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2089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关又一关闯过来,期间承受了多少的压力唯有自己才体会得到。
  直到刚刚过去的昨天,自己终于扬眉吐气了一把。
  黑暗中隐隐的有了一些曙光,让自己也看到了那胜利的希望。
  随即,金锋又轻声的叹息。
  路还长,后面的关卡也会越来越多,一分一秒都不能掉以轻心。
  就算是港岛拍卖打赢了佳士得也不过就是那样。
  依照诺曼大铁头跟代言人那老狐狸的性格,输了的他们绝不会善罢甘休,后面还有得打!
  这群白皮不把他们打痛打残打服帖了,他们永远都不会罢手。
  终究还是要做过一场。
  微信在这时候发出了提示音,却是子墨女士给自己的视频连接。
  接通视频,一身睡衣的曾子墨冲着金锋微笑着,洁净的素脸星棱般灿烂的眼神让金锋的疲惫一扫而空。
  “还没睡?”
  “嗯!”
  “对不起这么晚打搅你。”

  “没事,我都准备起来了。你怎么也没睡?”
  “做梦梦见你了,起来跟你打个招呼。”
  “梦见什么了?”
  “梦见你骑着板车来娶我!”
  “嗯……这个可以有。”
  “你在工作室?”
  “对!”
  “哦。了解。谢谢”

  “嗯?”
  “能看看你捡的漏吗?”
  “哪个漏?”
  “……你捡了几个漏?”
  “戈力捡了范宽画,弓凌峰捡了乾隆官窑瓶。”
  “啊!呵呵……你真行。”
  拿着手机起来,金锋有意的在修复间里转了一圈,让半夜查岗的未婚妻看清楚了修复间里的情况,又让她看了访友图跟如意瓶。
  曾子墨对于自己的收藏并没有浓厚的兴趣,大多数女孩都是这样。
  就包括收藏世家的梵青竹跟千年王家的王晓歆,她们对于收藏的热爱远不及那些名牌包包。
  “金先生,能不能不关视频,我要你看着我睡觉。我怕做下一个梦的时候,你就不娶我了。”
  “好。”
  手机就放在金锋的身前,曾子墨优雅的亲吻了摄像头一下,玉首侧着对着金锋柔美的笑着,带着满足缓缓进入梦乡。
  金锋知道,自己的未婚妻给自己发视讯不是为了看捡漏,也不是做梦惊醒,而是子墨女士惯用的招数。

  查岗!
  虽然在两个人的视频对话中,子墨一句话都没提,但金锋却是知道,自己的未婚妻在提防某位住在自己家里的佛国镇国神器。
  真是一个兰心蕙质的女孩,查个岗都这么的含蓄和温情。
  想到这里,金锋也笑了。

  爱怜的看着睡梦中娇美动人国色天香般的曾子墨,金锋脸上现出深深的柔情,举起手机隔空亲吻了下去。
  “快了,等我娶你。”
  就着修复室的沙发咪到天亮,登陆围脖发出第十一条围脖。
  “港岛省帝都山首拍。只有一条规则。拒绝场外连线拍卖!”
  “你可以不来,只要你别后悔!”
  洗澡换衣服吃早饭,换上便装再次出发。
  时间已经是早上的七点半,但天空却是一片昏暗。
  梅雨时节的魔都就像是一个失去心爱玩具的小孩哭得伤心欲绝。
  大门缓缓打开的当口,车子却是停了下来。
  站在车子前面的,赫然是三个身着正装的白皮老人。
  细雨无情的滴落在这三个白皮老人的头上身上,他们那名贵西装早已被雨水浸湿浸透。

  本就不多的头发被雨水淋得紧紧的贴着头皮,雨水顺着头发一滴滴的往下滴落,从他们的脸上淌落下来。
  三个老头的脸上僵硬得像一块木板,浑身湿透的他们也不知道在雨水中挺立了多少时候,身体也在不住的瑟瑟发抖。
  看见那熟悉的代言人的专属豪车出现在眼前,麻木的三个老头顿时露出一抹惊喜,齐齐上前大声的叫喊起来。
  “金!是我!”
  “谢天谢地,你总算出来了。”
  “金,是我啊,金,我是老巴。嘿。我的朋友,我来看你来了。”
  多久不见的金锋曾经的老上级、前教科文组织大会主席、现在高卢鸡夺标呼声最高的巴巴腾主席急切的走到豪车后边,弯着腰敲击着车窗。
  “金,你的老朋友,巴巴腾来看你来了。”
  “上帝啊,你都不知道我在这里站了多久。”
  “整整两个钟头。”
  “可怜的老巴,连伞都没带,都快冻死我了。”
  “金……金……”
  “你的大豪斯真漂亮,快让我进去喝杯最浓的碧潭飘雪吧,我都快记不住他的味道了。”
  豪车静静的停着,车窗却是紧紧的关着。
  冻得直打哆嗦的巴巴腾不住的抽着冷气,颤声的叫着金锋,脸上的表情急切而仓皇,还有那发自心底的敬畏。
  终于,后排的车窗虚开了一条缝,巴巴腾惊喜过望,狠狠一抹脸上的雨水,凑上前去。

  “啪嗒!”
  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一块金色的怀表丢在了冰冷的地上。
  车窗里传来金锋冷寒如北极罡风的声音:“送给你,拿着滚!”
  车窗在下一秒无情的关闭,巴巴腾嗳嗳嗳惶急急切的叫着金锋,不停的拍打着车窗。
  “金,我最好的朋友,我有话跟你说,相信我,我真的有话对你讲……”
  “请你……”
  “金——”
  “别走啊——”

  车窗关闭的那一瞬间,豪车发动机陡然间发出一声闷嚎,跟着加速绝尘而去。
  一个就价值一百万的车轮溅起无数的水花尽数地打在三个人的身上。巴巴腾首当其中挨得最惨,苍白的老脸满是污黄的水渍。
  这一刻,巴巴腾变成了泥人,也变成了冰人。
  一辆又一辆的顶级越野车紧随金锋的豪车,一蓬又一蓬的污水无情的飞溅在三个人的身上脸上,宛如那一蓬蓬密集的弹片,将三个人炸成了灰灰。
  红色的尾灯消失在视野的尽头,豪宅阴森的大门快速的关闭。
  曾家的保镖开始换岗,冷冷的看着泥人一般的三只白皮,目光凝沉面无表情,肃杀到了极点。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僵硬如铁的巴巴腾费力的弯下腰捡起那块金色的怀表。
  轻轻一摁开了表盖,拇指摁在那表盘上,直接触摸到表盘的指针。
  号称世界考古三杰的巴巴腾当然知道这块表的来历。
  这是当年拿破仑小矮子送给他妻子约瑟芬皇后的礼物。定制这块表的时候,拿破仑正在远征金字塔国的路上。
  表是18k的金表,以珐琅和美钻装饰,做工精良,款式珍贵稀有,出自中立国杰出钟表大匠布雷盖之手。
  金表上的钻石是1804年镶上去的,那一年拿破仑已经在高卢鸡加冕为帝皇。
  之后约瑟芬皇后把表传给了她的女儿霍顿斯。霍顿斯又在1802年与拿破仑的兄弟约瑟夫结了婚,由拿破仑的兄弟变成了拿破仑的女婿。
  1806年,在拿破仑的帮助下自己的兄弟加女婿成为了风车国的国王,而霍顿斯则自然成为了荷兰的皇后。

  正是在那个时候,这块金表上被雕刻了h这个字母,代表了霍斯顿的名字。
  说起来这家人的关系有点乱,实际上霍斯顿只是拿破仑的继女。她母亲约瑟芬嫁给拿破仑的时候本就是个寡妇,还带了两个拖油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