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1093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上海,松江某别墅区,绿树掩映,道路整洁,一栋栋造型各异的别墅错落有致的点缀在小区里。
  门牌号码为118的别墅是一栋建筑面积五百平米的大型独栋别墅,有自己的院子和围墙,邻居和小区保安很少能看到主人,只知道他们家的车库里有一辆陆虎,一辆奔驰,门口还养了两条体形庞大的恶犬,每逢生人靠近就会扑在栅栏上狂吠,搞得大家都不敢从118号门前经过。
  徐纪元提前退休了,在他的职业生涯中,从未出现过那样大的失误,这么大的黑锅,让谭志海一个人来背显然是不妥的,于是他也成为政治的牺牲品,被解除了所有职务,从此无官一身轻了。
  最近这几天,徐纪元的右眼皮总是在跳,他隐约感到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果然,今天上午单位纪委的人来找他谈话了,案子牵扯到很多年前一桩机要费的去向,那笔钱不多,一百多万而已,早被徐纪元和其他人瓜分掉了,通常这种事情是会得到上级默许的,此时被追究只能说明,有人要查自己。
  徐纪元整理了一些材料,又找了几张**,乘车去市里向纪委说明情况,约定谈话的地点在一个茶楼,下车的时候天阴沉沉的,似乎要下大雨,行人都加快了脚步,一个穿风衣的男子匆匆而来,迎面和徐纪元撞了一下。
  徐纪元疑惑的看着那个男子的背影老半天,这才上楼去了,在说明情况的时候,他忽然发现自己的左手腕部位有个小红点,似乎被什么利器刺过一般。
  “不好,我中毒了。”徐纪元到底是老特工,立刻意识到不妙,他迅速下楼,驾车狂奔去了医院,找到医生说自己很可能中毒,要求做检查并且联系解毒药普鲁士蓝。
  医生很惊奇,因为只有铊中毒才需要普鲁士蓝解毒,而放射性物质是受到严格管理的,想中毒都不是那么容易,除非是有人投毒。
  “我很可能是铊中毒,没有时间解释了,医生你快救我。”徐纪元脸上汗都下来了,不知道是不是神经过敏,他现在感觉很恶心,想呕吐,腹部很不舒服,似乎有一把刀在搅动。
  医生见他脸色难看,不敢怠慢,迅速安排住院检查,徐纪元同时打电话给领导说明了情况,寻求组织的帮助。
  经检查,确实是铊中毒,但是整个上海的普鲁士蓝针剂都被神秘人士在前一天买光了,全国范围内也只有北京的国家储备中心有一部分,单位迅速调来一批紧急空运上海
  几个小时后,针剂送达,医生给徐纪元注射后,他的病况似乎得到了好转。
  用放射性物质铊来进行暗杀,在谍战中是常用的手法,徐纪元从没想到这一招会用在自己身上,他暗自庆幸,要不是自己机敏,这条命大概就送掉了。
  凶手是谁不言而喻,种什么籽结什么花,不久前徐纪元也曾利用放射性物质谋害他人,现在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他也无话可说。
  徐纪元出院后回到家里,没几个小时就又感到身体极度不适,恶心呕吐,头晕目眩,于是再次入院,做全方位的检查,验血结果表明,由于未知的毒素损害,他的双肾功能严重衰竭,在做换肾手术之前需要经常性的做透析。
  徐纪元面如土色,懊悔不已,他早该想到,对方不会单纯只使用铊一种毒剂的。
  徐纪元残了,即使找到合适的肾源,他也是半个废人了,不过比起某些人来他还算幸运的,听到谭志海横死异国的消息,他只觉得脊背发凉,可怕的不是被人追杀无处藏身的感觉,而是被组织抛弃,沦为牺牲品的失落感。
  他打电话给叶军生,请求派人保护自己,但是却遭到了冷漠的拒绝,叶军生的秘书告诉他,按照相关规定,以他的级别无法享有警卫待遇,而且首长很忙,以后有什么要求还是尽量通过正常的组织程序进行反映比较好。
  当夜,徐纪元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短短几天时间,他的头发就掉了很多,脑门都能看见头皮了,精神也比原先差了很多,注意力无法集中,肌肉无力,思维迟钝,整个人的状态比以前差远了。
  他昏昏沉沉的睡着,忽然从噩梦中惊醒,看到床头有个黑影,个子很高,似乎就是那天撞自己的刺客。

  “刘子光托我给你带个好。”那人说道,普通话带有淡淡的江北味道。
  “我只是执行命令而已。”徐纪元的声音很微弱,他知道自己跑不掉了,即使逃过这一劫,也难逃下次。
  “你没有不开枪的权力,但是你有抬高枪口三寸的权力,开始你却选择了最恶劣的做法,用放射性物质毒害一个无辜的老人,你还有良心么。”那个黑影压低声音说道。
  “我……我话可说,你动手吧。”徐纪元闭上了眼睛,引颈就戮。

  等了很久也没有动静,他睁开眼睛,哪还有什么黑影。
  欧洲,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共和国,萨拉热窝,这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群山环抱,风景宜人,土耳其时期的建筑和奥匈帝国时期的建筑相映成趣,东正教堂的尖顶和清真寺的塔楼遥相呼应,石板铺就的老街在雨后湿漉漉的,路边的咖啡店、烤肉店的墙壁上还有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内战时期留下的弹痕。
  军火掮客米哈伊罗醉醺醺的从酒馆里出来,最近他醉生梦死好不快活,吞了一个非洲买家的十万美元定金,又收了一个美国人的好处,手头很是宽裕,新买了一辆奔驰轿车,就停在酒馆门口。
  米哈伊罗打了个酒嗝,拿出了车钥匙,随即又自嘲的笑笑,这种新式的豪华奔驰车,是无匙启动的。
  忽然一辆无牌大众车从后面急驰而过,车里伸出两支漆黑的枪管,在那一瞬间米哈伊罗血管里的酒精都化作了冷汗,从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里冒出来,他不是那种街头混混小痞子,而是经历过波黑内战的老兵,平时总是携带两把枪,一把cz75自动手枪悬在腋下,还有一把捷克造的vz61微型冲锋枪平时都是放在车里。
  现在想什么都晚了,就算是随身携带rpg7都没用了,因为他根本没时间拔枪,两支廉价的南斯拉夫时期制造的冲锋枪肆虐的喷射着火舌,把米哈伊罗打得好像风中的落叶一般。
  当救护车赶到的时候,米哈伊罗已经身中数十发子丨弹丨死亡了。
  加拿大,温哥华,陈玄武独自走在林荫道中,他的心情很郁闷,因为偷逃巨额税款,他被列入中国警方通缉犯的名单,现在加拿大算是非法移民,幸亏陈家早就转移了一批资产到国外,起码也要几百万美元,还够他请律师打官司,申请避难什么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