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苗寨,所谓蛊》
第206节

作者: 我姓李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先是看了看我,估计只能看到个轮廓,然后缓缓地把嘴凑了过来,亲了我一下。
  这一下如同点燃了一万斤的火药,把我最后的忍耐炸得粉碎。
  妈的!爱咋哩咋哩吧!
  我伸手就扯下了王阡陌的小内,令我欣喜的是,这次她竟然没有反抗。
  我的亲娘四舅奶,这是什么情况?

  “小邪,今晚你想干啥就干啥,我……我已经准备好了……”
  不得不承认,这话犹如“加油!加油!加油!”那我还客气啥呢?
  我更是来劲了,又把自己身上的衣服扔到了一旁。
  “小邪……我……我有些紧张——疼么?会?”

  我笑了笑:“应该——也许——可能……嗨!女人嘛!都会经历这件事——我加倍小心就是了。”
  我双手紧紧地扣住王阡陌的双手,双腿用力地撑开她的双腿,像是雨点般乱亲的一番,觉得时机差不多了,忽然长枪一停。
  “啊!”
  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人生许多美好的时刻就那么在我们的大脑中定格了,然后永世不忘。
  王阡陌紧紧地搂着我脖子,眉头紧凑,看似十分紧张,但除了发出该有的美妙声音外,并没喊一次疼,甚至没有抱怨一次。

  我知道王阡陌弱弱的外表下,是一颗无比坚强的心。
  当晚我也不知道重复了几次,后来她也渐入佳境,由被动变成主动。
  俩人准备休息时,东方已经泛起鱼肚白。
  俩人直睡到日上三竿,才懒洋洋的起身。
  我先醒的,看到王阡陌熟睡中还带着微笑,自己也感到打心里高兴。
  因为没做梦,王晓妮并没有出来我和相见,这样也好!免得尴尬嘛!
  王阡陌睁开眼,先是很不好意思地朝我笑了笑,随即紧紧地搂着了我的大腿。

  我还打趣道“她这是抱大腿”。
  我刚想来个“回抱”,忽听她“哎呀”一声,又把刚刚掀起的被子重新盖上了。
  “怎么了?”我小声问。
  “床单……床单脏了……”
  嗯?我掀起被子一看,顿时笑了起来。
  床单上印着两片桃花大小的血迹,不用解释,俩人都知道这是什么。
  “小邪……都怪你……别人看到了该怎么办?多……多难为情啊!”

  我笑得简直控制不住了。
  “没事,平时别人也不来,咱们一会去买条床单换上不就行了?”
  “现在就去吧……”
  穿好衣服,走到大厅时,几个值班的丨警丨察还打趣道:“小别胜新婚啊!两位还没吃早饭吧?”

  王阡陌顿时羞得脸了,我笑了笑,也不做解释。
  出了派出所,我们先到对面快餐店吃了点东西,折腾了一夜,的确是饿了。
  买完床单,又买了些水果和营养品,我想去医院看看宋文静一家,便和王阡陌分头行动,她急着回去换床单,我打车去了医院。
  医院可不是个好地方,但几乎每天都是人来人往,所有人都生于此,死于此。
  一踏进宋文静的病房,我看到护士正在帮着她吃饭。
  “你好!我是病人朋友,她咋样了?”
  护士看了我一眼,随口回道:“好多了,能说话,但是还没有恢复正常意识。”
  “能说话?说啥了?”
  另一个护士转过身,很不耐烦地说:“这事你还得问丨警丨察,这会儿她俩去吃饭了。”
  我笑了笑,知道小护士们整天伺候各种病人,心情本就不好,有火气实属正常。
  宋文静的确比昨天好了些,至少会配合着吃饭了,眼珠子也可以转动,只是双眼中依然透着茫然,好像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和她无关。
  “宋文静?”

  我喊了几声,她只是抬头看了我一眼,并没有别的反应。
  过了几分钟,两个女丨警丨察走了进来。
  “小邪大师,你来了?她比昨天好点了。”
  跟着老黄学画符的女丨警丨察很热情地和我打招呼。

  “奥!听护士说她说话啦?说的啥啊!”
  “自言自语呗!昨天半夜里,她突然坐了起来,然后大喊‘虫子——虫子——好多的虫子……’”
  虫子?又是这句——记得之前那老头在恢复意识之前,也是不停地喊“虫子”。
  其实宋文静之前的经历我也猜个**不离十。
  人既然没恢复意识,我待着也没意思,于是简单说了几句,便留下东西出了门。刚走出十几米,想了想又转身回到病房。
  “两位丨警丨察姐姐,这里有三千块钱,麻烦你们给她买点换洗的内衣吧!这事我做也不合适……”
  刚开始俩人说什么都不收,估计以为我只是个穷小子,三千块钱是我的全部积蓄吧。
  当我翻出奶奶留下的那小堆首饰,俩人惊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小邪师傅,你……哪来这么多首饰?不会是……是假的吧?”
  我笑了笑:“都是我奶奶留下的——她去世前,留下一大笔遗产……”
  说着我随手拿了两个大小差不多的金镯子送给她们。
  “别客气,帮我好好照顾她啊!”
  “一定好好照顾,这……这东西我俩绝对不能要……”
  我笑着递到俩人手里:“也不是多么值钱的东西,就当朋友间送个小礼物吧!”
  “朋友?你……你当我们是朋友?”
  “收下礼物就是朋友了,否则……”我看着她俩再次笑了笑。
  “那好!——不是古董吧?”
  “不是……都是我奶奶年轻时的首饰……”

  后来听韩队长说,俩女丨警丨察还是有点担心收下两个金镯子属于受贿,专门报告了派出所管纪委的书记。
  纪委书记告诉她俩,如果对方是以朋友的身份送的礼物,就不算受贿,关键是俩人只是刚上班的小丨警丨察,也没有能力徇私枉法。
  俩人看到金镯子上的暗纹十分精致,不像是一般的首饰,就到首饰店咨询价格。
  首饰店老板看了看,说这东西有些年头了,是纯金的,但不属于它们店里经营的范围,建议她们去古董店问问。俩人又到了古董店。
  古董店老板看到俩金属镯子第一眼,就“啊”的一声,然后正当了一下眼镜,双手颤抖地接了过来。
  据韩局长说,古董店老板已经六七十岁了,解放前跟着家里大人盗过墓,算是干了一辈子古董买卖。
  他仔细观察一番,又用放大镜细细看了一遍镯子上的暗纹,嘴里连连惊叹。

  俩女丨警丨察也蒙圈了,问老头这俩镯子到底是什么东西。
  没想到古董店老板连连摇头,然后就让她俩开个价。
  日期:2019-01-30 07:1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