376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句话让魏霞也有点紧张了,看了他一眼,没再说什么,一踩油门,车子飞似的朝城市花园驶去。进了家门,谢东也不说话,直接打开电脑,找出U盘插上,然后坐下来,静静的听了起来,魏霞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也感觉事关重大,所以少有的闭上了嘴,在一旁默默的等着。
  其实,那段录音中,与黄老邪通话的男人一共只说了两句话,加在一起也就二十几个字,他闭着眼睛反反复复的听了好多遍,却始终无法下结论。
  这个声音和大牛的高度相似,可不知道为什么,就好像哪个地方有点不对劲,其实,这也是他当初没有听出来的原因。听了半天,他低着头沉思了片刻,忽然想起了以前朋友之间开玩笑的一个小把戏,于是找出一张面巾纸包在电话上,然后打开录音功能,对着手机说了几句话,再放出来一听,顿时心里就明白了。
  在受话器上面覆盖一张纸,由于说话时距离比较近,音波的震动频率就会发生细微的变化,再传出去之后,声音便会不大一样了,但是,一个人说话的腔调和习惯短时间内改变不了,他再次打开录音,闭着眼睛又停了一遍,这才缓缓的对魏霞说道:“如果我没听错的话,给黄老邪打电话的是我在天河洗浴时的一个同事,今天我正好在饭店遇到了他。”
  本以为魏霞会大吃一惊,乃至急三火四的追问到底是谁,不料她却只是淡淡的笑了下,若有所思的问道:“能确定吗?”
  “这个人和小玉有关吧?”魏霞淡淡的问了一句。
  他被这句话吓了一跳,直勾勾的看着魏霞,吃惊的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要是没两下子,怎么做成功男人背后的伟大女性啊?”魏霞笑着说道,随后一屁股坐在他身边的沙发上,两只手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像是自言自语的道:“闺女啊,你模样像爸爸我就认了,智商可千万别遗传他啊,爸爸除了手上有点功夫,简直就是十足大傻帽呀。”
  谢东被说得哭笑不得,无奈的挠了下头,叹了口气道:“你还真说对了,在你们这些人精面前,我总是感觉自己是个白痴。”
  “胡说,你这话啥意思,难道我爱上了个白痴?这不是骂我吗?”魏霞把眼睛一瞪道。见他张口结石的样子,随即又吃吃的笑了:“算了,不逗了,快说说,那个人是谁吧?”
  “是大牛,我不敢百分之百的确定,但至少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把握。”他迟疑着说道:“那百分之十的不确定,是因为我觉得以他的身份地位,是不可能搅合到这件事里来的,一个按摩的技师,咋会认识黄老邪那样的社会名流呢?”

  魏霞把嘴一撇道:“狗屁社会名流,你以为黄老邪是个啥好鸟吗?狗掀门帘子--全凭一张嘴罢了,还社会名流?你太抬举他了,其实,只不过比社会上那些地痞无赖有点文化而已。所以,你那所谓不敢确定的百分之十,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事实上,这句话说得一点不假,很多所谓的社会名流,关上门做的那些龌龊事,比地痞流氓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身上有光环罩着,整天高高在上,一副俯视芸芸众生的架势,令老百姓云里雾里看不清楚罢了,魏霞这样评价黄老邪,一点也不为过。
  他无言以对,虽然认同魏霞的观点,但还是觉得两个人的身份地位相差过于悬殊,一定还是受人指使,可到底是谁在指使呢?思来想去,不由得心里突然一惊......
  见他不说话,魏霞眯着眼睛问道:“这个大牛,就是以借钱为名,强bao小玉那个人吧,后来还被小姜在早点店胖揍一顿,是他吧?”
  他点了点头,心里却回想起春节过后在北方医院门口碰到吴雪,两个人在车上闲聊的时候,吴雪无意中提到小玉和大牛之间的关系,至少与小玉本人所讲的有很大出入。难道这事会跟小玉有关?那就更离谱了吧,她还是个黄毛丫头啊,十七八岁的丫头片子,怎么可能搞这么大的事?再说,五十万块钱啊,对小玉来说,几乎等于是天文数字啊,绝对不可能,他想,即便小玉的人品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么冰清玉洁,但绝对不会跟这件事有关联的,指使大牛的一定另有其人。

  “还记得给黄老邪转款那个陈俊生吧?”魏霞若有所思的问道。
  “记得啊,小姜不是说,他是云南一家路桥公司的老板吗?”他愣愣的答道。
  魏霞冷笑了下,把身子往沙发上靠了靠,慢条斯理的说道:“他可不是一般的老板哦,这几年我们省内的高速公路项目,有一半是他承建的,虽然是云南人,但最近十年几乎一直生活在东北,连老婆孩子都住在我们省城。”
  他眨了眨眼睛,心中暗想,不怪北京的刘副局长说,咱们两口子都有当侦查员的潜质,只不过我所谓的潜质是被逼无奈、为了活命不得已而为之,可魏霞绝对是具备这方面的能力,整天呆在家里,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把所有事搞清楚了,就这份本事,别说侦查员,我看当个刑警队长也没问题。
  见谢东瞪着两只眼睛不说话,魏霞继续说道:“这个陈俊生天生洁癖,每天都要去澡堂子,天河洗浴是他经常光顾的地方。”说到这里,她忽然停住了,笑眯眯的看着谢东,似乎在等着什么。
  一阵彻骨的寒意猛然袭来,令谢东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他低着头,不想与魏霞的目光对视,这一瞬间,他的心里很疼,是一种说不出理由的疼,这疼痛让他感觉无助和迷茫,仿佛自己置身于一团浓雾之中,根本辨不清方向,也不知道哪一脚踩空,就会掉落进无尽的深渊。
  “你......想说什么?”他咽了口唾沫,仍旧低着头问道。
  魏霞往他这边挪了下,将头轻轻的靠在他的肩膀上,然后抓起他的一只手,用手指在他的掌心温柔的划着道:“你最疼爱的女弟子,甚至曾经动过念头,要把鬼王的传世之作双手奉送的小玉姑娘,和陈俊生相交甚密,关系非同一般。”
  听完这句话,他的心由疼痛变成了麻木。尽管一百个不情愿,但却不得不相信魏霞的话。经历了太多谎言和欺骗,甚至连一个十八岁的黄毛丫头,也将他耍得团团转,此时此刻,他忽然感觉想哭。
  “据小玉在天河洗浴时的同寝女孩子介绍,小玉经常和这位陈老板出去吃饭,甚至有过夜不归宿的时候,而且,不止一次。”说到这里,魏霞坐直了身子,然后扶着他的肩膀缓缓站了起来,轻轻叹了口气,用手在他的脑门上戳了下,笑着继续道:“你啊,这脑子里全是浆糊,闺女要是遗传了你的智商,真能活活把人愁死。”
  他只有苦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打电话联系黄老邪的是大牛,给黄老邪汇款的是陈俊生。对一个能承建高速公路的老板来说,五十万块钱并算不上啥了不得的数目,所有这一切,似乎都清楚的显示,小玉就是这场网络风暴的始作俑者,可是,她为什么呢?就算是那些甜言蜜语都是为了忽悠我上当,可让黄老邪给我下绊子,对她也没有任何好处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