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我掐指一算,嘿嘿,你命中缺我》
第622节

作者: 京京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教授气愤,“子不语怪力乱神,你们的书都读到哪儿去了?”
  他们信风水玄学,那是因为这东西有科学依据,但神神鬼鬼的,就有些超纲了。
  同行的另一个教授嘀咕道:“老林,你忘了姬家村的那一片积雪了?还有,那么厚的积雪说化就化,那不就是怪事么?”
  林教授顿时无话可说,好一会儿才道:“这两者性质不一样。自然界古怪的现象多得是,最后都能用科学解释。”
  众人:……哦。
  不管怎样,考古小队还是留了下来。
  但队里的人还是挺心慌的,尤其是队伍里的女性。
  考古队里的女人不算多,毕竟考古探险需要跋山涉水,对人的体力要求很高,队伍里只有一个年纪稍大的女地理学家,还有两个考古教授带来的学生,女硕士。
  听了这筝笼村的故事之后,两个女学生都有些害怕,所以苏可可和那位周大师便一人带了一个。
  虽然那周大师也有几把刷子,苏可可还是出于保险,送了两个女学生护身符,不止两个女学生,除了周大师,所有人她都送了一枚。
  周大师是同行,苏可可要是送他护身符,就有点儿羞辱的意味儿了。
  但周大师还是不悦,觉得苏可可这人心浮气躁,迫不及待地想显摆自己。

  他的专长并不是画符除邪,所以看不出这符箓好坏,只能隐约感觉到这符箓上的力量。至少这小丫头不是拿假符箓糊弄人,不然他肯定翻脸。
  苏可可和秦墨琛,还有女学生小周被村长分配在一个独眼老伯的院子里。
  老伯姓陈,话很少。
  偶尔,苏可可能感觉到这老伯在打量她,目光很冷漠。
  苏可可猛地抬头,恰好对上独眼老伯偷窥的目光,心里突了一下。

  小丫头努力扯了扯嘴角,让自己看起来萌萌哒,“陈伯,您是不是有话跟我说?”
  老伯没有再看她,继续做手里的活儿,只是嘴里冒出了一句像是自言自语的话:“黄昏之前,必须下山。”
  苏可可听了这话,若有所思,朝老人点点头,“谢谢陈伯。”
  陈伯没有理她,好像刚才那话不是他说的一样。
  时间还早,小队成员简单认了认借宿的地方,休息一会儿之后便集合,一起去山上考察。
  “老师,你们快看,那边那座山上有一座老宅子!”一个学生突然指着远处叫到。
  众人望去,果然看到对面的山头上有一座荒废的宅院,看起来已经有些历史了。

  考古小队本来就是考古的,现在看到这么一座荒废的古宅院,自然会过去看看。
  苏可可不禁跟秦墨琛对视一眼,两人表情都有些凝重。
  “丫头,那宅子看起来很不对劲。”秦墨琛道。
  苏可可嗯了声,“可是我开法眼看过了,没有看到什么阴气煞气。或许,走近了才能发现什么。”
  考古小队的人迫不及待地爬上了那山头,掏出了放大镜研究那宅子。

  “是明清时候的宅子!”一人道。
  虽然历史不算悠久,但也算一处遗迹了。
  “老师,这宅院门开着,我们要不要进去看看?”
  “要,肯定要!但你们小心点儿,别碰坏里面的文物。”
  苏可可一靠近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儿,她环视一周后,目光落在宅院门口的两盏大红灯笼上。
  虽然是红灯笼,但这灯笼的红色让苏可可觉得很不舒服。
  “哇,院子里好多灯笼!”最先进去的一人惊呼道。
  宅院不是空旷的,院子里拉了几根绳子,绳子上挂着各式各样的灯笼。
  这些灯笼做得十分漂亮,淡粉色的灯笼上画了一些梅、兰、竹、菊,还有仕女图,十分雅致。
  钱筠泽站在一盏灯笼下看了很久,忽地淡笑出声:“这灯笼做得不错,只是上面的画还欠了点儿火候。”
  这话一落,他明显感觉到了几道偷窥的目光,不属于这里任何一个人,而是一种让人头皮发麻的目光。
  钱筠泽恍若未觉,问不远处的苏可可,“可可,你觉得呢?”
  苏可可挠了挠小脸,“我是画渣渣,看不大出来,不过,直觉上,我也觉得泽哥画的比这个更好。”
  说出这话的苏可可很快也感觉到了那种偷窥的视线,这让她神色一凝,不着痕迹地往回看了看。

  院子里,除了这些灯笼,并没有其他东西。
  她目光闪了闪。
  “叔,你知道这灯笼是用什么材料做的吗?我看着像纸,又不像纸。”苏可可问身边的男人。
  “不知道,但我们可以取下一盏研究。”
  灯笼挂得比较高,秦墨琛直接跳起来拽住一盏。
  他这一拽,绳索上所有的灯笼都跟着晃晃悠悠起来。
  “不用拽下来,我摸一摸就好。”苏可可走到跟前,手指轻轻从灯笼上抚摸而过。
  摸着摸着,苏可可的眉头越皱越紧。

  好光滑。
  原本心里有个血腥大胆的猜测,可现在,这触感明显跟她想象中不一样。
  或许真是她想太多了?
  苏可可双目死死盯着手里的灯笼,试图从这灯笼上发现其他异样。
  可是,没有。
  秦墨琛见她摇头,不禁道:“或许,我们可以晚上再来看一眼。”

  有时候,白天和晚上看到的东西是不一样的。
  白天可以瞒天过海的东西,到了晚上,无所遁形,逃不过一双法眼。
  “这些灯笼有的看起来放了很久,可有的又像是新做的,这宅院里是不是还住着人?”考古队里一人突然道。
  “我问问。”

  “有人吗?请问,这里有人吗——”
  大家边问边小心翼翼地往里走,生怕这里面真的住了人,而他们就变成强闯民宅了。
  他们问了很久,都没有人应答。
  没人吗?
  可这院子里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又挂着这么多盏灯笼,一点儿都不像没人住的样子。
  小孙在屋门外敲了敲,只轻轻一敲,那门就吱呀一声开了。
  “我们是进,还是不进?”小孙回头看大家。
  为首的林教授想了想,摇头,“今天先回去问问村民,确定这里没人住的话,明天再来看看。”
  于是,众人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离开宅门前,小孙回头看了一眼对面的屋门,看到那屋门开了一个缝儿。

  缝里黑漆漆的一片,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诱惑着他过去。
  小孙揉了揉眼,有一种破门而入的冲动,怪异极了。
  更怪异的是,他明明记得,刚才离开的时候他把门关死了。
  而刚才一点儿风都没吹。
  小孙突然打了个寒颤,觉得在自己吓自己。他赶忙追上其他人,再没有回头看一眼。
  等考古队的人走了,院子里的灯笼突然无风自动,荡了好一会儿才停了下来。
  众人下山的时候,太阳也下山了,苏可可想起陈伯吩咐的那句话。
  ——黄昏之前,必须下山。
  刚才他们若是推开那扇门进去,估计就来不及了。

  “奇怪,这条路是不是刚才走过了?我记得这块石头。”一人纳闷道。
  日期:2019-04-25 06: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