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莫测的诡异世界》
第18节

作者: 李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梳妆台是母亲过生日的时候,父亲送给她的。
  租的房子被退了之后,由于没有地方长期寄存东西,所以,母亲用的梳妆台,是李木留下来为数不多的东西。
  小时候家里穷,一块巴掌大的镜子母亲用了二十年,说什么也不肯买块大的,可哪个女人又不爱美呢,不肯换,只是舍不得花钱罢了。
  看到这个梳妆台,李木好像能感受到母亲在他身边,一刻也不曾远离。
  将手机放在梳妆台,录音功能已经打开。
  右手紧握水果刀,左手将小储藏间的灯关掉,在关灯的那一刻,李木闭了眼睛,开始回忆高时期同学的名字,按照任务要求,他小声默念:

  “杨伟、李军、王勇、刘洋……”
  念着念着。
  他发现自己嘴里面发不出声音了,只有嘴巴在动,没有声音出来。
  以为是自己太紧张,导致声音小了,把嘴巴张大一些,可嘴里还是发不出声音,他像是一下子变成了哑巴。
  紧接着。

  李木发现眼前的场景变了,不再是黑暗,而是在公交车里面。
  他站在公交车,看见自己身的衣服已经换了,穿的是印有“蓉城一”四个字的校服,身后背着一个蓝色的书包,右手里面握的也不是水果刀,而是一张有着卡哇伊小白兔贴纸的公交卡。
  低着头,脑海也闪现出一些画面,似乎是争吵。
  “妈,我想转校。”
  “读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转校?”

  “我,我是想转校。”
  “是不是在学校犯错误了?打架?早恋?”
  “没有。”
  “没有那为什么要转校,我可告诉你,为了你当初读书的事情,我和你爸到处求人,陪尽笑脸,看尽脸色,你给我好好读,别东想西想的。”
  “那,那我不住校了。”
  “不住校怎么行?当初进学校的时候,住校费一交是三年,为了给你凑这笔住校费,你爸到处借钱,他眼睛患了白内障早该做手术了,可为了你读书,硬是拖着啊,你咋这么不懂事!”

  “妈!寝室的同学们欺负我。”
  “欺负你那也是你不会为人处世!为什么她们不欺负别人,偏偏欺负你?还是你自身的问题!”
  很伤心。
  很委屈。
  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
  给父母说过很多次想转校和被同学欺负的事情,可他们除了不准和责骂,再也没有其他。
  突然有人踩了一下李木的脚,那个人连忙道歉。
  声音竟然跟他的一模一样。
  踩脚?
  道歉?
  李木忽然发现自己好像变成了被他在公交车,一不小心踩到脚的女高生。
  想要抬头,看看道歉的人是不是他自己。
  应证一下心里面所想。
  可头怎么都抬不起来,身体完全不受控制。
  脚很痛,心里面更痛,眼泪止不住地掉下来。
  公交车停了,语音播报到了“蓉城一”站,李木的身体不由自主地下了车。

  刚刚走到学校女生宿舍楼下,围来七个女生。
  “哟,这不是我们班的学霸吗?老师天天夸奖的人呐。”
  “是啊,听说隔壁班好几个帅哥都给你写情书,是不是?把情书拿出来我们读读?”
  “你可真是了不起啊,学习又好,长得又漂亮,咋什么好事都被你一个人全占了,呸!”
  “呵呵,今天穿了一双新鞋子,好白哦,好想踩几脚。”
  噼里啪啦!
  七八只脚都是踩在了过来,一双特步牌子的白色运动鞋,瞬间变得脏不可言。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却没有人过来管管这些校园恶霸。
  撕啦!
  更过分的是,
  下身穿着的裙摆被其一个女生撕破了,露出了白色的內裤。

  身体被推搡着跌倒在地。
  七个女生都是得意地狂笑起来,过路围观的男女同学也都是指指点点地议论,眼神里面充满了嘲笑和奚落。
  被坏学生嫉妒容貌和学习成绩。
  因此遭受欺凌和校园暴力,这似乎是很多学校都会发生的事情。
  李木在读书的时候也经历过,但他都是选择用拳头捍卫尊严。
  因为这些坏学生给人造成的身心伤害,往往是一辈子的,不狠狠地教训,不让他们感受一下被欺凌的滋味儿,他们是不会放过你的。
  “啊!”
  在李木怒不可止,想要反抗,想要站起来打这些校园恶霸耳光的时候,他发现身体不受控制,崩溃地大叫了一声,推开其一名女生跑进了宿舍大楼。

  天天被欺凌。
  天天被嘲笑。
  那种身心的折磨,让人痛苦不堪。
  老师不管,因为这些坏学生家里不是有钱是有势,不然坏学生哪敢这般狠毒与嚣张。
  父母又不理解,出言只有责骂和训斥,连最基本的沟通都不能给予。
  人生除了黑暗还是黑暗。
  没有一点希望。
  没有一点光明。
  死!
  好像是唯一的解脱。
  李木发现他的身体冲进了一间女生宿舍,寝室里面空无一人,因为刚才在楼下欺凌她的那七个女生,是室友。
  所以,刚才那种侮辱人格的身心折磨,每分每秒都在发生。
  伤心欲绝。
  委屈到死。
  左手将两根废弃鞋子的鞋带捆在一起,右手拎着木凳,走进了宿舍的厕所,将绳子拴在厕所下水道的管子。
  打死结,留头套进去的圈。

  自杀!
  李木想起来了,潘阳回来说,隔壁蓉城一有个女高生在宿舍厕所自杀了!
  难道是他回教育学院时,在公交车踩到人家脚的那个女高生吗?
  可是……下午来奶茶店的时候,又在公交车碰到了那个女高生了啊……
  嘭咚!

  脚下的凳子倒了,脖子被勒紧,身体被吊在了半空,窒息的感觉瞬间来袭。
  双手在空乱抓,双脚在空乱蹬。
  有统计表明,窒息是让人最痛苦的死法,凡是窒息而死的人,双眼暴突,有的眼珠子都直接爆裂喷浆,舌头伸长,五官扭曲,双手成爪,双脚绷直,脚尖直立向下,全身的血液和细胞都紧绷,犹如僵尸。
  李木感觉到自己无法呼吸了,他想到了第一个任务时,经历跳楼的死亡感觉。

  “冷静!冷静!这只是一种幻象,跟次跳楼一样,不是真的,算是感觉再怎么真实,也都只是幻象而已!挺过去这半个小时没事了!”李木在心里一个劲儿地自我开导。
  但他不知道。
  坐在梳妆镜前面的他,紧闭双眼,脸色发紫,嘴唇变黑,额头青筋暴起,一只从镜子里面伸出来的女人手,正在死死地掐住他的喉咙,恨不得把他的脖子扭断。
  无法呼吸的感觉,会让人变得难受和暴躁。
  感冒时候鼻塞,呼吸不畅的情况,想必人人都体会过,那种情况已经足以让人崩溃。
  更何况是窒息!
  李木眼前的场景还在女生宿舍的厕所,绳子勒在他的脖子,他拼命地想要挣脱,却来不及了。
  呼吸越来越困难,脸色愈发地惨白,喉骨都感觉已经碎了,意识逐渐地模糊。
  “不对,怎么感觉这不是幻象,而是我真的要死了?”
  可怕的感觉。

  死亡的恐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