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1057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家人在客厅坐定,刘晓静拿出周文的话费清单,一五一十的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个清楚,刘副书记低头抽烟,叹道:“唉,周文这孩子还是没把我的话记在心上,作风问题对于干部来说,是最要命的。”
  老太太说:“事到如今你提那个有意思么,周文在外面养小的,他还是人么,他要是不给咱晓静赔礼道歉,这事儿绝不能拉倒。”
  刘晓静说:“我不要他赔礼道歉,我要离婚,不和他过了。”
  刘副书记说:“离婚事大,要考虑清楚,周文年纪轻轻就是县处级,将来还可能继续往上走的。”
  刘晓铮气势汹汹的说:“爸,你到现在还护着他,他当县长,咱家占了一分钱的便宜么?人家往家里送钱,他不让姐姐收,人家给我安排的廉租房,他听说了还不高兴,人家县处级的干部,哪个不是住着江景豪华小区,几百平方的大房子,再看看姐姐家,还是原来那个八十平米的破房子,周文他就是个白眼狼,他当再大的官,咱家也捞不到好处。”
  刘晓铮的老婆也跟着煽风点火:“就是,当官不给家属谋福利,当了也白当。”
  “都给我住嘴!”老头子忽然发飙,到底是当过晨光厂副书记的人,虎老余威在,大家顿时不敢说话了。
  “晓静,除了通话记录,你还有别的证据么?”老头子问道。
  “这就够了。”
  “那就是没有了,晓静,你也老大不小了,爸问你,要是离婚,你还能找到什么样的男人?”
  “这……”刘晓静陷入迷茫,老头子的话很残酷,但是现实,自己已经三十多岁了,还带着孩子,虽然工作还不错,在事业单位里吃闲饭,但那是凭着周文的面子,真要离婚了,指不定啥时候自己就下岗了,再想重新组建家庭何其困难。
  周文却不一样,三十出头的年纪对于男人来说那是风华正茂,何况还是县处级的干部,离婚之后那就是标准的钻石王老五,什么样的女孩找不到啊。
  不行,坚决不能离婚,不能便宜了这对狗男女,刘晓静猛醒。
  “老头子,你拿个主意吧。”刘晓静她妈说道。
  刘副书记沉吟片刻,似乎找到了当初主持丨党丨委办公会时的感觉了,他手握茶杯,斩钉截铁道:“咱们老刘家是讲道理的,把周文的母亲请来,当面锣对面鼓的谈清楚,他悬崖勒马迷途知返的话,事情就可以商量,如果一意孤行铤而走险和人民为敌的话,我们绝不饶他,小兔崽子,当了县长就翘尾巴,哼,就这份出息,枉费我对他一番培养。”
  天已经黑了,周文还在外面一个人晃悠,街上的霓虹灯闪烁,喧嚣的人群从身旁经过,他走过一条条街道,来到江滩的长椅上坐下,肚子里咕咕叫,可是身上没有一分钱,遥想当年,一家三口在江滩公园嬉戏玩耍的情景,竟有恍如隔世之感。
  忽然手机响了,周文还以为是家里打来的,深吸一口气正准备应对,却发现是白娜的号码。
  “大县长,吃饭了么?今天我和同事们去吃的海底捞,可逗了,有个朋友说想吃肯德基,那个服务员居然真的跑去买了一份……”
  白娜喋喋不休的说着,欢快的声音渐渐赶走周文内心的不愉快。
  “你怎么不说话,在家里?”白娜自顾自的说了一阵子,忽然问道。
  “哦,没什么,我在外面。”

  “好了,不耽误你了,知道你应酬多,少喝点酒,注意身体,88。”
  白娜挂了电话,听筒里传来忙音,周文叹口气,起身拖着沉重的脚步向母亲家走去。
  周文是单亲家庭,父亲是厂里的司机,因车祸去世,母亲是厂办托儿所的保育员,含辛茹苦把周文拉扯大,为了给儿子买婚房,老母亲把房子卖掉,一辈子的积蓄全拿了出来,刘晓静一句不愿意和婆婆同住,母亲就默默在外面租了个小平房,平时也不敢来打扰儿子儿媳,有时候想孙子了,就给儿子打个电话,还怕让儿媳妇知道。
  这种情况一直到周文当了市长秘书后才有改观,周文给母亲重新租了个小套楼房,起码有煤气和卫生间,不用自己生煤球炉子,大冬天的排队上公共厕所了,刘晓静也渐渐有了好脸色,经常带博睿去看奶奶了。
  周文步行来到母亲家,敲门没人应,邻居探头出来说道:“哟,周县长来了,你妈带着博睿去你家了。”
  “哦,谢谢了。”周文扭头就往自己家走,想到母亲,想到儿子,他觉得这一切应该珍惜,虽然刘晓静闹得有点不像话,但自己也有错在先,还是解释一下比较好。

  周文家,一副三堂会审的架势,周文的母亲坐在一张木椅上,刘晓静一家人坐在沙发上,小舅子叼着烟斜靠在门旁,周博睿已经被哄到房间睡觉去了。
  “亲家母,周文这个孩子,我是一直当亲儿子看待的,出了这样的事情,我很痛心啊……”刘副书记做痛心疾首状。
  刘晓静她妈插言道:“亲家母,不是我说你,你怎么教儿子的,我们家待他不薄啊,当初他一穷二白,啥也没有,我们把闺女嫁给他,也没指望享什么福,就是看这孩子老实,本分,哪知道是个白眼狼!你儿子的良心都被狗吃了,背着晓静在外面勾三搭四,他还是人么!”
  “大姐,有话好说,别激动。”周文母亲慌忙劝道,她是被电话叫过来的,刚坐下就迎来劈头盖脸一顿骂,头都晕了。

  “怎么能不激动,你儿子在外面包二奶,证据确凿!亏得他只当了个县长,要是当了市长省长,那还不傲的日天啊!”刘晓静她妈越说越激动,口沫横飞,把一腔怒气都撒到亲家母头上了。
  亲家母弱弱的说:“都别动怒,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小文不是这样的人。”
  这句话激怒了小舅子,刘晓铮跳起来说:“他妈的少来这套,还误会,别以为你儿子当了县长就了不起,回头我就找几个人上网发帖搞臭他,还县长,乡长他都当不成……”
  亲家母吓坏了,唯唯诺诺的不敢说话。
  忽然大门开了,周文出现在门口,脸色铁青。
  刘晓铮讪讪的停了嘴,眼睛瞄向别处。
  “晓铮,你过来。”周文的语气很平缓。、“你想怎么着,今天要不把事情说清楚……”刘晓铮话还没说完,脸上已经挨了一记大嘴巴,清脆的好像夏天拍蚊子的声音。
  “你!”刘晓铮捂着发麻的腮帮子,震惊的看着县长姐夫,硬是不敢还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