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1082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个犯人面露难色:“光哥,这是断头酒,只有快上刑场的好汉才有资格喝,我们资历还浅。”
  刘子光也不勉强,道:“给我满上。”

  趁两人不注意,刘子光伸手在腋下挠了挠,一颗微小的颗粒落进了酒杯,瞬间融化。
  “走着。”刘子光一仰脖,干了这杯酒,酒杯砰然落地,人躺在了铺上。
  “光哥,您老人家别吓我们啊。”两个犯人大惊失色,慌忙呼唤看守:“政府,出事了,快来人啊!”
  丨警丨察迅速赶到,一搭脉搏,没了,翻开眼皮,瞳孔散发,人已经不行了。
  “快送医院!”丨警丨察们急眼了,刘子光是什么人,那可是上面交代要严加看管的重犯,不但不能让他跑了,还不能让他死了,虽然他是死刑犯,早晚都是死,但是死在看守所里和死在刑场上可是两个概念,领导们抗不住这个罪名啊。
  来不及汇报了,看守所条件有限,领导下令,直接用囚车拉着刘子光前往医院急救,三辆警车呼啸着冲出了看守所,刘子光躺在其中一辆车里,戴着氧气面罩人事不省。
  忽然,他的眼睛睁开了。
  西苑饭店,专案组人员例行巡逻到方霏房间门口,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股令人不安的味道,他嗅了嗅,拿出房卡打开了门,令人惊愕的一幕出现在眼前,方霏静静地躺在床上,就像睡着了一样,光洁的地板上盛开着一朵鲜血汇成的曼珠沙华。
  曼珠沙华,又名彼岸花,相传在黄泉路上大批大批的开着这花,远远看上去就像是血所铺成的地毯。

  “快叫救护车!”专案组员厉声高喊。
  “血压六十,脉搏四十。”
  “上心脏起搏器!”
  “注射肾上腺素。”
  “强心针。”
  心电监护仪上渐渐趋于直线的那个亮点重新跳动了起来。
  方霏慢慢张开了眼睛,眼前朦朦胧胧的,似乎有张很像刘子光的面孔在冲自己说着什么。
  忽然脸上热热的,方霏抬起手摸了摸脸上,把手指放进嘴里,咸的,他哭了。

  “我们已经死了么?”方霏问道。
  “傻丫头,我们没死,我们也不会死,我带你离开这儿。”说着那个很像刘子光的人把她抱起,走出了抢救室。
  方霏恍惚中看到,走廊里横七竖八躺着很多穿制服的人。
  “什么!越狱了!你们怎么搞得,我要详细的书面报告!”身在北京述职的谭志海和徐纪元同时接到了江北方面专案组打来的电话,顿时怒不可遏,歇斯底里。

  刘子光跑了,方霏也不见了,整个事情异常蹊跷,要知道这个案子是两个部门协同办理的,谭志海代表的是马京生一方的利益,徐纪元则是叶军生派出的人,双方互相监视,互相较劲,谁都想高出对方一头来,现在倒好,出了这么严重的事故,根本没办法向上面交代。
  不约而同的,谭志海和徐纪元找到了对方商量对策。
  “现在怎么办?”
  “追捕!就算逃到月亮上也要把他抓回来,连续两个严重失误,就不是停职检查的事情了,我们要受审判的!”
  “老徐,你冷静一下,这个人的反侦察能力很强,我们必须做好抓不到他的准备。”
  “你是说……”
  “从法律意义上来说,他已经是一个死人了,你看过《让子丨弹丨飞》么?”
  “我懂了,谭主任,你来安排吧。”
  “先把消息压下去,不要给领导添麻烦,能抓到人最好,抓不到的话,我们就找个替身处决掉,刘子光这个人从此就消失了。”
  谭志海和徐纪元连夜飞回了江北,现在这两个人已经成了一条线上蚂蚱,哪里还顾得上明争暗斗。
  先前股份转让仪式上大摆乌龙被刘子光阴了一把,据说高层雷霆大怒,马京生和叶军生都受到了严厉的批评,如果刘子光越狱逃跑这档子事再捅出去,那真的不是摘乌纱帽就能解决的事情了,尤其是谭志海,本来就是戴罪立功,再次出现严重失误的话,不光政治前途要终结,恐怕还有牢狱之灾。

  所以两人都拿出了浑身的解数,谭志海是官僚,最擅长的是欺上瞒下,暗渡陈仓,徐纪元是特工,业务上的事情比较熟练,他们来到江北后调动了当地武警支队和特警大队,四下搜捕,很快传来消息,在淮江岸边的荒滩上发现了逃犯的踪迹。
  江北警方高度重视,倾巢出动进行围捕,但他们只能充当外围,冲在第一线的是乘飞机赶来的有关部门直属的特种部队,一水的重庆造mp5冲锋枪,95自动步枪、凯芙拉头盔,红外夜视镜。
  春天的江滩,芦苇丛生,远看黑压压一片,战斗在子夜打响,冲锋枪的射击声响彻夜空,间杂着82无后坐力炮的轰鸣,一点半的时候,军分区的轮式步战车前来助战,25毫米机关炮足足打了小半夜。
  黎明来临之际,战斗终于结束,疲惫不堪的战士们拖着一具不成人形的尸体出来,头部都被子丨弹丨打成了烂西瓜,别说分辨相貌了,就是分辨男女都困难。
  外围的参战武警和刑警们,都欢呼雀跃起来。
  谭志海和徐纪元联名向上级汇报,越狱死囚刘子光在追捕过程中,经劝说无效,负隅顽抗,被参战武警击毙,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
  消息传到北京,一切如常,仿佛只是死了一只微不足道的蚂蚁。
  墨尔本,雷拓大股东霍华德爵士的庄园内,召开了一次盛况空前的宴会,索普端着香槟向爵士道贺:“阁下,您的计划成功了。”
  “是啊,很可以为这个喝一杯。”爵士矜持的举起了杯子,说:“中国人自大狂傲,老祖宗的东西忘了个一干二净,理查德,这个礼物送给你吧。”
  桌上摆着一本蓝色布面的线装书,四个隶书汉字索普当然是认识的,《三十六计》。

  “这一计叫做借刀杀人。”霍华德得意洋洋地举起了酒杯。
  刑警队,同事拿了现场的照片在讨论,忽然胡蓉阴沉着脸走过来,大家顿时不言语了,胡蓉瞟了一眼照片,看到死者脚上的鞋子,顿时眼睛一亮,这不是自己给刘子光送去的鞋子,裤子颜色也不对。
  “战斗过程中伤亡大不大?”胡蓉问道。
  “咱们江北的丨警丨察只能靠边站,不过看起来没有伤亡,至少咱们的医生和医疗用品都没派上用场,事后各大医院也没有收到伤员。”一个刑警答道。
  胡蓉顿时明白了,冷笑一声走了。

  “是啊,就凭刘子光的枪法,怎么着也得放倒七八个吧。”那刑警摸着后脑勺说道。
  胡蓉当然不会把这个秘密和任何人分享,她走出了办公室,外面的天空异常的明媚。
  日期:2018-12-09 08:0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