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1076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审判长说:“被告,你对检方的陈词有没有异议?”
  刘子光扫视一下法庭内众人,应被害者家属要求,今天是不公开审判,其实发言没什么意义,但他还是开始说话。
  “陈汝宁不是我杀的,我相信在座的诸位都很清楚这个事实,不可否认,你们制作的证据近乎完美,对我相当不利,但黑的永远不会变成白的,审判长,我的话说完了,请继续吧。”

  审判长拿起法槌敲了敲,威严的说道:“现在休庭,十分钟后宣判。”
  休庭了,刘子光被带进法庭边的羁押室,虽然知道面临的很可能是死刑,他还是镇定自若,谈笑风生,还向法警要了一支烟抽。
  法警怜悯的看着刘子光,昨天的节目全法院的人都看了,每个人都知道杀死陈汝宁的真凶是穆连恒,眼前这个等待宣判的犯人只是替罪羊而已,但他们无能为力,他们只是在执行命令。
  休息室内,陈玄武一脸愤愤的问母亲:“妈,姓刘的这回肯定逃不了一死,我就是觉得穆连恒死的太简单的,太便宜他了!应该让我把他大卸八块才行。”
  麦抗美说:“总之真凶已经死了,也可以告慰你父亲的在天之灵了,就不要追究那么多了,待会儿宣判后面对记者提问,你不要乱说话。”
  陈玄武说:“妈,我懂。”

  重新开庭,审判长宣读判决书,冗长的案情介绍后,最关键的部分终于来了。
  “根据被告人刘子光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随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三百一十六条、第六十九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判决如下:
  被告人刘子光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逃脱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决定执行死刑。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江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五份。”
  听完判决,刘子光并没有像大家想象中的那样情绪失控,他只是淡淡一笑,就安安静静的被法警带走了。

  审判就此结束,早已预备好的官方媒体记者采访了受害者家属,麦抗美表示,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杀人凶手终于得到正义的惩罚,感谢江北警方,感谢江北中院。
  有记者问:“请问您对判决结果是否满意。”
  “非常满意!”陈玄武斩钉截铁的代替母亲答道。
  江北市某著名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律师在会客室接待了李纨一行,听清楚对方来意后,张律师眉毛一展,道:“视频资料我看一下可以么?”

  卫子芊立刻打开笔记本电脑向张律师播放了穆连恒在访谈现场的一番话,看完之后,张律师推了推眼镜说:“这个人现在什么地方?”
  “死了,据说是心脏病突发,今早死在省城。”胡蓉说。
  张律师沉吟片刻,似乎很为难,“这段录像我听说过,但是想看的时候网上已经找不到了,老实说,仅凭这段录像不足以证明什么,如果是在古代的话,碰上清官还能翻案,但在现在的法律体系下,这个根本不能当作证据。”
  “罪犯亲口承认的也不行么?”胡蓉问道。
  “不行。”张律师摇摇头,“即使是嫌疑人亲口承认也无济于事的,要不然大家都去顶缸了,法院就失去作用了。”
  李纨问道:“现在死刑判决书已经下了,我觉得这个视频很可以作为翻案的证据,公丨安丨机关可以补充侦查嘛,您觉得二审胜诉的可能性大不大?”
  张律师有些踌躇,起身道:“李总,借一步说话。”
  来到内室,张律师恳切的说道:“李总,不是我不帮你,我们事务所已经接到局里的口头通知了,不许接这个案子,我劝您也不用去省里,去北京找别的律师了,据我分析,这个案子没这么简单,就算证据再多也是没用的。”
  李纨从内室出来,脚步似有千斤重,卫子芊和胡蓉看到她的样子就全明白了。
  “找媒体,把事情掀出去。”胡蓉狠狠地说。

  很快就联系到了几个记者朋友,约他们来到一家茶社,放了穆连恒的视频,大家都很震撼,但为首一个年纪大的记者说:“胡警官,不是我们不愿意帮忙,我们实在是爱莫能助啊。”
  记者们一脸尴尬,似有难言之隐。
  大家都沉默了。
  看守所,刘子光被带进一间宽大的办公室,茶几上摆着色彩鲜艳的水果,一盒中华烟拆开了包装,茶杯里泡的是君山毛尖,香气四溢。
  “谭主任,又见面了。”刘子光笑道,丝毫没有死刑犯的觉悟。

  谭志海也笑笑:“小刘你好,让你受委屈了。”
  刘子光说:“没事没事,习惯了。”
  谭志海说:“其实我也是刚知道,陈汝宁不是你杀的,真凶隐藏的实在是很深啊。”
  “哦,是谁干的,难道是他那个助理?”

  “还是你猜得准,就是穆连恒,咦,你是怎么知道的?”
  “眼神,我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仇恨,对了谭主任,我想你不是来释放我的吧?”
  谭志海爽朗的大笑:“你很聪明,小刘,我一直为你惋惜,如果你采取合作态度的话,我们之间不会闹得这么僵,现在虽然知道你不是真凶,但是案子也判了,报道也出去了,你总不能让法院的同志难做人吧,我们要顾全大局嘛,再说了,你虽然能洗清这个罪名,但你真的有那么清白么?”
  刘子光一怔:“怎么讲?”
  谭志海打开了一个小本子,说道:“三年前西山发生一桩车祸,死者叫魏银龙,车毁人亡,同时期金碧辉煌有个叫姚老二的人失踪,尸体至今没发现,还有金碧辉煌的老板阎金龙,莫名其妙的从楼上掉下去摔死,你敢说这些人的死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刘子光哈哈大笑:“谭主任,其实你说了这么多,还不是证明能把我钉死么,我信,咱们就不用搞这么复杂了,你给我安了一个死刑的罪名,不就是下套么,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多好,别整这些没意思的,你要是能确定我的罪名,还用的着伪造我杀陈汝宁的证据?”
  谭志海居高临下的笑笑:“和聪明人打交道就是愉快,刘子光,我很佩服你的镇定,虽然我不知道你的自信从哪里来,现在你已经被江北中院判处死刑,如果你不提出上诉的话,最高法核准后就会执行死刑,至于是注射还是枪决,我就不清楚了,当然,假如你上诉的话,翻盘的机会是很低的。”
  刘子光依然微笑,“然后呢?”
  日期:2018-12-07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