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苗寨,所谓蛊》
第237节

作者: 我姓李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郑所长接着说:“据说那是个老人,根本看不出性别……”
  此话一出,我和老黄都是“啊”的一声。

  难道是他?
  我脑中立刻浮现出了王集村村支书王吉良描述的那个人,正是他把疯老头变成了蛊人,也害了小北一家。
  正讨论着,忽听一个丨警丨察慌里慌张地跑了过来。
  “郑所长,又出事了!”

  “是不是又死人了?”
  丨警丨察点了点头:“就在育英街上,死者是个女孩——那女孩……”说着他突然看向我。
  “怎么,我认识的?”
  丨警丨察点了点头:“就是……就是之前来找过你几次的那女孩。”
  找过我的?我脑中走马灯似的闪过几个认识的女孩,突然就想到了宋文静。
  在利津城里,我只认识宋文静,难道是她?
  赶紧跟着警车到了案发现场,那是一栋商业楼,看着还有装修的痕迹,应该没有交钥匙。
  大楼外已经围了不少人,大部分人都嬉皮笑脸的,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
  看到我们走过来,一个丨警丨察忙跑了出来:“死者在顶楼,小王验过尸,死亡时间确定在今天凌晨三点到中午一点,是附近一个流浪汉先发现的。”
  郑所长点点头,跟着丨警丨察上了楼。
  此时我心中五味杂粮,更多的是担心。
  算起来和宋文静也只是萍水相逢,顶多算最一般的朋友,咋就这么担心是他呢?有时候人的心思真的很难琢磨,就算是自己,也未必都总能了然。
  很快,几个人便走上了顶楼,我先是看到一具浑身**的女尸,被悬挂着,一旁站着几个丨警丨察,正在窃窃私语。
  女尸恰好背对着我们,看不到脸,但一看他的体型和披肩长发,我心口就是一怔。
  这不是宋文静又是谁啊!
  老黄也颇感意外,惊呼出声来。
  “这妮子还是没有摆脱惨死的命啊!”
  “死因是什么?”郑所长问一旁的法医。
  “我仔细检查了三遍,浑身既没有一点伤口,又没有中毒的迹象,目前……目前看不出死因……”
  郑所长眉头一皱,接着又问:“那凶手有没有留下线索?”
  一旁的一个丨警丨察再次摇了摇头。

  这时候跟着我们来的郝大通忽然开口道:“如果死亡时间没超过十二个小时,我应该有办法知道死者死亡前后的经过。”
  郑所长转身看了他一眼。
  “刚才也没来得及请教,阁下是??”
  “叫我郝大通就行了!我是省厅王副厅长的朋友,他叫我来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那十分感谢——郝大师有啥好办法嘛?”
  郝大通笑了笑:“别的我也不会,就会走阴!”
  郑所长似乎也不知道何为“走阴”,先是一愣,随即点点头,做了个“请”的手势。
  郝大通也不客气,几步走到了女尸面前,打量了几眼,然后盘膝坐到了地上。
  因为已经确定眼前的**女尸是宋文静,我一直没有勇气看她的脸,正在愣神之际,忽听郝大通喊我:“小邪兄弟,我需要你帮个忙!”
  “需要我帮忙?可我……”
  “你过来,帮我看着点,在我走阴的这段时间里,千万不要让人打扰我,更不能喊我名字,一定记牢啊!”
  我点了点后,他朝我咧嘴笑了笑,然后就闭上了眼睛。

  这可把所有的丨警丨察看呆了,或许他们刚才都没注意到还来了这么一号人,就见他盘膝坐下了。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想看看这老头演的那一出,谁知十几秒钟后,郝大通又睁开了眼,环视了一圈后,问郑所长:“不好意思,忘记问了,死者叫什么?生辰八字你们知道吧?”
  郑所长赶紧喊来负责采集信息的丨警丨察,把宋文静的基本信息说了一遍。
  “妥了,你们就瞧好吧!这孩子的魂魄应该还在附近,我去问问她啊!”
  郝大通再次闭上了眼睛。

  几分钟,就听到他嘴里发出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然后浑身像是筛糠般抖动了起来。
  郑所长悄悄走到我身侧,小声问我:“靠谱嘛!”
  我苦笑一声:“的确是跟着公丨安丨厅的人来的,我也不知道靠不靠谱。”
  郝大通大概抖动了三分钟,然后忽的睁开了眼睛。
  “咋样啊!郝老弟?”
  郝大通边摸着额头上的汗,边回道:“联系上妮子了呢!唉!这真可怜!”
  一听这话,我有些着急,忙回道:“到底怎么啦?你倒是说啊!”
  郝大通依旧不急不躁:“死者是今天凌晨被害死的,凶手她也不认识——是个男不男女不女,说话阴阳怪气的人,用针在眉心扎了一下,妮子就失去意识了……”

  啊!我和老黄赶紧走了过去,我鼓起勇气,走到宋文静的正面。看到宋文静像是睡着了一样,双目紧闭,姣好的身材因为吊着,显得更加修长了。
  额头?我仔细看了两遍,她额头上十分光滑,什么都没有。
  我正想转身问郝大通,是不是他听错了,就在转身的一刹那间,忽然想到了小北。
  小北的死状和宋文静几乎一样,都是被吊了起来……
  随即视线盯到了她的左边眉心上,就看到了个很不起眼的小针孔。
  卧槽!果然找到了。
  法医小王赶紧过来,用仪器扫描了一下,发现这个不起眼的针直通大脑,应该就是宋文静致死的原因。

  直通大脑?我顿时想到了诺玛给我的那本书中的一段记述:
  用银针自眉心扎进,可取人精气神……
  虽然我至今不知道这句话的意思,但第六感觉告诉我“取精气神”正是宋文静被害的原因。
  死因找到了,凶手也有了眉目,可问题是怎么才能抓住他呢?别说抓住——就是找到都困难!
  令人没想到的是,这时候又是郝大通开口说话了。
  “诸位,我不是说了嘛!除了走阴,老头子我也没别的本事——要么我来试试找找凶手在哪?”
  这时候所有人的目光再次齐聚到了郝大通的脸上。
  郑所长更是满脸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郝大师,你说……你说你能找到凶手?”

  郝大通咧嘴笑了笑:“能不能的我也不敢保证,试试吧!看看这附近的小鬼们赏不赏脸吧。”
  小鬼?难道他还是利用“走阴”之法求附近的小鬼帮忙?
  “小邪兄弟,还得再替我守一会儿,要是看不好,我就回不来啦!”
  说完他再次闭上了眼睛。
  和刚才一样,几分钟后,郝大通的身体剧烈颤抖了起来。
  这一次大家也都见怪不怪了,我心中也默默数着时间,等了大约三分钟后,谁知郝大通不但没有停止,反倒是抖动得更加厉害了。
  日期:2019-02-06 18:3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