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谲,实则人心作祟》
第27节

作者: 小幕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苦命的老非呦,内伤最伤…
  他,翘了人生唯一的一堂课。
  至于后续,反正老遥了解到的情况是,这货之前的原单位,那位女同学不管在职位上还是专业技能上也一直压着老非一头。
  所以,不难理解,那件糙汉绿衫就是老非心中的一座大山,需要跨越与征服的大山。
  “不是…”

  易小非想了好一阵,一脸肉疼的反驳:“今天突然看到那件衣服时,我才真正的发现,太特么买的金贵了,十多年前的小一千块呀,她神无可凭什么给翻了出来…?特么穿着还那么合身,老子以后怎么开口问她要回来?”
  “噗……”
  老遥差点又把早餐吐了出来,翻白眼道:“靠,你真是个奇葩,就刚才见到洗涮干净后的神无可大姐那一刹那,连老子都有点小心动的感觉了,怎么到你那,就因为一件破糙汉衫,就只剩心肌梗塞了呢?你丫真特么是凭实力单身…”
  “什么意思?”老非呆目。

  “没什么意思,就是你丫破产了,也一下子死不了。”
  “呃……?”
  老遥撇了撇了老非某部,气急道:“你丫有陈货,能卖到钱,抠搜的缺货。”
  这货说的隐晦难懂,易小非摆了摆手,扯闲篇什么的不想跟他纠缠下去,直接抡起架板,正要跟他一起研究案情时,门口来了一辆黑色小车。

  “易小非,好久不见!”
  当驾驶人提着一袋早餐下车后,正喝水的老遥听到貌似有些许熟悉的女声,一回头…
  “噗…”
  两米之外的这货直接一口水喷了灰脸前警探一脸…
  没错,造访的不是别人,正是当年跟老非撞衫的老…哦不,是女同学。
  罗丹,现在在老非前单位任职局长助理,同时也老刘升任后市局的新一任刑侦队长。

  “刚才在路口问路,那边的早餐店老板托我给带进来的早餐,给…”罗丹把一盒大号装馄饨还有一杯豆奶进屋放在了办公桌上。
  两货都强行在压制着内心的躁动,彼此挤眉弄眼,都希望对方先搭话警花…丹哥。
  罗丹确实也担得起那一届警花的头衔,不动手的话,样貌其实真算得上清秀,平时也带点淡妆,照当下的评分体系,至少75以上,惟一减分项是姐们她的骨架子比较粗条。
  警校里的女同学本来不多嘛。
  尊称她一声丹哥,完全是她在那一届的江湖地位,让大家没办法把她当妹子相处。
  率先叫出来这声名号正好还是在场的…遥哥。
  两货表情交流了半天,也没个结果,灰脸前警探脸都忘了擦,干脆吃上了馄饨…
  这就尴尬了遥哥,他一个透白的玻璃杯里已经没水了,也装不出喝水压惊的从容了。
  左右为难、有点失措时,还好丹哥的注意力全在门店一角的架板上。
  小十分钟后,率先发声最终还是丹哥…
  “老师他老人家说你们俩搭在一起是彼此如虎添翼的搭档,原本我还不信…”丹哥点了点架板,“但是,从昨天案发到现在还没有24小时,你们就已经获取了这么多的线索,果然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尤其是从板面上看,能有这份成果应该是多亏了你的功劳吧,古遥同学。”
  “啊…?哦…呵呵…”
  被丹哥突如其来的点了名,纵使自认行走江湖春风得意的遥哥也倍显局促不安。
  不过,好在是人家先发声,态度上也不是脑海中挥之不去的强势风范,遥哥一下子就有词接话了,他挠了挠脑袋,十分谦卑客气的腆着脸笑道:“老…哦不,丹哥班长,我们也快有十年没见了吧,这样,我先去订个打包,今天必须好好找补找补当年的青春。”
  这货话说的客气,但就是易小非也看出了他要借故抽身。
  其实,以老非的自觉而言,他对丹哥一直抱以敬重的情绪,只是当年在警校的他们一届中,流传着一句话,别人差丹哥太远,必须是高瞻仰慕,只有他老非,死死的被丹哥压在了超短裙下面…
  能不能反向“胯”越…就差一口气的提升。
  当年也是玩笑话,要不也不能带点儿童不宜的隐晦。
  但是,有时候这话吧,别人都这么说,说着说着就是当事人都被说信了。

  关键是,这当中说的最欢实的,还是他老遥这王八蛋。
  其实今天易小非看到那件封存的糙汉绿衫,仅仅只是肉疼它的金贵而已,他压根就没想到丹哥…
  他委屈的是,神…特么无可女侠不能把他的窝占了,连最贵的一件衣服也给夺了去吧。
  从短短的认识可得知,那姐们看上了,很难再要回来的好吧。
  至于老遥,人身中的唯二屈辱,一次简单粗暴直接…情感上被一个不值一提的女人糊弄了,从此他就没相信过爱情了。
  搞不懂,都这样的人设了,他居然把媒婆的事业做得风生水起。

  另一次屈辱,波及的时间长,受挫的情绪面积广泛,估计因为后遗症的影响,此生难愈…
  遥哥的性子吧,有点浪,加之明明是个小白脸的人设,但对于处理异性的交流上,他又十分大男子主义…
  警校四年,最不服丹哥其实是老遥,但又不能正面冲突,他老兄双手双脚还扛不下姐们的一只手啊,没办法…
  于是,他剑走偏锋,只好通过各种技术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的要扒强势女班长的生活黑料。
  生活抹黑嘛,就跟软刀一样,看似不怎么坚硬,但杀伤力足够。
  现在想想,老遥能成技术流,貌似跟那段历练有很大的关系。
  但事实证明,搞技术还是拼不过练拳脚的。
  整整四年,他的尊严一直被丝毫不畏流言蜚语的丹哥碾压于粉拳…呀呸,是铁拳之下。
  一定程度上而言,他之所以跟老非混到了坚不可摧的基情,除了一起睡过一张床外,他是寄予了很大希望在老非身上。
  因为那一届,除了老非,别人再无可能能在毕业前反压丹哥一筹。
  唉…事与愿违吧。
  人生总有一些防不胜防的坎坷,总是在点背的时候盯上你。
  临了警校毕业前的最后一个月份,就是上文那位不值一提的女性朋友的出现,老遥连毕业都差了一丢丢。
  最后,也是她班长连着怒其不争了这货好长一段时间…
  然后,这货自闭了。
  彼时,出了事的老遥对老非也产生了一些小影响,警校毕业,他本来卯着一股冲劲想要突破一下的,然最终还是以…二的成绩的出道。
  丹哥还是优秀了那么一丢丢。
  当下,老非暗自鄙视老遥,这损色还敢当着丹哥的面提及青春?他也不想想,四年的受尽委屈,那玩意还是你能找补得回的?
  对于老遥的貌似盛情,丹哥眨了眨眼,浅笑道:“小遥同学还是跟以前一样,一如既往的…热情。不过…抱歉,今天我可不是来叙旧的。”
  “哦…是为了案子吧,那你跟老非你们好好交流,相对于你们两位大佬,我这么些年一来毕竟是你们系统之外混生活的人,专业早就荒废了,就不耽误你们了。失陪…”老遥就跟脚底扎了刺一样,一心想要外溜。
  “等等…”丹哥挡在老遥的面前,“我今天主要是来找你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