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1067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通过淮江大桥的时候,装甲车内的几个特警异常紧张,上次刘子光在带着手铐脚镣的情况下都能放倒四个战友逃走,谁也不敢保证他这次不再来一回。
  庆幸的是,刘子光如同霜打的茄子般蜷缩在车厢里,一动不动,特警们不敢掉以轻心,手指搭在扳机上,他们已经得到命令,如果罪犯试图逃走的话,可以开枪击毙。
  终于有惊无险的抵达了江北市桃林看守所,今天的看守所气氛不同往常,执勤武警全部上岗,钢盔、刺刀、大狼狗,如临大敌办好交接手续后,刘子光被移交给看守所丨警丨察,见他走路艰难,丨警丨察叫了两个犯人来扶着他,走进了几年前曾经住过的暴力犯仓。
  办公室里,徐纪元问韩局长:“谭主任交办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吧?”

  韩局长说:“前几天就执行完毕了。”
  暴力犯仓,新来的狱霸林峰正在教训一个不开眼的家伙,林峰是什么人,林国斌的儿子,顶点的少东,江北黑道数得着的人物,几天前因为一桩街头斗殴被关了进来,奇怪的是林国斌托了分局的熟人打点后,往日很容易办的事情却突然变得很难,林峰和顶点的几个打手全都投入看守所羁押,等待审判。
  林峰还是第一次进苦窑,不过他和普通人不一样,一点苦头也不用吃,几个兄弟三拳两脚就把原来的牢头揍改了,林峰占据了最好的铺位,吃饭的时候他先吃,上厕所他是第一个,他不发话,谁也不想吃饭喝水撒尿拉屎。
  今天有个小子早上憋不住大便,抢在林峰前面拉屎,结果被揍得不成人形,为了惩罚他,林峰不让他中午吃饭,整个下午都要在墙角拿大顶。

  这小子似乎有点撑不住劲了,哭丧着脸求道:“峰少,我改了,我下次真的不敢了。”
  林峰不为所动:“操,说话前先说报告你不懂么!”
  正玩着,忽然熟悉的皮鞋声传来,林峰打个手势,墙角拿大顶的倒霉孩子赶紧下来,坐在水泥台子上一动不动,其余犯人也都老老实实坐着,一副很乖的样子。
  丨警丨察打开了铁门,把一个人推了进来,说了声:“新来的犯人,招呼着点。”
  又来新人了,众犯**为喜悦,在牢里没啥乐子,大家最大的乐趣就是折磨新人。
  “新来的,傻站着干什么,懂规矩么!”倒霉孩子神气活现的说道,他预感到好日子要到了,终于有人接替自己。
  刘子光慢慢抬起头:“老子在这儿称王称霸的时候,你们几个龟孙子还在家玩***呢。”
  林峰大为惊愕,原来新来的犯人是刘子光,上下打量一番,脚镣都戴上了,这是重犯啊,他有些忌惮,但是再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也没什么可顾忌的了,于是便狞笑道:“你也有今天,小的们,给他褪层皮!”
  打手们正愁没事做呢,他们才不管新来的是什么角色,来到牢里大家都是一样的犯人,众人上前一阵拳打脚踢,刘子光竟然毫无还手之力,被众人打翻在地,十几条腿猛踩,却连吭都不吭一声。
  监控室内,徐纪元看着囚室的情况,一言不发,看守所的丨警丨察说:“要不要制止一下,搞出人命来就不好了。”
  “不用,再看看。”徐纪元说。
  囚室内,林峰也忍不住跃跃欲试,喝退众人,上前端详着蜷缩成一团的刘子光,得意的说:“老虎变病猫了,你不是挺厉害的么,再牛逼一下给哥看看啊。”

  说着拿脚去踩刘子光的脑袋,哪知道看起来半死不活的刘子光还能动,突然伸手抓住了林峰胯下的玩意,用力一捏,林峰疼的怪叫一声,当时就倒在地上不停的抽搐着,脸上汗珠滚滚而下,看来伤得不轻。
  有犯人赶紧敲打着栏杆大喊道:“干部,打伤人了!”
  刘子光慢腾腾的从地上爬起来,擦一擦嘴角的血迹,看着地上已经接近休克的林峰说:“就算是病猫,对付你这种老鼠还是绰绰有余。”
  两个丨警丨察匆匆赶来,喝问发生了什么事,犯人们一致咬定新来的挑衅打人,把林峰给捏残了。
  处理结果是,林峰被抬去医务所看病,刘子光被关进单人牢房。
  这是一件狭窄的囚室,临时安装的摄像头就悬在头顶,用铁丝网护着,想砸烂是不可能的,刘子光躺在铺位上,仰面朝天对着摄像头,忽然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容。
  西萨达摩亚,圣胡安王宫,李建国按照刘子光临行前的指示紧急觐见国王陛下,向他报称刘子光被国内丨警丨察拘捕,罪名是杀人。
  小阿瑟虽然只是个孩子,但毕竟是一国之君,他从容下旨,要求内阁尽全力营救。
  西国大选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马丁首相忙于选举,但是接到圣旨依然不敢怠慢,急电驻华大使桑塔纳先生,向驻在国外交部递交照会,表明对此事的关心。

  外交部立刻做出回应,刘子光是中国公民,受中国法律约束,他会受到公正的审判,并且在拘押期间享有一切探视、辩护的权力,中国政府向来重视罪犯的**,请西国政府放心云云,并且向桑塔纳大使递交了一份证据确凿,内容详实的刘子光杀人罪证。
  看来外交部早有准备,这是一份江东省公丨安丨厅出具的案情调查报告,用汉语、英语、葡萄牙语做了注释,有图片五十余张,文字说明一万多字。
  陈汝宁的验尸报告占用的篇幅最多,有大幅照片十余张,为了尊重死者,眼睛上打了小黑条,报告声称,死者的指甲缝里有细微的皮屑,经鉴定和犯罪嫌疑人刘子光的dna相同,这是第一证据。
  经警方调查,第一案发地应该是陈汝宁的书房,茶几上有两个茶杯,其中一个上有刘子光的指纹和唇纹,陈汝宁系钝器打击导致颅脑受损昏迷,后被拖至游泳池中溺毙。
  在小区安保录像中发现,案发当晚,一辆登记单位为红星保安服务公司的越野车曾经停在陈家门外,据调查,刘子光经常使用这辆汽车。
  由于案件尚未公开审理,这些只是调查原始资料,外交部提供这些东西,也是本着友好协作的出发点,维护中西关系大局的着眼点,体现我国司法独立的原则,西萨达摩亚驻华使馆收到材料后,连夜扫描回传国内,小阿瑟看到这些所谓证据,惊讶万分,立刻着本国外交部安排访华事宜。
  与此同时,一份相同的调查报告放在了刘子光面前,徐纪元拿出一盒烟,自己点了一支,把剩下的推到刘子光面前,挥挥手让会见室门口的警卫退了出去。
  刘子光用戴着手铐的手翻动报告,鄙夷的问道:“造假都不愿意多花点心思么,这么明显的栽赃,就不怕露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