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谲,实则人心作祟》
第77节

作者: 小幕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且,古年代嘛,关于忌讳,说它是门学问都不为过…
  由此,后世之人虽表现的不明显,但一直把悔山当作了不祥之地。
  而近代史当中,悔山有闹出过几件偏邪乎的灾害事件…
  算是彻底成为这一方山水让人避之远之的根源了。

  而后,这里的用途就成了一些重犯要犯的归土。
  时至今日,一些无良的不安分子,什么械斗啊、团伙火拼啊…不幸身亡的,很多没有家人认领的尸体,也都是只能送到悔山…
  所以,悔山墓地绝非一般性质的墓地。
  用老遥的话讲,就这地躺的那些人…渣,怎么可能不影响这一方山水…
  人畜勿近。
  而悔山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简单点说,若是跟阳明山比,悔山的地域跨度就是好几个阳明山大了。
  并且,悔山横跨离城天水河。

  上文所述,因为近代史的邪乎灾害事件,悔山的一次山体滑坡后,自然形成了天水流向的一道峡谷。
  那里河道最窄的距离也就小几米。
  当年,考虑到这个突变的地势,有关部门还准备就此架桥,打算让悔山贯穿离城…
  有了交通的便利,悔山其实大有开发的潜力。
  本以来这是一次灾害事件后,稍能给予的天时地利。
  但是,几经尝试,架桥失败…
  其中,原因据说还不是地理地貌结构上的。
  而且,据专业机构检测,以现在的技术,也无从考究。
  不过,当年的几个桥墩还是成功入水了,也就是说,悔山峡谷处,只要不是汛期,桥墩露出水面,稍微有点腿力的人就能横跨离城。
  然而,就一直以来人们对这方山水的忌讳,也根本没人敢去那里招摇。

  现在那里什么样了,估计也没人尝试要去了解。
  因此,当夏天受了老遥一吓,说出当年事件的事发地是悔山…但追问之下,他却不知具体位置的详情…
  老遥当时就发飙了…
  这特么不等于白说吗…?
  悔山还特么贯穿离城城南、城北呢,而且两边都是各色人渣的葬身地。

  犯煞的墓地,地域跨度如此之广,确实不太好把握从何入手探查…
  而且,那偏荒凉之地吧,本来也不是公墓或者公益性墓地,根本没有任何机构管理,守墓人就更别提了。
  去守一群作恶多端的人…渣墓?不是缺大发吗?
  至于老非,他对于当年事发地的推测,也偏向于认为很有可能就在悔山区域。
  只是那片地确实范围大了些,他之所以来老街走一趟,无非是想得到更精确的位置。
  不过…在随后再去老街就此事查访时,即便拿出了当年老外记者的照片也无人能说清…
  而他联想到当年事件的直接参与者——顾氏老头,似乎对当年的事很是刻意隐瞒,不然…

  老头也不能会是既然都说了前缀,可丝毫不提及当年的事局的态度。
  因此,灰脸前警探认为,顾及到老头的立场跟成分不明,还是暂时先避开顾氏一环。
  而关于夏氏姐弟,他更想了解的也是姐弟所说,当年的疑案…
  夏沁在换了一身淑女装现身后,褪去了那些浓厚的粉饰,小女子素雅风十足…
  当然…如此装扮下的夏沁,足可称得上是,佳人娉婷。
  女人的初衷确实是打算从温婉气质的方面出发,做到碾压神无可…
  但…
  世事出乎意料吧。
  神无可一看到她,卦体质爆发…照面就把扯到一旁,问她和灰脸货的渊源。
  而且吧,这娘们眼睛有毒,一眼看出了小夏天手脚上不便。
  还说,以她的实力,加上老非的冥血觉醒到了一定程度,必将指点灰脸货替小夏天缓解病疾。
  不说做到常人一样的能蹦蹦跳跳,但至少可以让小老弟手不抖、腿不跛,一口气上几楼都不带喘大气了。
  惟一的条件是,老妹要一字不落的道明详情…
  那娘们借机又嘲讽老非,说灰脸货虽然也能被逼问出详情,但又要威逼、又是利诱的…还只能像是挤牙膏一样…
  很讨厌,她女侠还急着享用口味虾呢,跟灰脸货耗不起…

  就这样,本着不是她死就是自己亡的信条,下来是拼命的夏沁一听女侠能缓解弟弟的伤痛…
  念及弟弟每逢阴雨天气就需要强忍风湿疼痛,夏沁差点对着上一秒她还视作强敌的女侠就地献上膝盖…
  随后,已然姐妹相称的两个娘们…交流甚欢。
  她们身后,尾随着贼头贼脑的老遥在获知详情后,痛评…
  什么年代了,就因为一个娃娃亲,竟然如此不求端庄,一心倒贴,这货便对夏沁犹如他对洛佳依一样,就此透白鄙视…
  而老非,好歹是等俩娘们闹腾完后,前往悔山墓地的途中,才找着机会问夏沁…

  当年,疑案的详情…
  从老街街尾过了一个大林子后就是悔山了…
  只是,林子很大,也很野蛮…
  这是因为它挨着悔山的关系,无人涉足,疏于管理。
  离城是一个现代化国际名城,璀璨奢华之中,这片林子就犹显原始。
  虽然占地面积上了、平方公里的悔山山群中最高海拔也不过三百多一点…但架不住她群山重叠,山行陡峭。

  要不是当年为了架桥开了一条蜿蜒盘旋的小道…当下,怕是穿过林子也要从杂草丛生中穿行了。
  不过,就是有条石道铺路,平常除了不得不进墓地的一些人之外,再无人问津,石道上难免青苔打滑,藤蔓横生…
  当下,老非一行进林子时都快点多了,天色渐暗,林子里又不时一阵阴风袭人,还伴着各种长鸣低吼、让人瘆得慌的怪声…
  尤其是…
  老遥这缺心眼的,在老街备了不少香火蜡烛、纸符冥器…他丫从进林子就开始念叨着一些他那本古籍当中的禁忌咒文。
  说什么这是避煞退邪的一套流程,悔山墓地躺的都是厉害的人渣,罪孽深重…生前人性扭曲,挂了也必然不会是好货,没办法,不得不专业点采取些措施…以免真沾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就不好了…
  当下,老非也是无语以对,这还没到墓地呢,这货搞得氛围就…
  格外沉重。
  而且这货吧,一个人闹腾还不够,老非这好几次想要跟同行的夏沁了解一下当年疑案的详情…
  他倒好,得知姐们是南疆后裔,又是古术传承一族,便认定了夏沁也是专业对口的同道中人…
  毕竟有关驱邪,南疆古术可是始祖级别的存在。
  老遥软磨硬泡之下,一直缠着姐们,说要她散散神通…

  配合他的道系专业,双管齐下…
  哼…鬼怪勿近。
  “……”
  夏沁没有过多理会这货,只是冷言问道:“你很怕…?”
  “废话…这丫什么地你难道心里没数,我当然……”老遥差点把心里的那股不寒而栗说出了口…
  但他反应之下醒目,作为大老爷们怎么可能在跟一姐们说气短的话…
  “遥哥我当然不是怕啦,这叫防范于未然,懂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