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1094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是从律师事务所回来的,由于没有加拿大的驾照,他没敢开车,这里不比国内,别说无证驾驶了,就算撞死个把人也能轻而易举的摆平,这里是外国,国内那一套东西行不通了,加拿大皇家骑警可不是吃素的,抓到他无证驾驶可是个大麻烦。
  不远处有几个黑人青年站在路边,都穿着嘻哈装,脖子上挂着粗大的狗链,看他们的装扮就知道是虎视眈眈的看着陈玄武,他下意识的想避开,同时心里哀叹一声,要在国内,自己不但不会避开,还会迎上去主动挑衅,不把这几个小子制的服服帖帖,他都不姓陈。
  那都是过眼烟云了,随着父亲的死,舅舅的下台,陈家和麦家的风光不再,能保住命就算幸运了,想到这里,陈玄武裹紧了外套,低头绕道而走。

  但是那几个黑人青年竟然跟了上来,陈玄武心中害怕,撒腿就跑,但是哪里跑得过爆发力惊人的黑人,他很快就被人追上,只觉得腰间一凉,腿就软了,一头扎在地上,艰难的向前爬了几步,又被人拖了回来,地上留下一条触目惊心的血迹,黑人们从他身上搜出手机、钱包、手表、金笔等物,这才一哄而散。
  “妈的,老子就死在这里了么?”陈玄武仰面朝天喘着粗气,天空是如此蔚蓝,树木如此葱绿,可惜这一切自己都看不到了。
  他慢慢闭上了眼睛。
  河北廊坊,中国维和丨警丨察训练中心多功能训练场上,新训队员们整齐的排成一个方阵,身穿藏青色连体作训服,头戴天蓝色贝雷帽,帽子上缀着联合国的徽章,这些维和丨警丨察是从全国二百万公丨安丨民警中挑选出来的精英,每个都身手不凡,江北市局选送的胡蓉就在其中。

  联合国维和丨警丨察的选拔标准很高,要求身体健康,体质达标,五年警龄,两年驾龄,熟悉枪械运用,精通外语,前几项胡蓉都没有问题,就是外语关有些过不去,好在她底子不差,在测验前找局里的小苗给自己恶补了一番,但是成绩依然不理想,奇怪的是最后结果竟然是通过。
  胡蓉当然不知道,关键时刻是父亲给宋剑锋打了招呼,他说,蓉蓉心里有股气憋着,让她出去散散心也好。
  有江东省的公丨安丨厅长打招呼,胡蓉自然是破格录取,但是更严酷的淘汰还在前面,如果不能通过相关的体能和技能测试,就算是部长打招呼也没用,因为负责最后把关的是联合国的官员。
  由于胡蓉是最后一个入训的,又有风言风语说她是关系户,大家看她的目光都有些不同,但胡蓉很快就用事实告诉他们,自己不比任何人差。

  训练相当艰苦,每天大强度的体能训练即使是那些从其他省市选拔来的膀大腰圆的男防暴队员都有些吃不消,更何况胡蓉这样的女队员,但是令大家惊讶的是,这个看起来并不那么健硕的女丨警丨察,竟然在长跑和格斗上不输男队员,有一次格斗训练,一个身高一米八的男队员一个回合就被胡蓉放倒了,在枪法上她更是遥遥领先,尤其手枪速射,简直可以参加省级比赛了。
  后来大家才知道,这位胡警官是公丨安丨部二级英模,那副身手是和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正面交锋中练出来的,和那些训练场上的好汉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这次维和任务和以往海地等国的任务有所不同,那就是时间紧,任务重,从选拔到训练,再到出国执行任务只有三个月的时间,所以很多队员都是执行过维和任务的老兵,还有一些是从驻苏丹维和部队的干部战士中直接选调而来的,由于西萨达摩亚曾经是葡萄牙殖民地,英语法语都派不上用场,所有学员都要进行葡语的学习,在这一点上,胡蓉和他们又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
  这天,似乎一切如常,大家在进行完体能训练,正汗流浃背的走进大食堂准备用餐,忽然训练中心的主任带着几个外国人走进了食堂,向大家宣布说:“接联合国最新命令,提前结束训练,赶赴西萨达摩亚执行维和任务。”

  大家全愣了,随即爆发出一阵欢呼,这就意味着不需要有人被淘汰了,他们全都能出国执行任务,虽然在非洲当维和丨警丨察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待遇,但是能头戴蓝色贝雷帽,代表国家为世界和平与稳定做出贡献,是每个中国丨警丨察的骄傲。
  任务紧急,学员们连饭都来不及吃了,回去收拾行装准备出发,随同他们一起奔赴非洲的是十辆晨光厂生产的轮式装甲车,白色的车身上涂着黑色的un字样,还有蓝色的联合国徽章,威武大方,学员们心潮起伏,人还没到,心已经飞到了万里遥远的非洲。
  北京,至诚集团。
  李纨手里拿着一张瑞士寄来的明信片,手微微有些颤抖,明信片上没有署名,只有美丽的阿尔卑斯风景,但却毫无疑问的传递了一个信息。
  他还活着,健健康康的活着,自己曾经以为今生再也见不到了,这个让自己刻骨铭心、柔肠寸断的男人。
  她毅然拿起了电话,简单的说了一句:“请卫总来一下。”
  卫子芊很快来到李总的办公室,垂手而立:“李总,您找我?”

  “子芊,准备一下,我们去西萨达摩亚。”
  卫子芊秀眉一扬,这是她惊讶时的表情,至诚海外现在是她在执掌,公司在西萨达摩亚有十亿美元的项目,但投资并不算很大,滞留工人也只有数百人,完全用不着老总亲自前往安抚。
  “他在那里。”李纨微笑着说,眼眶却有些湿润,脑子里曾经有过片刻的念头,想把刘子光还活着的消息独享,但是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自从刘子光的“死讯”传来之后,卫子芊大病了一场,至今依然消瘦孱弱,或许刘子光尚在人间的喜讯能让她振作起来。
  “哦”卫子芊却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不再多说什么,转身就走,“明天的机票应该来得及。”
  “你安排吧,越快越好。”李纨愉悦在椅子上转了一下,外面灰蒙蒙的沙尘天似乎也明媚起来了。

  次日,至诚集团慰问团一行在李纨的带领下来到首都国际机场,由于行程是昨天才决定的,买的是中航北京飞往罗安达的全价机票,西萨达摩亚处于战乱之中,从邻国借道是唯一的途径。
  今天的首都机场格外繁忙,过了安检之后,在候机厅里李纨看到了一大队身穿中国警服,头戴联合国贝雷帽的维和丨警丨察,拉着统一制式的旅行皮箱,整齐的站在登机口附近,听周围的旅客议论,他们是包机飞往西萨达摩亚的中国维和丨警丨察。
  几分钟后,维和丨警丨察开始登机,候机大厅内骤然响起激昂的音乐,几度风雨几度春秋,风霜雪雨博激流,旅客们不约而同的起立鼓掌,为出征的将士们送行,在领队的命令声中,维和丨警丨察们齐刷刷的停下步子,向左转,向祖国的亲人们致以崇高的敬礼,很多人在这一刻流下了热泪。
  日期:2018-12-12 07:1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