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谲,实则人心作祟》
第9节

作者: 小幕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冥血!地府体质果然非同一般。”
  呕血的是,老道士置之李明如蚍蜉,却如探视珍宝一样打量着易小非,两眼发光。
  “诶…!”易小非的心情很是沉重,作为一名昨天还是在职的执法者,他深知见死不救也只能从道义上鄙视老头。

  况且,以老道士的玄乎,怕是想拿他怎么样也做不到。
  “古遥,我们先把这两个小哥送到医院吧。”
  什么冥血,什么地府体质的易小非没有情绪跟老头深入交流,地上的两个小年轻还血流不止,打120过来他都觉得耽误时间,而以他对神秘装男子的了解,像当下场合的交易,这货外面肯定备了交通工具。
  “如此,你是不肯拜于老夫门下?”老头又挡在了易小非跟前。
  “必然!”易小非坚定说道,“老大爷,救人要紧。”
  “是吗?”老道士稍有遗憾,“那便罢了…”
  转而,他问古遥:“你呢?可有兴趣?”

  易小非、古遥:“……”
  丫的,这么轻巧?这么…随心而为吗?
  易小非甚至觉得…就算自己肯定不能答应,但好歹老道士该强求一下嘛。
  莫名还有点小失落的感觉。
  反观古遥,虽说是退而求其次有点委屈,但这货却把老道士刚才的手段看在眼里,缓了缓压抑的情绪后稍作思虑,随即意味深长的说:“前辈…老早的时候就听说点石成金是道家高人最基本的技能,不知…您老能不能现一现神通?”
  “呵呵,点石成金乃是正道神通,自古用之救济贫苦,如今却腐化成了孜孜不倦的贪念,不可为,不可为….”老道士摇头一笑,转身走人。
  诡异的是,老头明明说了不可为,但他前脚一走,后脚立马一张百元大钞的软妹币出现在地上,一步一百。
  能断定老头没有在撒钱的前提下,他老人家确实在玩乎一手点石成金的高能。
  不说当下环境有几道光线,纵是黑灯瞎火,一沓软妹币过手,古遥也能毫无偏差的辨别真伪。
  地上的百元大钞真丫的是实打实的真钞。
  “非哥…哥们突然记起还有个赶趟的业务必须去弄好,告辞先。”

  说着,古遥差点没笑出声,直追老道士而去…
  易小非还想拉他一下,但是这货脚下生风,连衣角都没碰到就不见了人影。
  不时,这货还扔了一串车钥匙给他。
  “……”
  灰暗的光线下,可见优秀警员一脸黑线。

  事后,易小非向局里汇报了李明失踪一事,他作为第一见证人同时也是报案人,身为警务人员却一番玄系说辞…
  加之,之前他莫名遭中被人放倒后又被灌酒灌到烂醉如泥给扔到了人民广场撒了一夜的酒疯,他最后的姿势是趴在人民广场那尊女性人体雕像脚上吐了一地,警官证还散在一边供市民围观…
  差点一举成为网红的同时,却一点有用的线索没有查到。更糙蛋的是,当时他的体检报告出来后,基本能排除了那晚的遭中他有受到外力创伤的可能。
  由此,外人看来,他当晚明摆着是自己买醉。
  本来人民广场撒疯的事他就该背个重罚,这下倒好,又多了一个玄系的李明失踪案。

  易小非被以精神不堪重负为由让局里强行放了长假。
  如今,两年有余。
  老教堂里面该有的古色古香跟典雅不缺,但只有一隅。
  至于另一番景象,跟一些大集团的办公场所没什么差别,只不过这里的员工都是牧师服装扮,还有就是这里的装饰风格偏古而已。
  而古遥从教堂里面穿过时,里面的人都对他毕恭毕敬,遥总、遥总的叫的挺顺口。
  看样子,就算是置身神棍行业,他也做成了产业化。
  金发美女一看遥总对眼前灰头土脸、甚至手上还带血的来访者的态度与以往截然不同,纵是有些本能的不待见,却丝毫不露于言表,一口流利的国语请示道:“遥总,是用您典藏的那盒黑茶招待这位贵宾吧?”
  “不、不、不…”古遥摆了摆手,“就用茶水间那罐最不起眼的老茶,我平时喝的那一罐。”

  “哦,是吗…?”金发美女大吃一惊,不由再打量了一眼眼前的来访者,作为老板赏识的助理,她太知道那罐仅以从外盒看普通到其他员工从来都是不屑一顾的茶叶其实才是这座教堂里面最贵重的物品。
  “老板,马上!”不敢怠慢,金发美女灵巧的疾步去了茶水间。
  老基友的套路易小非何尝不了解,这货通常善于把他在意的东西弄的毫不起眼,甚至是用败絮其表的外衣掩饰一下,用他的话说,越是好的东西越是不能太惹眼,否则容易遭人觊觎,防不胜防。
  当下想想,从认识这货开始,看似大大咧咧,却真没遗失过什么东西。
  而自己当年在警校的时候,作为一个精致型小学男,贵重物品就不多想了,比如手机,想多了都是泪。

  私人物品像袜子啊、鞋子啊什么的也不提了。
  但…
  特么那几年确实连丨内丨裤都被人顺走过好几条。
  而他遥哥,明明当年用的是一个最新款的高端手机,但他花十块钱在某地摊给套了一个老式过时的砖头机外壳,还故意把屏幕弄出几条裂痕后,一打电话经常就是扯着嗓子在吼,反正最多的一句就是“说什么呢,手机质量不行信号不好,再说一遍。”
  之后,他的手机有几次扔在宿舍走廊的外护墙上都没人多看一眼。
  易小非默默点了点头表示服气后,跟着这货进了他的办公室。

  尺寸超大的办公桌上最显眼的位置是一盒市面上最高价位的好烟,但遥总却是从抽屉里摸出了一包当下市场价探底的烟。
  不过,他摸出软装的烟盒鼓捣了一阵却发现里面只有一根了,于是他先点燃,一口吸了三分之一后才把剩下的半截递给易小非。
  易小非没有嫌弃,警校四年他们基本都是这个抽法,那时候同寝的是三货…
  他、古遥…还一位是阿狗。

  阿狗年纪最小却是身杆最高,正好又是姓高,本来开始一直叫阿高的,口音有时候不顺,叫着叫着就叫成了阿狗…
  犹记得,三货一到月底最后几天都像是约好了一样基本同时步入破产阶段…
  如果三货最后还能从手指缝里挤出一块钱,他们去宿舍楼下面的小卖部绝对不会买面包充饥,因为一块钱只能买一个面包,一人一口都不够塞牙缝,但却能买四根烟,一人一根还能多出一根分着轮流抽一口。
  易小非脑海突然浮现出警校时的阿狗…
  那位警校还没来得及毕业就被选中出特情而殉职的老友…
  他一口将烟又吸了半截后走到窗旁,将烟立稳在窗台,看着随风燃尽…

  “非哥,不是哥们矫情,正好只剩一根烟了,习惯了…”
  古遥望了一眼窗外,情绪倒也还平稳,偷瞄了一眼老非,反正这货面相上看永远都是云淡风轻,随口又说道:“不过说实话,从警校出来后还真只有那身学员警服跟那一口劲道舍不下。”
  “那你当年去老季头办公室偷烟怎么专挑好的偷呢?明知道他好烟其实不多,还是老头用来应付一些场面活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