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谲,实则人心作祟》
第11节

作者: 小幕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滚…”易小非一脸嫌弃,直截了当吼开一脸春风的这货。
  既然老道士都不在,易小非启动车子后,亮了左手的咬痕给遥总看了一眼:“以你现在的水平,这道伤口能不能看出点毛病?”
  “哎呦…我去,连印痕都挂上了?这尼玛比生辰八字还管用…”遥总一把抓起老友的手臂,说话就开始算卦了,端详一眼,惊喜道,“这是位年纪正合适的小姐姐呀,等等哈…我记一下你的生辰八字,你别提醒,我能记起的…”
  “靠…”见这货没有正行,抽回手臂准备开车先回名都花园再说。不过这货一眼看出是位适龄小姐姐的齿痕还是挺意外的,当年在警校时,这方面的知识从来都是他的短板。
  “我去!不对呀,老非…”车刚出教堂没多远,这货在后车厢捣鼓一阵后突然一声惊唤,吓了易小非一跳。

  “终于也觉得不对劲了?”易小非很认真的问道。
  “岂止呀…”遥总也一本正经说道,“孽缘…孽缘呀!鉴于对方小姐姐的八字哥们还不知道详情,根据你的面相,极有可能你俩八字不合还特么命理相冲,姑娘有点克你呀,不瞒你说,以哥们的目前的实力,帮你们化解此劫有难度。”
  “……”易小非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嘴里的烟也掉在裤兜,给他惊得慌忙不已,连连抓起扔出了车窗。
  嘛蛋,这货还特么过不去了?

  “这么深的齿印尼玛看不出不应该是个正常女人一嘴能咬出来的口子吗?”易小非暴起朝后车厢吼道。
  “知道呀,以你的皮糙肉厚外加抵抗力,就算是白给一条恶狗咬也咬不出这份口齿,不然你也不会来找我出马不是吗?”遥总不以为然。
  “那麻烦你能不能暂时收了你的神通,别犯你当下的职业习惯了,我们好好说正事,可否?”易小非是真上火了,继续吼道,“还有,能不能有点眼力劲,我一直没有处理这么深的伤口是想给老道士看看能不能看出点端倪,现在他人不在,你又看不出其它的毛病,就该先给我消消毒好吗,你这车上又不是没有备用医疗箱。”
  “喔…这倒是应该的,抱歉,忘了这茬。”
  古遥麻利地用纱布弄好药水后,递给了前座的易小非…
  易小非顺手缠好后,问道:“李明…还记得吗?”
  “李明?”
  “呃…”
  古遥琢磨了一下,摇头道:“抱歉,你说个这么普通名字一时间我脑子里闪过十多个人影,其中还有两位大姐正好也是叫李明,都是我的vip客户,一位还是利合集团的女老总,离城最年轻的女富豪,回头介绍给你认识…。”

  “两年前…”这货又要喋喋不休扯远了,易小非直接打断道,“城北丰泰区那栋烂尾楼的负二层,三个跟买假毕业证的学渣当中应该是联系人的那一位,当时,老道士后来进场,看着被一团黑雾吸进柱子的小年轻。”
  “我靠…是那货?”遥总终于正经起来,惊道,“久别重逢呀,有趣了,快说说刚才你到底遇到了一些什么东西。”
  如果是讲述刚才的经过,只言片语便可。
  但直到当下,易小非再回想时,他抓方向盘的手还能冒冷汗。
  当时,一开始还以为那位想要轻生的女人她迷茫的双目是看着楼底下,但确实不是,她一直是发愣的紧盯着楼下18层也就是女主播她家窗外的空调外机…
  而易小非正是顺着她的目光在18层的外机上看到了李明模糊的影子。
  确切点说,是满头鲜血只有上半截身子的成像,绝非实实在在的人,就像是投影一类的成像而已。
  空调外机上也有一滩血迹在往下淌着…
  当时给易小非的感觉就好像是李明那货从高空砸在18层的空调外机上,极度血腥、恐怖…
  因为,小年轻他没了下半身。
  19层的女子纵身下坠后,虽然被易小非拦腰抱住了,但小一米开外,李明那货半截身子的成像似乎根本不在乎他的存在,只是一味的向女子招着血手,血肉模糊的脸上挂着一副似笑似怨的狰狞,十分恶心。
  要不然,易小非也不至于抽空从工具包里摸出一颗螺帽贴墙砸了过去,毕竟当时楼下那么多人,十几楼的高层一颗螺帽下坠真要砸着人了,后果也是不堪设想。
  不过,能确定那个螺帽绝对是碰到了某样肉眼看不出的实物,因为螺帽砸向李明那个成像后明显改变了运行轨迹,要不然也不会那么凑巧的掉在16楼那个油腻男的手机上。
  而被螺帽砸了一下后,李明血腥的成像立马消散了,包括空调外机的血迹…
  “我去…这么说来,那19层的小姐姐绝非是简单的跳楼自杀事件咯。”听了易小非的讲述后,古遥总结道。
  “你…能不能不灌水词?这不是废话嘛?”易小非直接把刚刚好不容易爬到副驾驶的古遥随手一扔又给扔回了后车厢。
  “我刚才来的路上拜托别人查了一下那个女人的个人信息,但很奇怪的是,我能借助的关系当中,相关渠道只能查到她名都花园那处房产登记的户主是个叫云若的女性,其它的信息根本就不值得的推敲,包括有效证件的号码。”
  “不是吧,凭你老非在市局的人气,查个人还查出这等憋屈了?”
  古遥同仇敌忾,这次不再多话了,立马上手敲击他后车厢的黑科技设备。
  几分钟后,遥总一脸黑线将连接着设备的手机举到易小非面前晃了一下…
  最后的结果是:
  ——查无此人!
  易小非当然知道这是这货还没下重本的查询。
  “嚯嚯…有趣了!”遥总倒一点也不觉得失望,反而有了些许小亢奋,探头问易小非,“要不哥们来个深度刨祖坟大礼包?”
  “先不急吧,如果连你的常规渠道都一无所获的话,已经能确定那个女人的真实身份必然达到了某个层次,再说你的所谓深度不就是去翻几个相关部门电子档案的防火墙吗,不到必要时刻,我们还是循规循矩好点,而且你翻墙也不是一时半刻能搞定的事,还是先去现场吧。”
  “我去…你丫都改行去修空调了怎么还跟在原单位上班一样,循规循矩…?切!不是哥们批评你,你说哥们在警校没混到毕业证不争气就算了,你丫当年多好的一棵苗子啊,现在还阴沟里翻船了。哥们这辈子念想不多,就想着万一有一天自个儿失策的情况下,难免不被有关部门招呼了去,毕竟良民他也有被碰瓷的时候是吧…当然,接受法律制裁是必须的,但部门有人不失原则的关照一下,至少能招呼一声让狱警打饭的时候多给一片咸蛋吧。现在呢?…尼玛浩浩荡荡去个惩奸除恶都只能是个人行径……?还要循规循矩,特么要是壮烈牺牲了怕是连英勇公民都评不上。阿西吧,你个瘟货,让我脑阔疼!”

  易小非:“……”

  一路上,遥总唠唠叨叨没个停,硬生生逼得易小非回名都花园的驾驶用时上居然比刚才的的士师傅还省了足足几分钟。
  以前,追捕罪犯都没有这么跑在时间的前面过。
  再回到名都花园二期三栋的楼下,两人刚下车,一波保安兄弟就围了上来,而不远处,易小非的破电驴已经被人掀翻在地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