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1078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能帮周县长排忧解难,是小李的荣幸和骄傲,县里干部们得知周县长岳父生病后,成群结队的来探望,鲜花果篮放满了楼道,据说现金都收了十几万,不过全被周县长退回去了。

  接过周县长手里的袋子,小李把包子、豆浆、油条拿出来放在桌子上,筷子摆好,周文招呼岳父说:“爸,给你买了最喜欢吃的小笼包。”
  又对邻床病人说:“大叔,您也来点,我买的多。”
  “周县长真有心,那我就不客气了。”
  岳父的病友是个退休干部,以前在市政府工作,大小是个科长,见过一些世面,他啧啧赞道:“老刘啊,你这个女婿真了不起,平易近人丝毫没有官架子,我去年就听说过他的事迹,照我说啊,将来起码省部级。”
  “说笑了,不管当多大的官,都是为人民服务。”刘老头心里那个骄傲啊,早先的不愉快早就随风而去了,这几天来看望自己的人络绎不绝,那可都是女婿的面子啊,有这么好的女婿还想啥啊,再说了,现在这个世道,作风问题也不是很严重的问题嘛。
  卖报纸的进来了:“晨报、晚报,法制报。”
  岳父一招手:“参考消息有没有?”
  “没有,这有最新的晨报,特大新闻,杀害玄武集团总裁陈汝宁的凶手昨日被判死刑。”
  “拿一份。”周文递过去五毛钱。

  翻开报纸,映入眼帘的是刘子光的照片,下面还打了个叉叉,下面五个大黑字:正义的惩罚!
  周文心中一动,正要仔细,忽然病房的门开了,刘晓静,还有小舅子的媳妇和丈母娘三个人冲了进来。
  “周文,你要救救你弟弟啊!”丈母娘哭丧着脸说。
  “怎么了?”周文放下报纸镇定的问道。

  “开车撞人了,现在被县公丨安丨局抓起来了!”
  小舅子开车撞人的事情周文昨晚上就知道了,一县之长对本县地面上发生的事情还是了如指掌的。
  刘晓铮这个不争气的家伙,和朋友合伙开了一个公司专门为南泰工业园做土方工程,朋友出人出钱出设备,他出脸皮,仗着姐夫是县长到处招摇撞骗,虽然周文很厌恶,但毕竟这层关系在,也就没怎么特意阻拦,小舅子也在这个生意上捞了不少钱。
  昨天晚上,刘晓铮酒后驾车,以一百五十公里的速度在工业园开发区的大路上狂奔,撞飞了一个夜班回家的工人,不但不救护伤员,还驾车逃逸,县交警队抓到他,要测试酒精含量的时候,这小子不但不配合,还大放厥词说自己是周县长的小舅子,谁敢抓我云云。
  交警不敢怠慢,一边控制住他,一边上报领导,公丨安丨局副局长孙继海接到一线汇报后,先落实了肇事者的真实身份,然后直接向周县长进行了汇报,周文当即批示,不管涉及到什么人,一律严办,绝不姑息!

  孙继海是周文的嫡系,心里自然有数,一方面让丨警丨察把刘晓铮扣起来醒酒,一方面亲自出马,安抚死者家属,又给干警们开了会,严禁外传刘晓铮和周县长的亲戚关系。
  醉酒驾车,撞死了人,还肇事逃逸,这罪过可不小,听闻老公出事,刘晓铮的媳妇赶紧找到婆婆哭诉,又通知了大姑姐刘晓静,三个娘们一合计,这事儿必须得找周文才能解决。
  看到老婆和丈母娘在自己面前哀求,周文竟然没有那种预想中的快感,这日子过得……真是没意思透顶啊。
  “妈,晓静,这个事我知道了,我马上回县里安排,爸这边你们照顾着点吧。”
  听女婿这么说,丈母娘哪还有半个不字:“好的,这边你放心,我们来照顾,你千万要把晓铮救出来啊,他打小没吃过苦,可不能让他坐牢啊。”
  “妈,你别说了,爸病还没好呢。”刘晓静嗔怪道。
  老头子这回倒没有动怒,这一场脑溢血让他认清楚了形势,自家儿子就是个败家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老刘家的今后还是要靠这个女婿来撑着的。
  “周文,听我一句话。”老头子坐直了身体说。
  “爸,我听着。”
  “晓铮的事情,你不要干涉,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你还年轻,不要被人抓了把柄。”老头语重心长的说道。

  “爸,我知道了,您好好休息吧。”周文拿了皮包,招呼小李一起下楼,走到楼梯口听到身后有人喊他:“周文。”
  回头一看,是刘晓静。
  “小李,你先下去热车。”打发了小李,周文和颜悦色的问道:“晓静,有事么?”
  刘晓静觉得心里有些堵,周文对自己很客气,对自己家人也很有礼貌,但她知道,越是这样,越证明周文的心越来越远,她宁愿周文赌气发飙,骂自己一顿,起码那样还能挽回婚姻。
  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却又无从开口,等了半天,刘晓静才道:“博睿想你了。”

  “知道了,我周末回去接他的,还有事么?”
  “那我走了,再见。”周文转身下楼了,刘晓静听到自己心底的一声叹息。
  回县里的路上,周文展开了那张晨报,仔细看了刘子光的案子,不禁掩卷叹息,老同学就要因为故意杀人而被枪毙了,自己能做的也只有惋惜而已,周文好歹也是宦海中人,深知这案子水很深。
  要怪就怪自己命不好吧,老同学,你死后我会在你灵前上一炷香,感谢这几年来你对我的帮助,但我真的帮不了你,也没有这个能力帮你,老同学,走好吧。

  不光报纸刊登了刘子光被判死刑的消息,江北电视台也在午间新闻播出了相关新闻,电视屏幕上麦抗美母子对记者说,我们对判决结果非常满意,然后上了豪车离开,镜头一转,警卫森严的囚车押着犯人离开了法院,现场记者巴拉巴拉介绍着案件的始末,把这个案子定性为了简单的报复杀人,大大渲染了刘子光的黑社会背景云云。
  至诚小区,一群退休老头老太太戴着老花镜拿着报纸叹息着,
  “啧啧,老刘家这小子要枪毙了,怪不得他们两口子也不出来了,没脸见人啊。”
  “杀的是玄武集团的总裁呢,要我说该杀,把人家红旗钢铁厂搞得多惨啊,杀他是替天行道。”
  正七嘴八舌的说着,一个打扮时髦的年轻人路过,插言道:“电视都播了的,刘子光不是真凶,杀陈汝宁的是穆连恒,那个视频我看了的,啧啧,太牛逼了。”
  一个骑电动车的眼镜男路过此处,也忍不住停下说道:“微薄上早就辟谣了,那段视频是假的,刘子光这回难逃一死,如果他不死,我国法律体系就要受到严重质疑。”
  “你看过视频没有就说是假的,你有没有脑子!”年轻人怒了。

  “我看了,造假水平很拙劣,初级ps,整段视频都是ps的。”眼镜男不屑的说道。
  日期:2018-12-08 10: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