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956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话中透出一股杀气,估计手里捏着重要把柄。
  成槿芳会心一笑,道:“另外两个老东西也得敲打敲打,不是每回都偏心眼,快退休的人拍外地干部马屁有啥用?将来人家拍拍屁股走路,看俩老东西怎么办!”
  “姓魏的自己就不干净,儿子做城市亮化工程水份很大,我已通知税务局去查公司有无偷税漏税!”
  “按现有税率,没哪个公司不偷税漏税。”
  “对,查到谁谁倒霉呗,”窦康道,“今天算是被打了个冷不防,下次也回敬一次!言归正传,咱们要做好郑进上任的准备。”
  “什么准备?”成槿芳一付懵懂的样子。
  唉,这等智商当市委常委真是害人害己!
  窦康边腹诽边耐心地说:“我知道陶濛跟更跃关系不错,张银军任县长期间两人配合还算好,很多事都有关照。但郑进去了之后形势肯定大不相同,你瞧成刚在鄞坪整出多大动静?三天两头开民主生活会,深入自查排查搞人人过关,不到一个月搞下去二十多位科级干部……”
  “郑进是县长,翻不出如来佛的掌心。”
  “世道不同了,陶濛压力很大的,你不信?郑进上任第一件事就是翻旧账,要把张银军批臭为止!张银军臭了,陶濛能好到哪儿去?吴郁明方晟很会玩渗透的把戏!”
  成槿芳这才听懂,连连点头:“我明白,我明白,待会儿就跟陶濛通电话。”

  “我这边也有桩小事,”窦康漫不经心说,“关于鄞洲水库综合开发,最近有个水利干部写了份方案,不妨请陶濛关心一下,与其拱手让给人家,不如自己先搞起来嘛。”
  “好,好。”成槿芳认真记下,客客气气将窦康送出门。
  转身关门,成槿芳的脸立即沉了下来!
  沉吟片刻她拨通郜更跃的手机,急急忙忙说:“更跃,记得你说过好几次鄞洲水库的事儿,刚才窦康来找我了,意思是跟陶濛打声招呼,他准备接手开发。”
  “哦?”郜更跃很意外,“十多年了都没动静,怎么突然有了想法?”

  “张银军打了辞职报告,常委会通过投票确定郑进过去当县长。”
  “郑进是方晟那边的人呐,你们怎么……哼,林枫还是被他俩拉拢过去了,***!”向来以儒雅自诩的郜更跃难得爆了句粗口。
  成槿芳哪敢承认因自己而起,含糊道:“常委会心不齐,大同又使不上劲,没办法。你说,水库的事怎么办?”
  “水库也被方晟惦记上了?与其他做,不如窦康做;与其窦康做,不如我做。”
  “什……什么意思?”成槿芳又听不懂了。
  郜更跃停顿片刻,似乎在竭力控制情绪,然后道:“我是说最佳方案当然是我做,不信的话让给窦康,反正别让方晟染指!”
  成槿芳暗想这么说我不就懂了吗,左一个“与其”右一个“与其”,绕得头晕,遂道:
  “综合开发需要很多钱,我们大把资金押在柯察巷那边,接下来国腾油化改制又得……”
  提到改制,郜更跃就满肚子火,粗声粗气道:“你只管想办法,钱的问题不用你担心!”说罢挂断电话。
  “跩什么跩?关键时刻还不得靠老娘出马!”

  成槿芳嘀咕道,从手机里翻出陶濛的号码拨过去,然后浪声浪气道:“陶陶,我是槿芳,晚上有没有空……我有你就有?好啊,下班后到老地方打球,什么,洗完澡过来?真的只是打球嘛……乱讲,人家那个比乒乓球大多了好吧……也没篮球大,那么大撑死你!别乱扯,早点来!”
  对着镜子照了照,成槿芳觉得模样还不错,几十万整容费,还有几十万塑身整型费花得不冤。
  钱嘛赚多了就得用,不花在自己身上,老公就花到别的女人身上,这样想想,还不如自己花呢。
  如徐璃所说,周六上午中组部常务副部长临时通知她谈话,宣布提拔到白山省任副省长的决定,并约定周一上午到白山省省会白吉市会合。
  周日上午,方晟开车陪徐璃前往白吉市,主要是秘密购置一套专供两人幽会的爱巢。
  省委固然提供有副省级领导干部住的单门独院别墅,毕竟人多眼杂,很多事情不方便,除非拖家带口否则多数省领导都选择自行住到别处。

  白山省属于内地省份,经济发达程度不如双江等沿海省份,房价也不太贵,即使最繁荣的省会白吉市仅仅长期在一万至两万之间徘徊。
  徐璃想买个高层小套,两室一厅结构紧凑,空间小反而显得温馨。方晟则从安全角度考虑,打算把上下两套都买下来,作为紧急状态时的安全屋。
  “钱不是问题。”方晟强调道。
  徐璃笑道:“我压根没想过钱的问题呀。”
  途中,徐璃详细介绍了那位初恋情人副省长的情况。
  他名叫沈直华,其父亲沈燃是西北重镇天河省省委书记,上次小换届刚进了正治局,是于道明所说的仅能留局的半数之一。
  与徐璃相似,凭借中组部后备干部和京都大学两块金字招牌,沈直华直接空降市里任副市长,之后两年一步台阶,半年前晋升省部级领导行列。
  “能力很强,向上**也很强烈,非常注意避免影响晋升的负面因素,因而成为白山官场为数不多以清廉著称的官员,这也是他顺利晋升副省长的重要原因之一,当然不看僧面看佛面,沈燃身份也多少有一定影响。”徐璃道。
  方晟似笑非笑:“向上**强烈,看来欢爱**不强烈,那我就放心了。”
  “不然呢?”徐璃故意逗他。
  “不然重温旧情,想起当初失败经历,他越想越不服气,非要再给一次机会;你呢心想第一次都奉献给人家,多一次两次算什么?遂半推半就……”

  徐璃难得哈哈大笑,摇摇头说:“不会的,不会的……就象周小容,重新出现你面前后,想过跟她上床吗?”
  “没……”
  “为什么?相比之下你俩欢爱很协调的。”
  “因为……怎么说呢,不愿破坏当初初恋那种独特氛围的唯美,还有她的背景很复杂,我的处境也很特殊,多种因素综合决定。”方晟吐露了内心真实想法。
  “都差不多吧,其实近几年我跟沈直华在京都偶尔有见面的,同学聚会之类场合,平平淡淡的,到白山更不可能发生什么了,两位副省长偷情?老天,微博服务器会瘫掉的。”

  “我倒觉得把副省长压在身下更刺激。”方晟暧昧地说。
  徐璃白了他一眼:“爱妮娅是省长呢,有本事压她。”
  方晟不敢接这个话碴,转而道:“两位新生代子弟同为副省长,恐怕更多存在竞争关系吧?”
  “在仕途方面我没有太多兴趣,顺其自然吧。”
  进入白吉市,按照广告所推荐的两人在省委大院附近看了几个小区,徐璃挺满意其中的白塔花园小区,号称精装修拎包入住,才正式启用一年多时间,由于房产市场处于滞胀阶段销量不是很好。

  “16幢1601不错,最东边,能看到象征白吉市标志建筑白山白水雕塑。”徐璃说。
  日期:2019-01-15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