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谲,实则人心作祟》
第29节

作者: 小幕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接下来,你的下一步该是要去会一会那帮外佬吧?”遥哥拿起桌上的特别顾问邀请函又瞄了一眼后,认真脸问老非。
  “看你的意思,你也觉得这次是事件会牵扯出一些不怎么露脸的大鳄级外佬人物…?”易小非端起桌上的豆浆吹了吹,很平静的说道,“既然那帮外佬们要出来凑凑热闹,不是正好嘛,我到他们的地盘去找回那年的场子,人生地不熟不说,关键是来回必须要打飞的啊,开销大了,我负担不起…”
  老遥:“……”
  不过,这抠搜的缺货说的倒也是客观事实,遥哥认为就算自己赞助他一笔款子,他到了异国他乡也不会说洋文,别说找大佬级的仇家,问个路都难。

  “跟上回一样,你帮我翻墙散个消息到外围的外佬雇佣集团交流圈,就说他们PCI重点关注的这个深海项目的基建所在并不在远海,而是在…离城老码头。”
  “我靠,不是吧…”老遥瞪着大眼,“上回哥们帮你散的消息至少有一半是已经实锤了的硬货,这你丫现在你随口一说,你知道,那帮外佬鸡贼着呢,上回黑他们的钱本来就该退一半款子回去的,这回要是哥们被坐实了糊弄他们,他们会下江湖追杀令的,大哥。”
  “你尽管放心,黑钱你也只管照收,别忘了,在离城的地界,是我们做东。”
  易小非笑了笑,转言说道:“对了,还一件事,我想再去李永邦家上门一趟,你要不要一起?”
  “不了,我需要休息。”

  老遥摇了摇手后,正要躺床去上时,外面由远及近传来阵阵警笛…
  同时,门外人头攒动,都往易小非这栋的后面12栋涌去,而他们当中嘈杂着议论的主题是:
  ——与灰脸前警探所在11栋一楼之隔的后栋出命案了!
  一楼之隔发生命案,灰脸前警探与老遥顿时紧张起来,易小非又朝阁楼喊话一声神无可大姐看家之后,随着围观群众疾步到了后栋。
  海棠安置小区一共13栋住房,铺面所在11栋坐西朝东,正对着进小区的主道,12栋在11栋的斜后方,而最后的13栋又在12栋的里面一些,靠大围墙边上了。
  所以,13栋的一楼招租的价值不是很大,大多是毛坯做车库用,而老炭的仓库就在租在13栋。
  命案现场就在12楼的一楼,现在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了。
  几名丨警丨察一边拉警戒线的同时,一边劝诫围观群众各回各家。
  毕竟人多吵杂,很影响警员收集线索。
  安置小区嘛,又是大早上的,围观群众多是大爷大妈,警员的劝阻似乎效果不明显。
  不过,围观群众的议论对于灰脸前警探还有老遥而言,倒是小有助益的,两货也不能进警戒线,只能靠话题参与,尽可能的也掌握一些基本情况。
  “大妈,这一楼的怕不是租户吧?”老遥拽住一位老婆子试探着问道。
  “不是的呀…”老婆子情绪略显激动,“那可是我们以前老村长李长根的家业呢,他家出了人物,哪的还看重那几个租金咯…不是的呀,不过老李头过世后,他的后辈不是常来的呀。”
  “李长根…?”易小非听到这个名字,一下情绪就有点小崩了,当即就往围观群众钻去…
  好不容易从围观群众后面蹭了进来,就被拉警戒线的警员挡住了。
  “你干嘛呢?是不是还想越警戒线进来凑热闹吗?”
  一群大妈子老大爷的,这位警员不好说重话,正好来了个相对年轻得多的,警员一脸黑线。

  也是易小非冲动了,都忘了自己是离开原单位都两年多的人了,他刚才确实想要抬起警戒线进现场。
  但是,海棠安置小区属金华分局管辖,接案后率先前来的也是金华分局的刑警。
  何况,即便原单位市局的前同事,就现在灰脸前警探整天天的不修边幅,没怎么打过交道的前同仁还不一定能认出他,就更别说眼前这位小警员老弟了。
  老遥见老非情绪突然躁动起来,他也紧紧的跟在了后面。
  “老弟呀,看不出我兄弟现在情绪激动吗…?里面是他的亲戚,痛失亲人呢,就问你能不能进去…?”
  通常,这种糊弄人的脑力风暴,老遥一般都是张口就来。
  而此时的案发现场,跟老炭的铺面一样,也是卷闸门…
  当下,大门敞开,一眼就瞅见里边暂时没有受害人亲属进场,而门外另一边背对着正在接受询问的一位穿着清洁工作服的大爷应该是报案人。
  丨警丨察是刚进场的,受害人信息肯定还在确认,他们本来就希望能有家属尽快赶来,除了辨认受害人,更需要他们提供各种线索,力求尽快破案。
  果然,一听是被害人家属,这名警员便让易小非进来了。
  但…老遥被隔在外面了,你又不是说你也是受害人亲属。
  再说了,就算你是,也不必要进现场了,这是命案,警队一进现场基本就能认定是他杀的命案,家属进一个就够了,以防破坏凶案现场。
  “请问,你具体跟…受害人是什么关系?”年轻警员也不是菜鸟了,先拦住灰脸前警探盘问。
  “呃……?噢…”
  易小非小迷糊了一下后,一时还真没的说辞,只好说道:“不好意思,我情绪有些失控,能让我先过去看一眼吗?”

  “是他二大爷…”
  尸体横躺在屋内,法医正在检查,老遥也是警校差点毕业的人,虽然隔着有点远看不清相貌,但人体特征还是能瞅个大概出来,他补了一句后,易小非跟着也点了点头,警员便半信半疑说是先去汇报领导。
  得到许可后,才招呼他进屋…
  进屋后,易小非倒吸一口凉气…

  也不是因为受害人的死状有多惨烈,眉心中枪,一击致命。
  不过,可以目见的是,老人额头上伤口的瘀血尚未结痂,却瘀黑异常。
  灰脸前警探不由想到了之前的两个活死人…
  法医正准备取出死者脑颅的弹头,易小非却抢先一步,用手沾了一点尸体上的瘀血…
  “喂,你不能碰…”

  过来准备给他做笔录的一位中年警长反应不慢,顺手顶出手中的询问笔录夹横档过来,却没拦住…
  有些年纪的法医见这货这么不懂事,也上火了:“这么大人了,不懂常识吗?命案被害人的尸体你怎么能随便动手?”
  易小非没有理会,嗅了嗅手上的瘀血,果然有一股稍显轻微的腐臭。
  轻揉后,同样成了瘀黑的渣滓黏糊状。
  刚才灰脸前警长用拇指沾瘀血的同时顺便用小指压了压死者的右腮,已然僵硬。
  加上面部的尸斑以及尸身的冰凉,足以证明,该受害人的死亡时间至少超过了8个小时以上。
  弹孔伤口有焦痕,说明中枪距离极近,甚至是枪口贴面。
  但…很明显,伤口的出血量却大为不足,即便如此,伤口附近的瘀血却没结痂,如果死者是正常的中枪身亡,死亡时间这么长了,不至于会出现这种情况。
  难道是死亡时间在前,枪击在后?
  现场能目见环境是,跟老炭的铺面一样,也是只有整一间的构造,不过这里除了加建了洗卫间外,还隔了厨房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