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959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众人皆笑,白翎想想也不禁乐呵了会儿。
  进了古色古香的水边楼亭,里面地板都是清代遗留下的,踩在上面又坚实又有弹性,窗棂、屋梁雕花均是康乾盛世年间繁复重彩风格,包厢里则隐隐有股清清淡淡的香气。
  陈皎介绍说铁帽子王府世代流传建造这座楼时用了根七尺长、二十寸厚的沉香木,清代末期起后人不知费了多少心思都没能找到它的位置,但数百年来楼里每个房间确实都闻到沉香木特有的香气,也算一桩悬案。
  姜姝快人快语:“要我说早已绝迹的沉香木更值钱吧,还那么大块头,就算把楼拆掉都划算!”
  “深有同感。”白翎表示赞同。
  樊伟竖起手指摇了摇,道:“四五年前我参与侦破一桩很奇特的案子,有个老宅子一夜之间消失了,只剩下平平整整的地坪,四周邻居都吓得魂飞魄散,三天之内搬掉二十多位租户,整条街房价大跌,简直人心惶惶,公丨安丨机关查了很久感觉没抓手,就转给了我们……”
  燕慎抚掌道:“早听说你手下个部室专门负责调查各种科学原理无法解释的案子,简称‘科无解处’?”
  众人大笑。
  “纯属玩笑,没有没有,”樊伟虽坚决否认却不肯透露部室名称,接着说,“结果十个小时就查出真相……”
  姜姝惊道:“十个小时破案,简直吊打公丨安丨机关啊?”

  作为公丨安丨部直辖中心负责人,白翎未免感到脸上无光,冷冷道:“樊主任查案有特权,很多东西公丨安丨看不到!”
  本来就是闲聊,不愿伤了和气,樊伟应道:“我们在权限方面是有些特殊待遇……现场勘查发现,残留地基有使用大中型机械和工程设备的痕迹,简单说,老宅子建筑连同里面家俱陈设是被从底部切割,整体搬到别处去了!”
  “好嘛,头一回听说连房子都偷走的,堪称天下第一巨贼!”方晟笑道。
  陈皎猜道:“除非房子本身是宝贝。”
  樊伟笑了笑:“陈省长说的虽不中亦不远。谈到玉,想必各位都熟悉,但有谁见过传说中的软玉?”

  “温香软玉?”姜姝奇怪问道,“世上真有软玉么?”
  燕慎是知识分子,习惯于较真,当即说:“樊兄说的软玉应该指系统宝石学里的概念吧?通常质地坚韧细腻、温润含蓄的玉石都称之为软玉。”
  樊伟不辩不驳,笑着继续道:“我也没亲眼见过,但那座老宅子从清代中叶起就传说里面藏了块软玉,据说它可捏成任意形状的东西,但养气还靠石头砖块。数百年来老宅子里的人也是一直在找,一直找不到。这回作案的是附近邻居,挪用工程款炒股亏空两三千万,听说软玉在欧洲按克卖,一克一百万美元,便恶向胆边生,动用工程队各种机械设备一夜将老宅子搬到郊外山沟里,打算拆开来慢慢找……”

  “找到没有?”姜姝迫不及待问。
  “很奇怪,我们的人冲到建筑公司将那名嫌犯绑起来后,对于罪行他供认不讳,可带我们去山沟后,怎么转都找不到老宅子了。”樊伟耸耸肩说。
  白翎不禁道:“怎么可能?无人机、直升飞机、定向雷达扫描等等,那么大的老宅子,起码有十种办法能找到!”
  樊伟道:“你说的办法都用过,就是找不到,我们也很奇怪,幸好嫌犯如实交待作案过程,就算失物没找着也能结案……”
  “你这个失物未免太庞大了。”燕慎莞尔道。
  樊伟脸一红:“按流程就是这样。隔了一年多,我在欧洲碰到位世界级玉石大师,听说这桩蹊跷案子后推测了一个可能性,说或许整座宅子就是块软玉,被切割运到山里,等于水滴入海,渗透融解到大山里去了!”

  包厢里鸦雀无声。
  良久方晟强笑道:“这故事……听得我毛骨悚然!”
  “是啊,我都不敢在屋子呆下去了,出去转转吧!”姜姝拍着心口说。
  樊伟笑道:“我经历过的有些案子,说出来叫你们晚上都不敢出门……”

  “走走走,到院子散会儿步。”
  燕慎也坐不住了,拉起樊伟快步出去。
  陈皎故意拖到最后,拍拍方晟道:“咱俩到湖边钓会儿鱼。”
  白翎猜到两人要私下密谈,与燕慎等人说说笑笑去后院赏花。
  两人踱到湖边,踏在木栈道上,迎面清风夹着花香,顿有心旷神怡之感。
  “看到阳光、湖水和鲜花,觉得樊伟真是胡说八道。”方晟笑道。

  陈皎却道:“姑且听之,未必全信未必不信,以樊伟的身份不至于编山海经……老弟,刚刚去宋家应该就是二号首长,因为,一号首长昨晚就去过了!”
  “哦?”方晟奇道,“京都首长吊唁老革命家要上新闻的,为什么选择晚上?”
  “他向来很低调嘛,轻车简行,三辆车四名保镖,加上办公厅陪同同志,哪象今天的大阵仗。”
  “或许一号首长属于个人身份吊唁,今天二号首长才正式上电视?”
  陈皎摇摇头:“按规定都要上新闻,包括家父、燕常委、骆常委最迟明天上午都要去的,然后剪辑一下即可。老弟啊,听说过乾隆皇帝退位当太上皇的逸事吗?退位诏书还没发,乾隆皇帝宫里已喝不到九转大红袍,内务府都给呈到嘉庆皇帝那边去了……”
  “陈兄的意思是邱海涛说得不错,刚刚那一幕的确超标?”方晟醒悟道。
  “趋炎附势者古今概同,如今那帮人比内务府好不到哪里,”陈皎道,“但换而言之,作为二号首长不该在这个时候低调些吗?唉,有时候啊,可能身不由己,也可能顺势而为。”
  “两位首长的子女都安排妥当了吧?”
  “一号首长的儿子搞导弹发动机研发,可能是科研基地主任了吧?他醉心技术,无意于仕途,长期扎根西北大漠深处,值得敬佩啊;二号首长的儿子目前在国外大学实验室做助理,估计明年该回国了。”

  “都没从政,是故意回避,还是压根不想后人牵涉官场?”
  “这就是我拉老弟来这儿私下聊的问题,通常来说越是明确划分界限,将来越有大动作!因为没有后顾之忧啊,不象家父,多少考虑到我的处境。”
  方晟颌首道:“听说正治局即将切一半,很大的手笔,就出自二号首长吧?”
  “目前来说京都高层达的协议就是一号首长裸退,二号首长接任,因而拥有相对的组阁权;谁可以入局,未必他说了算,但谁不能进,他可以一票否决。”
  “陈常委递进二号,也有一定建议权吧?”
  陈皎默然走了十多步,道:“递进的代价是转任人大主任,也有点小郁闷……”
  相比实权在握的中组部,陈常委当然不希望转任人大,但最高层权力博弈是最激烈最白热化的,一个微小变化都经过复杂而曲折的交锋和交易,在这个巨大漩涡里个人想法根本微不足道。

  “即便主管中组部,在人事问题方面家父很多摸不透二号首长的心思,按说人事干部都高深莫测,可他比人事干部更……”陈皎续道,“因此接下来几个月将异常艰难,不排除出现些出人意料的变化。”
  日期:2019-01-17 07:1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