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苗寨,所谓蛊》
第263节

作者: 我姓李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事情发生在云林卖寥这个小地方,当年的一个四十多岁的夫人叫做吴林罔腰,当她被医生判断死亡之后的三天,竟然奇迹般活了过来,更诡异的是这名妇人仿佛得了失忆症,她忘了所有的亲人,连自己都不记得,但口口声声告诉旁人,她叫做“朱秀华”,来自金门。

  起初大家以为她可能是精神失常,却没有想到这名妇人他没有发疯,也没有说谎,他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新闻媒体向当地县政8府社会局来查证,发现朱秀华口中所说的父母亲的确真有其人,接下来的发展更令人目瞪口呆,吴林罔腰醒来之后的说话语气完完全全换了一个人,竟然还带有浓浓的金门腔调,原本不识字的她不但会写,而且字写的非常的工整漂亮。种种难以解释的现象不得不让人相信所谓的借尸还魂是否真的存在。
  民国五十一年当时的报纸刊载了这段离奇故事:吴林罔腰老太太在民国48年被医生判定气绝身亡,没想到三天三夜之后突然醒了过来,那一刻她的意识从一位40岁的吴林罔腰变成了另外一位17岁的金门女孩。
  吴林罔腰自称自己的灵魂跑出来了,还坐船出去玩,但是灵魂去了多久,她已经不记得了。
  在民国当时接受记者采访时,吴林罔腰就一口咬定自己是金门人,姓朱,叫朱秀华。并跟吴林罔腰家人称自己是坐船过来的。
  当时亲朋好友都以为她精神失常了,没想到经过查证所谓的朱秀华是真有其人。
  据一位朱秀华家的邻居回忆,他小时候有一位邻居是朱清先生,在丨警丨察局工作,印象中这位朱先生在丨警丨察局里是一位厨师,他太太个子很矮,叫做日春。
  当有人教吴林罔腰姨、婶的时候,她就会不高兴,称自己本是一个很年轻的姑娘,皮肤白皙,十八岁而已。

  朱秀华借尸还魂的故事原因要从十几年前年的823炮战说起,当时的媒体是这样描述整个事件的查证过程的。
  朱秀华向媒体描述她当年为了躲避炮弹,打上了渔船逃亡,没想到中途被炮弹打中,损毁的船身一路漂浮到了云林台西乡的海曾岛,当地的居民为了抢夺渔船上尚存的财务,竟然将她推入了海中,这段过程经过查证确有其事。
  吴林罔腰还依稀记得自己出事时候的地点和情形,她称自己就是在一块大石头那被卡住的,然后窒息而死。金门的有些亲戚也曾经来找过这位所谓的朱秀华,但是一般来了之后坐一下就走了,之后再也没来过,从来没去过金门却知道自己还有兄妹,另外吴林罔腰还说出了医学上所谓的濒死经验,她称死的时候看到有光。
  这个事件也是为数不多的惊动政*府的灵异事件,然后很快的传到了国外。全球的灵异学家包括美国,日本等地都前来台湾访问这位朱秀华女仕,一时成为轰动国际的焦点人物。
  后来她的丈夫为了避开各国传媒,便带同这位借他太太躯体的朱秀华远离城市,走到台湾的郊野一同生活至今……

  听完这段讲述,我也愣住了,按理说借尸还魂并非不可以,之前的宋文静和宋文琦其实就是一个性质的。
  “那你想怎么做?”我问他。
  “我……我就想找回自己媳妇……”
  我寻思了一下,一切只是听他一面之词,想弄清楚事情的真相,除了得到他家走一趟外,最好还是联系一下老王,通过他的关系,了解一下案子的真相。
  我让王爱民先回去,一切装得什么事都没发生,然后拨通了老王的电话。
  “喂!老王所长,有件事得请你帮忙啊!”
  “北二路派出所的领导,你熟么?”
  “呵呵……很熟啊!都是兄弟单位,经常互帮互助!”
  “那好!你帮我问一下纸车撞人事件到底是咋回事行么?”
  一听我这么问,老王足足愣了十几秒钟后,才压低嗓音说:“不用问啦!他们也不知道,最近几天我们辖区也有人报警,说看到凌晨一辆纸车飞奔在街道上……”
  “啥?你们辖区里也出现纸车啦?”
  “嗯!就在国庆七天假期里,几乎每天晚上都有人报警,说一辆白色纸车在道路上飞奔,车速绝对超过六十迈,时间集中在晚上十二点到五点之间。”
  一听老王这话,我心中已经确定这辆车就是王爱民媳妇的那辆车。
  “小邪兄弟,我正想给你打电话说这事呢,没想到你先给我打来了。”
  “纸车有没有撞到人呢?”我接着问。
  “这个倒是没有人报案——根据那几个报警的描述,驾驶纸车的司机技术很高,穿梭在有不少车辆的街道上,都不用减速。”
  “那有没有人看到过司机是谁?”
  “其中有个报警的老头说只看到司机有一张煞白的脸和披肩长发,看的不清楚。”
  “那行了!这事我先去调查一下,咱们有事电话联系吧!”

  扣掉电话,我上了楼,这是七天国庆假期的最后一天,我原计划好好休息一下午,然后晚上和王阡陌做点羞羞的事,可晚上躺到床上满脑子都是纸车和煞白的女人脸——这到底是咋回事呢?
  我回忆了一下《阴阳秘术》和师叔师、伯传授的道术,似乎也没有与其对应的例子。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天刚亮,王爱民便打来电话:
  “杨大师,你今天能来我家一趟么?”
  “可以,你八点半来接我吧!”
  匆匆吃过早饭,我便下楼在阴阳斋等着,八点十二左右,王爱民双目红肿地走了进来。
  “咋这模样啊?”
  “哎!一夜没说,我那媳妇越来越怪了——昨晚回家我又发现了一件怪事。”

  “奥?又发生啥事了!”
  “这两周时间,她都是把跑出租赚来的钱随手放在写字台的抽屉里,我也没在意,昨天晚上,她又出车了,我想拿点零钱,谁知一开抽屉,看到里面……里面都是冥币啊!”
  “冥币?就是那种烧给死人的钱?”
  “是啊!整整半抽屉的冥币。我现在不但怀疑她不是我媳妇,甚至觉得她不是人!”
  我点了点头,带好红木罗盘、桃木剑、柳木钉和一些道符,跟着王爱民出了门。

  他家住在城郊,是平房,远远的我就看到停在门口的白色轿车。看上去这辆车只是小了点,也并没异样,再看车牌号果然是1314。
  “她在东屋睡觉呢!一般情况下,整个一上午都不会起床的!”
  我点点头,默念道咒,再次睁开眼,果然看到眼前的白色轿车变了,变成了一辆纸车,同时我鼻子里还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腥臭味。
  这味道?我脑中一惊,这是尸臭味啊!
  “王哥,你媳妇可能……”
  我话刚说到一半,一转身看到王爱民的脸,整个人都愣住了!
  此时王爱民竟然也变了模样,他只有半张完整的脸——准确地说,他另一半脸血肉模糊,连眼珠和耳朵都不见了,还能看出白色的酱状物体——分明就是大脑……

  “你?你?”我连说两个“你”字,一时语塞了。
  “怎么啦。陈大师,你进院看看吧!你看看这人不是我媳妇,她到底是谁?”
  我摆了摆手:“王哥,你先冷静啊!”
  他眨着仅剩的眼睛,茫然地看着我:“我很冷静啊!就是想知道我媳妇到底怎么啦!”

  我脑中瞬间闪过几个念头,难道他也也已经死了,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应该是这样,我心一横,既来之则安之,还是进去看看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