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苗寨,所谓蛊》
第209节

作者: 我姓李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等我说话,蓓蓓把脸凑过来,接着说:“其实这一带除了服装和巫蛊之术外,还有一种非常有名的东西,你知道是什么嘛?”
  看她一脸神秘兮兮的样,我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你听过湘西赶尸人嘛?”
  我点了点头,回道:“去年看过一本恐怖小说,就是介绍湘西赶尸人的——不过我觉得书中所写的都是杜撰的吧?
  蓓蓓摇了摇头,突然转移了话题:“咱们去喝点苗族特有的‘禾儿秀’吧!”
  我没听明白,忙问:“喝啥东西?”
  “这是苗语,就是一种酸汤,这种汤是用青菜、萝卜叶、白菜、洗净煮熟,再加上少许特制酸水熬制成的,可以开胃助食,还能解渴提神。”说着她指了指一旁的一家店,上面写着三个大字“禾儿秀”。
  俩人找了个角落坐下,她朝着我靠了靠,小声说:“我给你讲讲湘西赶尸吧!其实真正的湘西赶尸,比小说中的更加可怕,而且和我们这次来的事情有关!”
  “啥?咱们不是……不是去一个生苗寨嘛!怎么又扯上赶尸啦?”
  蓓蓓压低声音说:“很多事,爷爷可能瞒了你们,其实赶尸术和蛊术是一回事,确切说过赶尸术是蛊术的一种。”
  蓓蓓的讲述十分散乱,我整理如下:
  苗族的巫术属于楚巫文化!苗族的巫术分黑和白两种。
  “湘西赶尸”术是一种是巫楚文化的一种,属于白巫术,也是流行在湘西一带的一种神秘传说,著名苗族作家沈从文在他的一篇文章里写道:“经过辰州(今沅陵),那地方出辰砂,且有人会赶尸。若眼福好,必有机会看到一群死尸在公路上行走,汽车近身时,还知道避让在路旁,完全同活人一样。”
  湘西的赶尸湘西的赶尸,到现在也没人能指出它的真实情况来,据有赶尸奇俗的湘西沅陵、泸溪、辰奚、叙浦四县人士说:赶尸是不给人看的,赶尸是昼伏夜行的,三更半夜谁敢出去看会走的死人呢?
  不过,据开旅店的人说:死人决不是用人背着走,却是死人自己像是麻雀似的跳着走,因为赶尸的要住旅店,所以他们比较清楚,确是三五具尸体只有一个人赶。

  据当地人一致的说法:赶尸的人是一个身穿道袍的法师,无论尸体数量有多少,都由他一人赶。
  论其实际形式,说“赶”尸不如说“领”,因为这法师不在尸后,而在尸前带路,一面走一面敲锣,使夜行人避开,有狗的人家把狗关起来。尸体在一个以上时,即用草绳把他们联系起来,每隔六七尺一个。
  夜里行走时,尸体都带着高筒毡帽,额上压着几张画着符的黄纸,垂在脸上。做着赶尸者生意的旅店,一年到头不关大门,白天是当然不关的,夜里也不关。
  因为两扇大门板后面,是尸体停歇之处。赶尸匠赶着尸体,天亮前就达到“死尸店”,夜晚悄然离去。尸体都在门板后面整齐地倚墙而立。遇上大雨天不好走,就在店里停上几天几夜。
  关于湘西赶尸之谜,蓓蓓并非谣传。
  清代中期,这种技术的出现,是用于把客死四川的湖南移民的尸体运送回家乡。
  尸体在最开始的运送过程中,是走的水路,并不需要“赶”。
  但三峡这一段,水流湍急,旋涡暗礁密布,船只往往沉没。清代曾经有人在北京作官,闲时买书,必得是一式三本。
  待到年老书多,告老还乡之时,入川走的是水路,图书文籍,分装三船运回。最后还算幸运,沉没两船,还剩船复本。
  从下游往上游走,逆水行舟并不快捷,尚且要沉底,蜀道之难可见一斑了。所以行船放排,在长江中最是风险,要搭上身家性命的,古人又迷信,绝不愿意搭载死人走在险江之上,“赶尸”这个职业于是就产生了。
  在赶尸人的专业术语中,并没有“死尸”或“死人”的称谓,死人称为“喜神”(死人的谐音),每次赶尸,必须有两具以上的尸体,不然就不叫赶,叫“背”,找一个胆大的把死人背回去就得了。
  待到有了两具以上的尸体,到了傍晚,“先生”就开始作法了。设坛、点香,烧纸,对尸体如此这般的处理一下,便开始出发。
  他每摇一下铃,手上绳子一紧,尸队就向前走一步——慢慢的。他们走的都是人迹罕至的荒野小径,“先生”算好了路程,待到差不多要天亮了的时候,总能找到一个专为赶尸人服务的小旅店,打尖休息。
  至于那几个死人,也有停放的地方——这些小旅店无一例外向内开挺的、厚重、上黑漆的木质大门。这门背后,就是尸体站的地方。
  湘西一带有忌讳小孩到门背后玩的习俗,应该就是源于此事。
  听蓓蓓讲到这里,我突然想到香港林正英的僵尸片,电影中道士用铃铛和道符控制尸体的方法,简直和蓓蓓描述的湘西赶尸人的赶尸术一模一样,估计是“借鉴”的吧!
  老板娘笑着端上两碗酸汤,我喝了一口后,酸的浑身打了个哆嗦。
  “蓓蓓,你这讲了一大堆,其实和我在小说中看到的差不多啊!我也没讲明白那尸体为什么会跟着赶尸人前进。”
  蓓蓓又是微微一笑,朝了勾了勾手,我忙把头靠了过去。
  “小邪,我刚才不是说了嘛?赶尸术其实是巫蛊邪术的一种,其实所谓的赶尸术就是用一种尸蛊控制尸体。”她看了看两旁没有人,又压低嗓子接着说,“其实我爷爷就是湘西赶尸人的后代,他来这里是想找一件东西!”
  我一口酸汤差点噎着。
  “啥?你爷爷是赶尸人的后代?可他说……说自己的父亲和爷爷都是苗医——原来是骗我们啊!”
  蓓蓓的话让我觉得诧异,一是“赶尸人”三个字太过骇人,而且老苏就是赶尸人后代,更因为这话是由蓓蓓——老苏的亲孙女说出来的,就算这事是真的,现在也属“家族机密”,咋有这么揭露自己爷爷秘密的呢?
  “小邪兄弟,你有所不知,在我们苗人里,蛊术和医术是不分家的,所以苗医也都是蛊师,赶尸术是蛊术的一种,所以苗医也可能是赶尸人。”
  说实话,这话我基本能懂,只是觉得奇怪——所谓的湘西赶尸人就算真的存在,也早已被写进厚厚的历史书中,但名字上一定布满了层层的尘埃。
  寻思了半分钟,我才恍然道:“你说你爷爷是湘西赶尸人的后代——那么……那么你岂不也是……”

  蓓蓓喊来店老板,又要了一杯酸菜汤,笑着说:“你这么说也对,但爷爷小时候是在深山中的苗族老家长大的,几十岁后才离开寨子的,我却从小生活在城市里,准确说算不得真正的赶尸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