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948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排山倒海的愉悦使她完全失控,整个身子随着他的节奏而激动,每次攀至巅峰她都紧紧咬住事先准备的手帕,控制自己不嘶声狂吼,虽然那样会更爆发!
  火山开始喷发!
  她紧紧搂着他,身体张开到最大角度来承受、来吸纳,不允许溢出一点点,那是他的精华,也是自己的良药。
  对了,自己来的初衷就是治病。
  方晟绝顶聪明,可从没想到他还能帮别人治病吧?想到这里芮芸急剧喘息,深深吻在他脖子间。
  风平浪静,方晟又沉沉睡着,接下来还得收拾残局。
  男女情爱的残局向来是女人收拾,何况今夜是芮芸布的局,心甘情愿。
  照例还是全身脱力,乏得只想就地美美睡一觉。但芮芸深知那不是自己的权利,唯有尽快恢复。
  躺在方晟身边足足休息了近二十分钟,虽然骨子深处还透着懒洋洋,骨架象被拆开似的,特别**既有些火辣辣又传来种种说不出的滋味,但不能再拖延了!
  咬紧牙关爬起来,自己先穿戴整齐,然后给方晟套上丨内丨裤,盖好被子,就万事大吉!
  这次情况特殊,不必象上次在泽天大酒店必须恢复原状。过于掩饰适得其反,芮芸终究是聪明的女人。
  快速溜回房间冲了个洗,卟嗵扑在床上,立即进入无比香甜的梦乡……
  这一觉睡得真沉,闹钟响了十分钟都没听到,还是晏雨容咚咚咚拚命敲门才惊醒。
  “再晚就来不及了!”
  晏雨容惊疑地看着芮芸嫣红的脸庞,光泽而有活力的皮肤,还有掩不着春意的眼神,总觉得她跟平时不一样。
  芮芸早预计晏雨容有此问,有此惊讶,昨晚就琢磨好应对的表情、动作和对答,当下疲倦地揉揉眼,打个呵欠说:

  “不好意思,昨晚真……真醉了,稍等会儿,马上去机场……”
  说罢一头钻进卫生间。
  二十分钟后,芮芸和晏雨容下楼,与等得不耐烦的程庚明会合,由特警护送直奔潇南机场。
  又隔了一个多小时,醉意朦胧的方晟被手机铃声惊醒,却是徐璃的声音:
  “别辜负了良辰佳日,快点来吧。”
  “你在哪儿?”方晟根本回想不起来昨晚后来的情况,也不知道徐璃睡在哪儿。
  “刚从酒店回家,”她带着笑意道,“总不好众目睽睽下进你的房间吧,快来……”
  尾音带钩,钩得他心里痒痒的,当下纵身而起,道:“好,你等着!”
  掀开被子,方晟心里格噔一声:出岔子了!
  一方面脱剩至丨内丨裤睡觉从来不是他的风格,另一方面无论从痕迹,还是余味,以及隐约且朦胧的印象,昨夜有过一场蛮不错的欢爱!
  似乎……是在黑暗中进行,对方挺主动,整个过程酣畅淋漓,而且最后她紧紧搂着自己,勒得他快喘不过气来!
  是做了个梦,还是真实的发生?
  其实干与没干,身体最诚实,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以方晟多年经验,肯定是干了,但跟谁干的,心里没谱。
  昨晚醉得太厉害,一切又发生在黑暗中,根本没法根据细节作出判断。
  从常理而言应该不是徐璃。她也喝多了,是其一;其二她其实脸皮很薄,昨晚闹成那样,都不肯跟方晟喝交杯酒,更不谈当众进自己房间;其三如果夜里是徐璃,断断不会早上便打电话。
  在欢爱方面徐璃需求量并不大,通常一次足矣,有时方晟想再战都不肯,她更注重两人在一起的感觉,欢爱方面敏感度和获得的快-感深度远不及樊红雨。
  不是徐璃,那么麻烦就大了!
  参加晚宴的另外三位女人跟他关系都很不错,但都没有越过底线,尤其晏雨容,他始终严防死守。
  倘若是其中任何一位,方晟都要懊恼得打自己耳光了。
  晏雨容不消说,他已坚守多年;范晓灵已是韩夫人,更是欠妥;芮芸则是商业方面的好帮手,周小容的好闺蜜,千万不能留下杀熟的坏名声!

  问题是能进房间的只有她们四位,走廊外特警戒备森严,别说女人,母苍蝇都飞不进来。
  谁有可能悄悄摸进来呢?
  这几天房卡管理有点乱,上次看到一大叠都放在芮芸房间;据说晏雨容手里也有两三张,因为前天房间有老鼠,她吓得换到别的房间住了一宿;不过单凭房卡没法判断,只须一个电话,楼层服务员会用万能卡开门……
  从概率上讲,方晟觉得……都有可能……
  想起上次谈话时晏雨容欲说还休的模样,芮芸浴袍里呼之欲出的春意,还有范晓灵,每次通电话非得来两句露骨的挑逗。仗着酒意,冲动之下跑进他房间皆有可能!
  唉,乱啊,有点乱!
  方晟捂住脸陷入迷茫和内疚。
  从情感和底线上讲,他绝对不想与这三位当中任何发生情爱瓜葛,无它,不能再害人害己。

  若说三滩镇开始一直处于攻势,那么自银山到鄞峡是采取守势,身边相对固定的女人只剩下樊红雨和徐璃,鱼小婷偶尔为之,其他都屈指可数。
  有时方晟都不确定性三年、五年甚至更长远时间里,留在身边的到底还有谁。
  收拾起乱糟糟的心情来到餐厅,朱正阳、齐志建等人与徐靖遥等人相对而坐,窃窃私语,每人面前只有一碗稀粥。
  方晟目光一扫,只缺严华杰、房朝阳和范晓灵三位。
  楚中林主动迎上前道:“方哥早!被饯行的四位大清早都走了,三位去机场,肖翔回家收拾下行李;华杰到厅里例行巡查;晓灵跟韩主任会合去郊区爬山;朝阳还在睡觉。”
  “你们在谈什么?不准挖鄞峡的墙角啊。”方晟打趣道。

  齐志建笑道:“梧湘、银山都是徐总他们战斗过的地方,不算挖墙角。”
  徐靖遥道:“向方市长汇报,几位提出个很意思的设想,即扩大鄞峡-舟顿-绵兰三地包邮区,进一步提振双江地区快递业和商业往来……”
  “很有意思的想法,你们抢到省长前面去了!”方晟眉毛一跳,笑道。
  “不不不,”朱正阳道,“省长那是全省一盘棋,咱们纯粹就事论事,搞的是区域横向联合模式,银山有红河那个全球领先的自动化分捡中心,可以先行一步加进去,等梧湘完善配套设施再说,慢慢来,不着急。”
  “若五个市形成规模,会倒逼省里出台相关政策,逐步让其它市区加入其中,属于农村包围城市策略。”齐志建道。
  方晟问:“资金方面没问题吧?刚开始众多商家肯定持观望态度,八成要亏本经营。”
  有牧雨秋和芮芸转让的全部资产,徐靖遥豪气十足:“覆盖全省都没问题!前期鄞峡金三角包邮区已扭亏为盈,经过摸索我们总结出一套吸引商户和商业推广的最优策略,相信短时间便能获得市场接纳。”
  “是一个崭新的商业模式啊……”

  方晟突然想起当年在江业针对药费畸高现象探索低价药品超市的事,由于骆常委作梗仓促去了顺坝,随即投身与黑势力斗争的硬仗。后来再问,低价药品超市因同行联手打压,加之后续政策没能跟得上,只开了四个月便草草关门。
  日期:2019-01-11 06: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