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2087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黑黑的照片,能看得懂的,不超过三个。

  三个小时后,高卢鸡那边传来了消息。
  由于杰拉德家族大律师突然心脏病发作送医,原定于今天早上开庭审理金锋状告杰拉德家族的案子延期开庭。
  这个消息传出来之后让很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但随即就被淹没在了金锋以史上最贵天价收购了那一滴眼泪的泼天巨浪中。
  这一天发生的事情让整个世界措手不及,各种各样的消息满天乱飞,一波又一波的八卦铺天盖地的席卷全球,带给了人们无限的遐想。
  有的人如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有的人激动得热血沸腾,有的则气得暴跳如雷,有的人却是吓得浑身发抖。
  还有的人,已经坐上了飞机,正飞在去往魔都的路上。
  又是一天没歇过的梅雨,小雨淅沥沥的下着无声的滋润着大地,无声的洗去人世间的悲喜。
  被张林喜吐得一塌糊涂的地毯早已在今天上午特快专递送到了龙虎山,而整个底层大厅也在今天下午重新被铺上了新的更高级的地毯。
  新的地毯是佛国那边专机空运过来的,佛国王室为了感谢金锋救活了郑威陛下,决定把金锋的洋楼重新铺上一层新的地毯。
  新的地毯原本是郑家王室给波斯定做的国礼,现在却是用在了金锋的洋楼中。

  “那一年溥仪下岗完蛋,虽然有袁世凯政府给撑着,但庞大的臃肿的机构还是让溥仪吃不消。”
  “外有那些满清的遗老遗少们也天天在溥仪跟前哭穷,溥仪还不得不赏赐他们财物。”
  “日子也是越过越紧张。”
  “紫禁城里边的太监太多,又看管不过来,那些太监们跟侍卫们也是偷盗成风。当时琉璃厂的宝荣斋、延古斋、尊古斋、延清堂、瑞珍斋、博韫斋几个大字号的古玩店就是靠收这些贼赃贼货赚得盆满钵满。”
  “后来谱仪发现了其中的猫腻,下令在紫禁城内彻查,结果当天晚上藏有无数珍宝的延春阁就烧了精光。”

  “这把火不但烧毁了爱新觉罗家族珍藏了几百年的无数稀世奇珍,也把溥仪给烧怕了。”
  “穷得叮当响的溥仪靠这卖清宫旧藏过日子……能卖的全都卖掉。”
  “其中就包括紫禁城的地毯!”
  “那一年溥仪把紫禁城的地毯送到了盐业银行卖掉,当时盐业银行的人看见了之后觉得这就是笑话。”

  “他们可是开银行又不是开当铺的,这些用过多少年的地毯拿来搞毛。”
  “这时候,张伯驹先生就站了出来,花了三千块大洋买下来这批地毯。”
  “地毯里的金丝抽出来卖了三万大洋,重新规制好的地毯又卖了三万大洋。”
  “除掉本钱和工人工资,余下的钱张伯驹先生一分不少的给了自己的好友余叔岩。”
  “捡漏,靠的确实是运气,但必须要有实力。”

  明亮的宫灯之下,古老的椅子上,听着窗外的细语,听着金锋娓娓道来的百年往事,时间似乎在慢慢的扭转,慢慢的回到了从前。
  “金先生,那我父亲跟张伯驹老先生有没有传说中的交恶呢?”
  赵老先生双手捧着金锋赠一个翡翠烟灰缸,沙哑的声音带着几许的期望。
  金锋右手拿在赵老先生的光秃秃的脑袋上轻轻的一弹,摁着一根毫针再往下没了一丝。

  赵老先生闷哼出声,双手无规律的急速抖动起来,烟灰缸里的水洒落了一大片出来。
  张家恺在一边噌的下就站了起来,目露紧张,揪心的看着自己的父亲,满是镭切,看那金锋的眼神充满了愤慨。
  过了好一会,赵老先生的手慢慢的平复下来,烟灰缸里的水依旧在微微的荡漾。
  “洒了一百五十毫升的水。”
  “欠我十五幅画。”

  金锋量完烟灰缸里还剩下的水,嘴里漠然报出数字来,开始为赵老先生做起了刮痧。
  “刮痧是我们神州的古老传统,在国外曾经一度被认为是愚昧的巫术。”
  “你的身体养尊处优太久,本身寒气就重。在神州出生在神州长大,却是连老祖宗活血化瘀、驱邪排毒的刮痧都给忘了。”
  趴在床上的赵老先生咬着毛巾,双手紧紧的揪着床单,鼻孔里发出牛喘息般的闷嚎。
  张家恺就在旁边看着金锋用黑黑的水牛角从上往下重重的挂着自己父亲本就羸弱的背脊,眼睁睁看着一道又一道的红斑在牛角的拉扯下泛出暗红色的血粒。
  这些血粒就是痧!
  张家恺看得嘴角都在哆嗦,几次想要上去抢了金锋的牛角却又硬生生的忍住,心痛得要命。
  “你父亲跟张伯驹老先生虽然都是民国的四大公子,但两个人的交集并不多。”
  “你父亲成名正年少,那时候整个东北都是你们张家的,飞机大炮比起某些人都还要多得多。”
  “他们两个人交恶,都是传闻。”

  狠狠刮了一通痧,再给上了最后一道程序,火罐。
  这些神州最传统的养生治疗手段对于张家恺这样的二代来说从未见过。
  作为他来说,这些还真的就是最迷信的巫术。
  尤其是在看见自己父亲背部上的老肉被火罐吸成一坨一坨的硬块的时候,心里对金锋的厌恶更深了一分。
  突然间,张家恺炸了眨眼睛,露出一抹讶色。
  自己的父亲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而且还睡得那么的香。
  这让张家恺吓了一大跳。走近了一看,张家恺一下子张大嘴再也合不上。
  自己父亲的双手竟然不抖了,这样神奇的医术完全颠覆了张家恺的认知。
  “你,你……是怎么办到的?”
  “我是神仙。”
  时间一到,金锋撤掉火罐收拾家伙什,轻声对张家恺吩咐了几句便自走人。
  “金委员先生,我想请教你一个问题。”
  “你预计要多少幅字画才能把我父亲恢复原样?”
  “事实上,我们张家可没多少积存给你。”
  金锋头也不回漠然一笑,轻声说道:“这事你说了不算。”
  “你养父在来我找之前,考虑得比你周全。”
  “这一点,你真不如你养父。”
  开门的那一刻,张家恺突然说道:“你是不是为了九龙图?”
  金锋脚步一滞淡淡说道:“我要的,可不止九龙图。”
  张家恺嗯了一声冷冷说道:“要是我父亲不给你九龙图,你又能怎样?”
  金锋轻描淡写的回应了过去:“没人敢欠我的东西。”
  “包括这幢房子里边住的国王。”
  说完这话,金锋径直将家伙什放在门口:“给我洗干净。记得高温消毒。”
  日期:2019-01-10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