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1089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伪君子,虚伪的小人,你明明可以救晓铮的,只要你一句话,县法院的人还不乖乖照办,哪怕判个缓刑也行啊,你真的一点人性都没有,周文,夫妻这么多年,我太了解你了,你是想和我离婚,又不想自己提出来损害你的好名声,好,我如你所愿。”
  这是刘晓铮被宣判之后,刘晓静对周文说的话。
  一天后,刘晓静向法院提出了离婚,法院进行了调解,让他们先行分居。
  这件事在南泰县引起了轩然大-波,周书记的声誉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被人成为当代包公,铁面县长。
  朱副县长在这次换届会议上落选了,但退休年龄不到,级别还在,周文大笔一挥,把他安排到县文联当了个主席。
  “朱副县长不是喜欢咬文嚼字么,让他领导我县的文化事业吧。”
  可怜县文联连个正式的办公地点都没有,更别说专车、秘书这些待遇了。
  老朱满腹牢骚,可是不敢发作,周文风头太强,省报再次连篇累牍的对他进行歌颂性报道,省里市里的电视台轮番采访,一时间周书记成为全省的明星人物,大家都预计周文在四十岁之前,一定能进省委班子。
  周文依然单身住在县里分给他的宿舍里,一室一厅,装潢简单,座驾也是最普通的桑塔纳,只不过比以前多了一个秘书,新秘书是前任县委徐书记的儿子徐宁。

  周书记的生活很有规律,每天六点起床,在县委家属大院里跑步半小时,七点钟上班,中午在县委食堂吃饭,晚上自己吃或者参加招待活动,周末回市里探望母亲和儿子,顺便看看市委胡书记,联络感情,有时候也去省里开个会什么的,那时候就不带司机和秘书了。
  而且,现在周书记有两个手机了,其中一个号码谁也不知道。
  周末,一辆南泰县牌照的黑色桑塔纳来到了江北市第一公墓,周文从车上下来,对司机和秘书说:“你们在这等我就行。”
  徐秘书拿出风衣披在周文肩头:“周书记,山上风大,小心受寒。”

  周文点点头,提着一个塑料袋上山去了,找了一番终于找到刘子光的墓碑,他从袋子里拿出矿泉水瓶和一块干净的布,蘸着水仔细擦拭着墓碑,完了点燃一支烟放在墓碑上,自己也点了一支,盘腿坐在墓前。
  “老同学,下葬的时候我没来,请你原谅,我现在身份不一样了,做什么事情都要瞻前顾后,我现在终于明白身不由己这句话,我也想像你这样潇洒,但我没你这个气度,我做不到,晓静说的对,我是伪君子,我想离婚,又不想自己提出损坏名誉,我就借着晓铮的事情逼他们,但我一点也不内疚,那是他罪有应得,有些人说我善于伪装,会作秀,他们说的没错,我就是想给老百姓一点盼头,让他们觉得这日子还能熬下去,难道这样错了么,某些人连作秀的工夫都省了,我看他们还不如我。

  老同学,我活得很累,很假,但我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是不能轻易放弃的……唉,现在我也只能找你说说心里话了,老同学,我走了,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你聊天。”
  起风了,墓园里一片萧瑟,周文裹紧风衣,朝墓碑鞠了一躬,走了。
  江北市,玄武集团,上个月只发放了基本工资,多位高管离职,集团四面楚歌,风雨飘摇,但基层员工还不知道大限将至,依然坚持上班。
  上午九点钟,十余辆汽车开到集团大门口,从车上下来大批身着制服的人,有公丨安丨、税务、工商、质监,他们进入集团大楼,首先查封了财务部,然后宣布停业整顿。
  玄武集团的员工们大惊失色,有人想给上级打电话,可集团高层全部手机关机,座机没人接,至于总裁陈玄武,已经有半个月没见他的人影了。

  与此同时,一队刑警来到省城郊外陈家别墅,上门抓捕陈玄武,陈家早已人去楼空,但走的相当匆忙,丨警丨察在别墅里起获江诗丹顿、百达翡丽、卡地亚、万国等名表和爱马仕、lv等奢侈皮包满满一大柜子。
  别墅车库里,停着陈玄武的几十辆豪车,布加迪威龙、玛莎拉蒂、阿斯顿马丁、保时捷、法拉利等名车应有尽有,简直可以开一个汽车博览会了。
  而玄武集团此时却欠下银行贷款五十亿,欠税款和员工工资、保险等十亿之巨。
  玄武集团宣告破产,所有资产被冻结,省里组成专案组调查玄武集团违规拿地案,行贿案以及偷逃巨额税款案,并且成立清算小组,主持玄武集团剩余资产的拍卖以及员工的安置工作。
  谁都知道,一场政坛风暴即将来临。
  北京,谭志海没有完成组织交给的任务,只能再次黯然离开,这次没有人护着他了,就连他的后台马京生也惨淡的退出了政坛,再也不能呼风唤雨了。
  但谭志海并没有去就任他的新职务,他选择了退休,在递交辞职信后以看病为由,迅速前往美国,并且很快销声匿迹。
  谭志海赴美后,有关部门对他发出了通缉令,罪名是谋杀金旭东,以及巨额财产来历不明,但金旭东已经人间蒸发,据说有人曾经在俄勒冈的波特兰市见到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长的很像谭志海,他在那里拥有半条街的房产,靠吃房租度日。
  中办调查部完成了历史使命,宣告解散,谢主任高升,其他工作人员编入别的部门,上官谨不再从事一线工作,调入南京国际关系学院当了一名心理学副教授,她偶尔会去江北市,谁也不知道她去探望什么人。
  瑞士,伯尔尼,钟楼,喷泉,远处雾霭中的阿尔卑斯山雪峰,欧陆风情无与伦比,郊外的一座小教堂正在举行一场小型婚礼,参加的人不多,都是新郎新娘的至亲好友,大多数是亚洲面孔,也有几位肤色不同的朋友。
  新郎身穿白色礼服,英挺不凡,身后跟着一帮伴郎,更是一水的帅小伙,西装笔挺,皮鞋锃亮。
  贝小帅,东方恪,张佰强、褚向东、亚历山大、瓦西里,一共是六个伴郎,穿着租来的礼服,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意。
  一辆黑色劳斯莱斯驶来,停在教堂门口,司机下车开门,新娘伴娘还有一位年长者下了车,新娘二十五六的样子,眉眼间掩饰不住的幸福,一袭白婚纱,简单质朴,但是有心人能看出,婚纱出自名家手笔。
  新娘正是方霏,伴娘是她的表妹袁霖,而那位身穿黑色燕尾服的长者则是方霏的父亲方副院长,他是在美国某医科大学演讲的时候,被人从讲台上喊下来,连夜乘坐私人飞机飞到欧洲来参加女儿的婚礼的。
  音乐声响起,新娘在父亲的带领下缓步走入教堂,交到了新郎手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