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苗寨,所谓蛊》
第236节

作者: 我姓李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喂,郑所长。”
  “小邪啊!我可联系上你们了——怎样,回来了么?”
  “还在济南,在深山里手机没信号,这不刚充上电嘛!”
  “奥!回来了就好,你们还得来一趟利津,又出事了!”
  一听又出事了,我心中就是一惊。
  “出啥事了?”
  “最近这几天,连续发生了几次命案,死者……死者……”

  他好像不知道该怎么说了,顿了一下,才接着说“你们还是自己看吧!”
  “好吧!我这就去找师叔,然后坐车回去!”
  郑所长犹豫了一下,又说:“这样吧!你告诉我地址,我报告给省级公丨安丨厅,派专车去接你们,这样快点!”
  “也好!”
  我赶紧冲出房间,奔进了蓓蓓的卧室。

  一开门,尴尬了!
  蓓蓓正在换衣服,睡衣都脱了一半,白皙的皮肤十分刺眼。
  “不好意思啊!我……我有急事,忘记敲门了!”
  蓓蓓赶紧用床单遮挡起自己裸露的身体,红着脸挤出两个字“没事”。
  “把你家地址告诉我,利津那边出事了,有车来接我们……”
  “奥!海河路七十六号,云门小区,三号楼,一单元四零二室。”
  我把地址发给郑所长后,就去喊老黄和蓓蓓,三个人赶紧起床洗了洗脸。蓓蓓给煮了几包方便面。
  刚吃完,就听到有人敲门了。
  蓓蓓从卧室提着包走了出来:“我也跟你们去吧!那边还有我和爷爷的一些东西。”
  打开门,门外是几个丨警丨察。
  “你们好!请问是杨小邪么?”
  “利津县派出所请求的支援,让我们火速送你们几位去一趟,说是……说是协助破案。”
  四十分钟后,一辆“鲁O”开头的警用商务车便行驶在了济南到东营的高速路上,车上坐着两个警车,和一个穿着灰色大褂的老头。
  “我姓郝,是公丨安丨厅请去帮着破案的!”老头笑着对老黄说。
  老黄忙伸出手,笑着回道:“老道我姓黄,在羊角山修行,喊我老黄吧!”
  俩人很有一见如故的感觉。
  “郝老弟也是圈里人?请恕老道眼拙,看不出啊!”
  郝老头笑了笑:“叫我郝大通吧!我就会‘走阴’,别的啥也不会!”
  听他这么说,老黄好像颇感意外。

  “老弟还有这本事?走阴可不是一般人能行的!”
  一路上俩人越聊越欢,我就纳闷了——到底啥叫走阴?
  终于在高速路休息区,郝大通去厕所之际,我赶紧问老黄:
  “师叔,啥叫走阴啊!”
  老黄笑了笑:“你听说过鬼上身么?”

  我点了点头:“奶奶之前给不少人驱鬼,他们有些就是被鬼压身的!”
  老黄皱了皱眉头:“我说的‘请小鬼’,你奶奶也不会!”
  “请小鬼?”
  “对!很多时候,活人不知道的事,死人未必不知道,所以就得需要死人帮忙。”
  我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

  这时候郝大通回来了,我也就不再继续问。
  很快汽车开进了利津派出所,郑所长和两位大队长都站在大门里。
  看我车停下,几个人赶紧迎了上来。
  “黄大师,小邪师傅,你们可回来啦!”
  “小郑啊!到底出啥事了,这么着急?”
  “这几天出了几件命案,十分离奇,你们……你们去看看吧!”
  “在哪?”
  “停尸房呢!”
  说完,让人招呼几个省公丨安丨厅的丨警丨察,转身就带路走去停尸房。
  打开挺尸房的门,我先是闻到一股刺鼻的腥臭味,然后就看到了可怕的一幕。
  停尸房里躺着的自然是尸体,我看到的也是尸体,只是这几具尸体的样子十分诡异。
  一共四具尸体,其中两具是骷髅,另外两具样子更怪,竟然浑身长着一层五六厘米长的绿毛。

  咋一看,还以为不是人。
  “就是这几具!哎!法医也没招了,已经超越了医学上的正常的认知范围……”
  郑所长叹着气,闪到了一旁,给我们露出了过道。
  “尸体是啥时候发现的?在哪里?”
  老黄皱了皱眉头后,轻声问郑所长。
  “前四天吧!每天一具,都是在废弃的建筑里。”说着他远远地指了指两具骷髅说“你们别看这两具只剩骨头了,法医检查过,其实……其实都是当天刚死的,皮肉和内脏像是被小虫子吃掉了……”
  我心中一惊,似乎明白了他为啥叫我们来了。
  我跟着老黄走到两具骷髅前,通过眼眶,我发现骷髅头里有一小堆类似于马蜂窝的东西,似乎还在蠢蠢欲动。
  这是……
  我想靠近点,看清楚,被老黄拦住了。
  “这是应该是蛊虫卵,别靠太近啊!”
  蛊虫卵?我点点头。

  “如果是蛊虫作祟的话,我倒是不怕了——难道师叔忘记我已经百蛊不侵啦?”
  走到骷髅边上,我弯弯腰,这才发现“马蜂窝”一样的东西里挤着数十个葡萄核大小的小蛋蛋,经验告诉我这应该就是蛊虫卵。
  前几天跟着诺玛学的蛊术,可不是白学的,我能看得出,这是“食人蛊”。“食人蛊”是一种特殊的蛊虫,可以快速吃掉人的皮肉肝脏,然后进行变异,变成另一种更加可怕的蛊虫。
  诺玛说过,一般情况下,出现这种蛊虫,其背后应该是有炼蛊高人在培养一种十分厉害的蛊人。

  骷髅头内的数十个蛊虫卵已经晶莹剔透,根据书中描述,蛊虫怕是要破茧出壳啦!
  我把情况简单和郑所长一说,郑所长见识过蛊虫的厉害,脸色瞬间就变了。
  “那怎么吧?黄大师,你配的那种……”
  我摇了摇头,打断了他的话。
  “再配药粉已经来不及了,你们看!”
  说着我指了指其中的一个虫卵,这个虫卵上有条裂痕正在逐渐扩大!
  “那怎么办?”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里面的虫子出来——有汽油么?”
  “汽油?有……有……”郑所长赶紧让伺候在门外的几个丨警丨察去弄几桶汽油。
  “郑所长,干脆一把火烧了吧!”
  “烧啦?能烧死嘛!”很明显,郑所长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我笑了笑:“蛊虫虽厉害,也属于虫类,自然怕火,还是趁它们还没孵化出来,赶紧解决了吧!”
  不得不说,丨警丨察们的办事效率就是高,不到五分钟,三个丨警丨察冲了进来,每人手里提着两小桶汽油。

  这时候已经有一小半的虫卵出现了裂痕,郑所长也不敢耽误时间,让人拧开盖子,一具尸体上倒上一桶汽油。
  “这两具长毛的呢?”
  他朝我喊道?
  “也烧了吧!”
  我记得诺玛给的那本书上是这么描述的:
  培养邪蛊,以蛊毒伺之,人死后,体生绿毛,毛长三寸后,尸体腐烂,邪蛊出……
  眼前两具长毛的尸体和书中描述的一模一样,看来尸体内也布满了蛊虫卵。
  一把火点燃后,顿时整个屋子里成了火海一片,几个人赶紧退到了屋子外。
  “目前有什么线索吗?”老黄问郑所长。
  郑所长点了点头:“其中两处命案现场周围,有人看到过一个奇怪的人。”
  奇怪的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