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1103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子光微笑道:“过几天巴塞罗那足球队会来和西萨达摩亚国家队进行一场友谊赛,不过你说的也很有道理,这么大的盛会万一有人捣乱就不好了。”
  此时音乐会已经开始,一个年纪不小的黑人女歌手joanarmatrading在演唱一首名为《flightofthewildgeese》的歌曲,以此献给在非洲战乱中死去的人们。
  ***走了过来,在刘子光耳畔低语了两句,刘子光微笑点头:“你处理就行。”
  圣胡安郊区的一栋低矮的房子里,灯火昏黄,野狗在外面狂吠,cia的米勒上校被绑在椅子上,头耷拉着,血丝从嘴角滴下来……

  音乐会还在继续,全世界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圣胡安体育场,无数摄影机向电视观众直播这场顶级音乐会,来自世界各地的歌手倾情演绎,为自由,为和平而歌唱。
  引起在场中国人共鸣的是一个由来自中国香港的音乐组合beyond演唱的歌曲,三个赤膊男子抱着吉他在炫目的灯光和如雷的掌声中登场,他们先用粤语讲解了这首歌的来历,这本来是一首献给南非黑人领袖曼德拉的歌曲,今天用来献给一位为西萨达摩亚的和平做出贡献的黄皮肤的中国人。
  钟声响起归家的讯号迎接光辉岁月……
  风雨中抱紧自由

  一生经过彷徨的挣扎
  自信可改变未来
  问谁又能做到
  可否不分肤色的界限
  愿这土地里不分你我高低迎接光辉岁月
  最后的压轴戏是全场合唱迈克杰克逊的《healtheworld》,气氛达到最高丨潮丨,一曲终了,全场起立鼓掌,热烈而持久。

  战争远离,世界和平,这是每一个人心里的激荡的主题。
  回到饭店之后,李纨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失而复得的感觉虽然兴奋,但她也清楚的认识到,自己和那个男人的距离越来越远了,他的舞台是全世界,而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商人而已,想到这里她就一阵黯然。
  房门被轻轻敲响,李纨心中狂跳不已,急忙对着镜子看了一下自己的脸,这才过去开门,哪知门口站着的竟然是江雪晴。
  “雪晴,你怎么也在这里?”李纨惊道。
  “怎么?我就不能来了,我都在这里好几天了。”江雪晴进了房间,毫不客气的打开冰箱拿了一罐饮料喝,打量着窗外的美景说:“嗯,圣胡安大饭店最好的房间原来是留给你了,你的老情人待你不错啊。”
  李纨脸红了:“雪晴,别胡说。”
  江雪晴趴在了床上,舒舒服服的打了个滚,“我可没胡说,演唱会你是在主席台王室包厢里吧,人家可就没这个待遇喽。”
  李纨说:“子芊也在啊,还有那个江北的女丨警丨察小胡。”
  江雪晴啧啧连声:“都是红颜知己啊,刘大王爷可真是个多情种子,可惜我已经嫁了,要不然一定要和你们争一下。”
  “什么王爷不王爷的?”
  “你不知道?他是国王的教父,就是干爹啦,那不是王爷是什么,人家都说,现在西萨达摩亚真正的掌权者是他呢,啧啧,谁能想到当年一个物业小保安,没用几年工夫就君临天下了,真是做梦都没有这么离谱的。”

  李纨沉默了,是啊,当初他只是自己集团下属物业公司的一个最低级的保安员,现在却是全世界知名人物,两人之间的差距从大到小,又从小到大,中间的鸿沟越来越深。
  忽然又传来敲门声,江雪晴慌忙坐直了说:“糟了,你的老情人来和你幽会了,我这个电灯泡在这里算怎么回事,我得赶紧躲起来。”
  李纨过去开门,进来的却是卫子芊,她看到江雪晴也在,却没有太吃惊,从容的打了个招呼。
  “纨纨,我听说,只是听说,西萨达摩亚这边法律规定可以娶好几个老婆的,那啥,我回去睡觉了。”江雪晴做了个鬼脸,溜了。

  被她这么一折腾,卫子芊想好的台词都不知道怎么开口才好了。
  “子芊,有什么事?”李纨主动问道。
  “我想……至诚海外的业务主要在非洲,那么总部是不是也应该设立在非洲呢,这样行政成本会低一些。”卫子芊的脸有些红了。
  “哦,我觉得很有必要,设在圣胡安就很合适,还有,子芊,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情和你商量。”李纨说。

  “集团现在已经走上正轨了,我没必要整天盯着了,子芊,我是说,我想退休……”
  胡蓉回到了驻地,卸下厚重的礼服和绶带,冲了个澡来到到宿舍,一帮女同事还没睡,等胡蓉一进门就把她按倒了,嘻嘻哈哈道:“请客!你在里面听演唱,我们就得在外面执勤,不请客不行。”
  一番嬉闹后,终于以胡蓉的告饶结束,大家各自回到床上躺下,有人问:“小胡,他们为什么要邀请你啊?”
  胡蓉瞪着天花板,思绪回到了几年前。

  “因为我认识他,四年前我刚实习的时候抓过他,后来……他成了一个国家的领袖。”胡蓉喃喃自语着。
  “嘻嘻,小胡又说胡话了。”同事们根本没当真,劳累了一天的她们很快进入了梦乡,但胡蓉却依然睁着眼睛,往事历历在目……
  今夜注定很多人无法入眠,但中情局的米勒上校肯定是最不幸的一个,他是被一帮人从安哥拉境内绑架来的,在短暂的抵抗过程中,上校的三个保镖被打死,他的胳膊也中了一弹,虽然不致命,但以后肯定没法拿枪了。
  上校被电线绑在一张木头椅子上,这帮家伙的花样百出,用了很多稀罕的招数来折磨他,不过对于刑讯专家出身的米勒来说,这都是小儿科。
  “说,何塞是不是你炸死的?”
  “说,博比国王是不是你炸死的?”

  “说,体育场的丨炸丨弹是不是你安放的?”
  “我们的耐心是有限度的,快说出你的真实身份!”
  米勒上校嘲讽的笑笑,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我还没过瘾呢,再来。”
  面前的黑大汉又要抡起皮鞭,屋门开了,几个亚洲人走了进来,为首一人挑起了米勒上校的下巴,用牛津味儿很足的英语说道:“詹姆斯.米勒上校,阿拉巴马州人,1985年哈佛大学毕业,同年即被cia招募,参加过美军入侵巴拿马的行动,在驻埃及大使馆当过二等秘书,伊拉克战争中崭露头角,上校只是你第一次执行任务时的代号,后来逐渐演变成大家对你的称呼,表面上你为一家在纽约注册的运输公司工作,实际上却是cia专门干见不得人勾当的一个掩护,我说的对么,上校?”

  米勒上校抬头看看来人,他当然认得这就是自己的敌人刘子光。
  “听起来是那么回事,看来你们中国人的情报工作无孔不入啊,不过你似乎遗忘了一点,杀cia的人,会惹下大麻烦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