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莫测的诡异世界》
第30节

作者: 李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他没有关灯,经历了这么多的诡异恐怖事件,下意识心里面还是有些担惊受怕。
  黑暗本身能在无形带给人恐惧,有光才能让人下意识心安很多。
  这是很多人都喜欢晚开灯睡觉的原因。
  睡得迷迷糊糊。
  李木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农村,回到了小时候居住的土墙瓦房里面。
  爷爷躺在院子的那张老凉椅,穿着粗布麻衣和旧布鞋,手里拿着一个老式的细烟斗,里面装的是烟叶,是自己用手将烟叶卷成一个小筒,放进烟斗里面点燃抽的那种。
  椅子左边,地有一个已经掉漆的铁质茶盅。
  椅子右边,一条小黑狗趴在地面。
  关于爷爷,如果不是最近发生诸多诡异事件的话,李木还真的是没有想起。
  当然不是说他从来没有思念过死去的爷爷,而是没有想起过爷爷以前说的那些话,还有爷爷那个阴阳先生的职业。

  主要是老爷子死去的两年时间里面,李木身也没有发生过离鬼魅的事情,自然不会联想到爷爷之前说的那些话和他的职业。
  可似乎很多东西都应证了爷爷的话,现在想起爷爷的话和职业,也都是在情理之。
  “你回来啦?”爷爷从凉椅抬头,看着走到院落边的李木。
  人有时候做梦,会很清楚地知道自己是在做梦。
  李木现在知道,他是在做梦,梦到了自己的爷爷。
  “爷爷,我……我到底是什么人?你为什么说我是一个不应该出生在这个世界的人?小时候你给我喝的那种古怪的东西又是什么?”
  一口气将心里的疑惑都问了出来,他渴望从爷爷这里得到答案。
  但是,爷爷只是目光深邃地看了他一眼,从凉椅站起来,一句话也不说,将嘴里的烟斗也放下,转身走进了土墙瓦房的大堂。

  他愣了一下,也跟着爷爷的脚步走了进去。
  一走进大堂里面。
  他是惊住了。
  只见爷爷跪倒在了大堂间,面前燃烧着一堆冥纸和冥币。
  “求你保佑我的孙子李木,平平安安活过这一世!”爷爷对着大堂间的墙壁作揖磕头,口念念有词。
  李木抬头往大堂的墙壁一看。
  整个人都是呆住了!
  双眼越瞪越大,倒吸一口凉气地死死盯着大堂的墙壁。

  因为,在土墙瓦房的大堂墙壁面,悬挂着一幅画,竟然跟他在荒村凶宅大厅看见的画一模一样。
  只不过,好像挂在他家老房子里面的画,用的不是那种罕见的金布,而是质地优良的纸张。
  画,他李木一样穿着古代的新郎服装,坐在太师椅,旁边站着一个浑身下穿着大红衣服,盖着红头巾的新娘,身后还站着六个模糊的人影。
  新娘盖着红头巾,看不见她的脸。
  站在他身后的六个人也看不清脸。
  只有他的那张脸,无地清晰和醒目。
  “爷爷,画像的新郎是谁?他是谁?”李木走过去急切地问道。
  爷爷抬头,紧盯着画那张新郎的脸,声音颤抖着:

  “他,他是……”
  轰!
  大火!
  熊熊大火突然在屋内屋外都是燃烧了起来。
  大火烧断了爷爷的话。
  也烧断了李木的梦。
  他从床蹭的一下子半坐起来。
  脸色惨白,额头豆大的汗珠不断地往下滴。
  看着灯光明亮的寝室,脑海的思绪在翻飞。

  为什么?
  为什么自己家的老式土墙瓦房里面,也会有一张跟荒村凶宅大厅里一模一样的画?
  爷爷是两年前才去世的,那老爷子看见这幅画肯定不是一天两天了,那他必然知道这幅画的新郎跟李木长得一模一样。
  可爷爷从来没有跟他提起过这件事情,爸妈也应该知道这幅画的存在,但他们也丝毫没有向李木说过画的事情。
  原本跪拜一幅画,已经让人很疑惑了,可爷爷明知道这幅画的新郎跟他的孙子长相一样,却还要烧冥纸和冥币,作揖跪拜,苦苦哀求。
  这是为什么?
  难道画像这个“李木”,是某种可怕的存在吗?
  二十多年,李木可以确定自己在这个土墙瓦房里面从来没有看到过这幅画。
  难道是爷爷和爸妈故意藏起来不让他看见的?
  但为什么要藏起来不让他看见这幅画?
  两年前爷爷去世后,他在学校读了半年书,然后回去过年,看到家里的土墙瓦房被推倒,在原来的地基修建了几间砖房。
  爸妈说是村大部分人家都修了砖房,他们也想修,莫非这只是骗他的理由,真实原因是土墙瓦房遭受了莫名火灾?
  可为什么爸妈要骗他?
  难道火灾背后另有隐情?
  后来爸妈来到蓉城开奶茶店,一年后他们也失踪了,跟爷爷去世的时间只相隔了仅仅一年。
  猛然间。
  李木突然觉得爷爷的死,父母的失踪,这两件看似不相干的事情,或许有着某种可怕的关联……
  “这幅画跟我们家和我都应该有着莫大的关系,那个跟我长得一模一样的新郎,他到底是谁?或者说……我到底又是谁?”
  李木半坐在寝室的床铺,紧锁眉头。

  哐当一声。
  寝室的门被推开了。
  潘阳在方涛和张烁搀扶下,摇摇晃晃地走进屋子里。
  徐海峰跟在后面,也是左手捂住自己的额头,满脸喝得通红。

  李木看了一眼:
  “哇!你们四个家伙这是喝了多少酒啊?潘阳醉成这个样子。”
  方涛和张烁将潘阳搀扶到了下铺,也是方涛睡的床,喝醉的人,哪敢让其睡铺,摔下来可能会没命的。
  “哎!别提了,今晚差点儿打起来。”徐海峰摇了摇头,一副郁闷的表情。

  “怎么了?”李木关心地问道。
  方涛坐在床铺边,揉了揉因为喝太多酒疼痛的太阳穴:
  “我们不是认识了三个大一新生妹纸吗,大家这几天都玩得很开心,今晚潘阳叫这三个妹纸,把她们寝室另外两个女生也喊出来了,是为了给我们三个单身制造更多的机会,哪知道,喝到正高兴的时候,闯进来五个男的,非要跟我们拼包间一起喝……”
  “这是看哪个妹纸了,故意跑进来装逼的吧?”李木一下子想到了这一点。
  在酒吧和KTV这种地方,大家都是去放松的,男人紧盯着女人,女人紧盯着男人,那是常事儿。

  经常有男女看对眼搭讪,然后一起喝酒聊人生,聊着聊着聊床了,这个时代是如此开放。
  几个不认识的男的,怎么可能无缘无故闯进方涛他们所在的包间,还死皮赖脸地非要拼包间一起喝?
  唯一的解释只有一个,那是这五个男的想要炮他们包间里面的妹纸。
  日期:2019-02-04 18:2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