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谲,实则人心作祟》
第10节

作者: 小幕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易小非鄙视着古遥,却正好让端茶进来的金发美女在门口听到了这一句,有点尴尬,毕竟老板现在的身份跟名气无论从哪个方面都不合适自己听闻到当年他居然犯过神父不能轻易饶恕的罪恶。
  金发美女虽说也是神父以及老板的忠实信徒,但从一个助理的职业担当考虑,她当机立断把迈进屋的一只脚撤了回去,故作什么都没听到的表情,重新敲了敲办公室的门,请示道:“遥总,茶到了。”
  “嗯…”遥总彷若无事扬手示意金发美女将茶端给老基友。

  见金发美女有意识的想关了办公室的门,便笑着对她说道:“瑞莎,门不用关,没事,都是熟人,这样,既然正好说到了当年的老季头,那我就将他老人家的一句毕业赠言转述给你吧。”
  遥总将几块钱的那包、早已皱巴巴的空烟盒放在好烟烟盒的旁边摆着,问道:“这两盒烟你都熟悉吧?”
  “是的,老板。”金发美女一边拿出纸、笔准备记下重点的同时点头确认。
  “那个老头他说,一个人从几块钱的一包烟换到一包几十块的烟太轻松了,轻松到不过是换一口呼吸而已,但从几十块的烟换回几块的钱呢?”

  顿了一下,遥总继续转述着老头的话,并强调上文的答案:“难!很难!”
  “……”金发美女瑞莎盯着桌上的两个烟盒似懂非懂的点了一下头,毕竟价格摆在那。
  遥总也看了一眼桌上的烟盒,举起平民烟的烟盒接着道:“尤其是顺嘴了之后,抽惯了好烟再回去捡起便宜的烟,格外多了一层腻味,感觉抽的都不是香烟了,这确实是价格差异上需要体现的差别,即便它们的成本相差几何,就算非专业人士的你们也多少知晓一二…可为何很多人纵使是人生遇挫,家道中落都很难回头捡起这包几块的烟了呢?个中道理自己去体会,肤浅的一个举例权当告诫你们穿上正式警服后,能做到不舍弃这盒几块钱的烟,要知道它陪伴你们的是你们人生当中最为重要的成长岁月。”

  古遥一字不差的将老季头的话复述了一遍后,掏出一串钥匙交给了瑞莎…
  “以后,这里全权交给你打理,遥哥我这几年天天好烟好酒都快把人养萎靡了,该是去重拾我的那股劲道了。”
  说罢,又冲易小非晃了晃脑袋,说:“走吧,哥们的交接就是这么简单粗暴,没耽误你的事吧。”

  易小非:“……”
  很快,两人到了教堂后面的停车坪,易小非摸出他的平民烟递了一根给遥总,他反正一直是两包烟揣身上,好点的那包用于待客。
  而这下,遥总没接他的烟,却摸出刚才临出门时不忘带出来的那包顶价好烟,意味深长的笑道:“这包开了,不抽完浪费…”
  “靠…”易小非猛地醒目,一脚踹在这货屁股上,“你刚才的迂回婉转,老子还以为你在卖弄不忘初心的感悟呢,原来你特么重点只是向那外国老妹透露你警界的关系,意思就是明示她你也是有官方背景的货,不替你好好管着这教堂的业务后果很严重?”
  “我去…这人还没走远呢,小点声,我的哥。”古遥赶紧拉着易小非钻进了一辆外表看着很是…具有厚重年代感的面包车。

  这辆车易小非太熟了,一辆足可以称之是古遥身家老底的改装车,很多时候,易小非看重车上的设备甚至远高于古遥的人品。
  简单言之,这辆改装面包车就是一辆警方作业时的移动指挥车,但除了外壳,里面的黑科技远胜于当下警方用的最新设备。
  当年易小非好几次动过警方征用的念头,这货以死相逼倒不怕,但他说要断了彼此债务往来算是被他掐住了七寸。
  “大哥你稳着点情绪行不,这里的业务要是停了运作,我真跟你混,吃西北风呀,光靠你每天挂几台空调赚的那几个血汗钱?”上了车,遥总便指着车外的教堂开始数落易小非,“就我这车上的设备,每个月都需要更新大数据,开销得多少你难道心里没点数?不说我的开支,阿高呢,他的案子一直没有侦破,但他却是以特情的身份牺牲的,到如今都不能公开真实身份,连抚恤金都只能先攒在你们单位…哦,是前单位。当然,我也知道,这些年你每年就没断过给他老家打钱过去,不止阿高,还有好些老兄弟呢…要不然,你不至于经常连充值个地铁卡也找我张口。所以咯,替天行道义不容辞,但得能先吃饱饭吧。刚才的那个瑞莎哥们很信任她,不忘初心她能做到,只是你想呀,我里面也有十来号员工吧,我怎么能保证每个人都是善茬呢?”

  也是,毕竟教堂里的运作小有规模了,看着人挺多的里面,刚才易小非都想着要关了办公室的门,不然也不好跟他说今天诡异的事,人多眼杂传出去不好。
  原来这货敞开门喊话还不是针对金发美女一个人…到底是行商的人啊,有套路。
  上了车,易小非将遥总赶到后车厢,他坐上驾驶座后,也没急着启动车子,问:“老道士呢?”

  遥总果然心疼他车上的设备,到了后车厢,先是赶紧把手里的烟掐了,随口回道:“那老头进了你们系统的第一招待所了。”
  “不是吧…?”易小非有点小惊讶,“他犯什么事呢?还进了第一看守所?”
  “他自己去找茬被关进里面的,至于具体操作我也不清楚,但我了解的情况是就算是这会儿估计你们招待所外边都蹲着一大票人等他出来想要当街砍了他。”
  “呃…?”易小非有点难理解了。
  “哎,你知道的,当年我混的圈子里面的那批人,十恶不赦说不上,但作奸犯科那基本上都沾着了,手法也隐晦,连你们原单位有时拿那帮人都无解,那时候老头教了我几招混饭吃的活后,他的名声便在圈子里传开了,那帮人你也懂的,关于玄系风,不说老头还有点真材实料,就算光会打嘴炮,只要是一套一套能掰扯全乎的都有人供着。所以,那一两月老头真的是被人拿刀架脖子上逼着给一拨又一拨的人指点迷津…结果嘛,老头反正自诩是为了正道,给那帮货算命一个不漏的算进了你们原单位的几个直属招待所里面去了,还好哥们机敏,看准了不对头后提前跟他撇清了关系,不然,估计早该被乱刀砍死了。”

  “然后…你就往神棍方面的发展呢?”易小非问道。
  “也是逼不得已好吧,之前那个圈子哥们肯定不能再回去了吧,再弄假毕业证又避不开那帮货,没办法只能利用老头教我的几招学以致用混生活,一开始也是支路边摊给人算命…靠,没业务不说,还特么被不少人戳脊梁骨讽刺,说哥们这么年轻力壮就出来装神弄鬼糊弄人了。幸亏那时候碰到瑞莎问路,哥们掐指一算,心生一计就想着中西结合,同样是算命,用神棍的外衣包装一下,算的时候加点洋玩意…我靠,效果出人意料的好,你刚才也看到了,外面的人都在排着队是吧。呵呵,哥们这早就产业化一条龙服务了,尤其是姻缘方面的运势,黄金业务。怎样,抽空哥们帮你补一卦,算算你的佳人何方?八五折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