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951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好好,不说不说,”方晟讨饶道,“人家徐部长不过来家里吃顿饭,非得要提拔两个人恐怕太贪心了,你或嫂子,总得有个优先权问题吧?”
  方华往厨房方向瞟了一眼,声音更低:“关键她的身份不止是徐部长……你嫂子正义感很强的,经常跟尧尧通电话,有时说着说着嘴把不牢就……”
  “打住!”方晟道,“你赢了!两个就两个,取消优先权,关照嫂子用针把嘴缝起来……”
  徐璃做了道芹菜清炒虾仁后,被任树红硬拖出来,方池宗便招呼大家到餐厅坐下,特意开了瓶香气四溢的茅台。
  徐璃昨晚喝醉了闻到酒味就反胃,坚持喝饮料,方家人不便勉强。席间任树红不顾方池宗白眼,苦心费诣又扯到自己身上,“谦虚”请教哪些岗位更有锻炼价值。
  “女同志毕竟要以家庭为重,”徐璃娓娓道,“所以那些成天在外面奔波、应酬多出差多需要加班加点的工作不要碰,否则提拔是小事,影响家庭和睦是大事……”
  方池宗和方华都觉得特中听,不住点头称是。
  “要挑选容易发挥女同志优势的岗位——细腻、耐心和责任心强,不单靠体力取胜,更不能牺牲色相,”徐璃和颜悦色道,“区里的情况我不太了解,嫂子不妨多了解,和大哥反复商量,有大致方向后打电话给我。市组织部钱部长、陶部长跟我关系都不错,到时流程照走就是了。”

  “谢谢徐部长!”任树红激动地站起身敬酒。
  徐璃连忙起身非按任树红坐下,笑道举手之劳罢了,这么客气下次不好意思来吃饭了。
  “欢迎常来!”方池宗郑重表态道。
  与赵尧尧、白翎相比,方池宗和肖兰都觉得徐璃更合心意。

  身为组织部长能随和自然地到厨房炒菜,菜的口味还那么棒,真是太难得了;关键是她神色间固然清冷,却不象赵尧尧那样发自内心的冷漠,态度温和而亲切;更不象白翎那样张牙舞爪,嚣张得令人发指。
  倘若徐部长做儿媳,那真是太完美了。
  席间谈谈说说,觥筹交错,气氛挺热闹,但方池宗遗憾的是关于方华任职的话题没再提起。
  从方华角度讲,虽然一直有向上走的想法,到底去哪儿心里没数,需要坐下来考虑清楚;
  从方晟角度讲当着徐璃的面提到此事就行了,点到为止,接下来徐璃会放在心上,有条不紊地暗中操作;
  从徐璃角度讲,市直机关一把手调动非同寻常,纵使自己出面都未必能十拿九稳,在摸清楚基本情况前不敢轻易承诺。
  因为昨晚大醉,三两下肚后方晟不肯再喝,吃完点心,再泡了杯茶聊了半个多小时,然后以送徐璃回家为由告辞。
  目送徐璃驱车离开,站在树下的方池宗突然问:“小华,老实说小晟跟徐部长什么关系?”
  担心父亲心脏吃不消,方华怔了会儿选择继续隐瞒:“工作关系啊,下午正好在山脚下碰到的。”
  “一个是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一个是鄞峡市长,怎么一起跑到市郊来了?”方池宗狐疑道。
  方华正色道:“爸,厅级领导干部很多安排你未必清楚,所以不要乱猜乱想,做好自己的事就行。”
  方池宗听出儿子话中告诫之意,连连点头:“我知道,我知道。哎,难得人家答应帮忙,自己的事要抓紧啊,也要请小晟跟上。”
  “我知道我知道。”方华不耐烦道。
  帮肖兰收拾完碗筷,方华一家三口回家途中,任树红忍不住说:
  “你觉得我到哪个单位好呢?徐部长答应帮忙,要趁热打铁打电话呀。”
  方华晒笑:“她说打电话,有没有留号码给你?”
  “哦,没留……”

  “所以还得通过小晟,是不是?”方华大笑道,“你当人家是随手派送红包呢,其实怎么帮、帮到什么程度都有讲究的,身为组织部门领导这方面火候拿捏得很准。”
  任树红更糊涂,疑惑道:“那么她能帮到什么程度?”
  “一方面要看小晟和她深入的程度……”方华暧昧地说。
  “肯定那个过了,”任树红在这方面很有经验,“山腰那么多人都腻歪到那种程度,背地里不知疯成什么样子。”

  “对,这是前提条件,然后要看她能帮我到什么程度,我的新位置越好,你就越不能有太高的期望值;反之我的新位置不如预期,你会得到一个相当好的职务,跷跷板效应,明白吗?”
  “噢,就是说我的工作变动要拖到你后面?”
  “不单如此,到时你得直接跟小晟联系,由他转给徐部长;徐部长不会直接跟你联系。”
  任树红抱怨道:“很简单的事儿,被你们弄得曲曲折折,幸好都是一家人,要外人不知难成怎样。”
  方华深沉地说:“你以为人家故弄玄虚?这是自我保护!如果咱们一夜之间都获得令人羡慕的职位,肯定有人琢磨怎么回事,查来查去查到徐部长头上,自然牵涉到小晟,再被人乱咬一气就糟糕了,怎么办?帮到什么程度分寸就在这里,不会让咱俩都特别好,但基本都能达到目的,这里面学问很深呐。”
  “当官……的确太费劲了。”任树红怔仲良久感叹道。
  “那你想不想提副处?”
  “虽然费劲,总得试试呀。”
  任树红嫣然笑道。
  当夜,方晟和徐璃度过一个愉悦的夜晚,用徐璃的话说叫“完美之夜”。

  余味绕梁,方晟透出窗户看着满天繁星,突然问:“初恋情人在你心目中是不是永远特别重要?”
  “嗯,尽管欢爱方面不太如意,可毕竟拿走我的第一次,可以说是刻骨铭心吧。”
  “后来谈恋爱、结婚时,偶尔想起他时什么心情?”
  “伤感、怀念还有……”说到这里她回过神来,“奇奇怪怪问这些干嘛?噢,周小容另有新欢了?”
  为什么除了安如玉,身边女人个个都聪明得可怕?
  方晟叹息道:“不叫新欢,而是一场新的恋爱。”
  “很正常啊,从离婚到现在寂寞得太久了,你又不理人家,少年夫妻老来伴,人到中年已不在乎风花雪月,浪漫爱情,只期望有个嘘寒问暖的伴儿。”
  “是啊,也是啊……”
  徐璃柔柔地贴着他脸庞,道:“也许你的战斗力属于百里挑一,找个弱些的总比没有强啊,对不对?”
  “是啊,也是啊……”方晟木然答道。
  “道理都懂,还是想不开,是吗?”徐璃失笑道。
  “初恋对男人来说同样刻骨铭心啊。”
  “但总不能守着念想过一辈子呀。”

  方晟闷闷道:“我该祝福她幸福快乐的。”
  “真诚一点好不好?其实就算赵尧尧在英国、白翎在京都如果发生新恋情,你也只能接受并送上祝福对不对?感情本来就捉摸不定,来的时候汹涌如潮,去的时候杳无踪迹,没有什么是永恒。”
  与爱妮娅说得一模一样!
  “好吧,只能说在周小容的问题上我太小肚鸡肠。”
  “也不是啊,男人占有欲都很强,巴不得天底下女人都为他守身如玉,”徐璃笑道,“比如你也会对我说,找个好男人嫁了吧,不能耽搁你一辈子,要是我真勾上某个男人,你第一反应是吐血吧?”
  日期:2019-01-12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