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1052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伙子们平均年龄不超过二十岁,王远文在其中算是年龄较大的了,他们站在一起有说有笑,互相递着香烟,点着火,打量着异国他乡的风景。
  那天王远文找到了卫子芊,很快签下了合同,拿着合同回到老家办了护照,又来到北京报到,和一帮年轻人一起检查身体,注射各种疫苗,在首都机场登上了飞机,这还是王远文第一次坐飞机,他激动而又好奇,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飞行后,终于降落,然后又换乘汽车,足足开了五六个小时才抵达目的地,也就是他们要为之服务的伍德庄园。
  “这就是非洲啊。”王远文感慨道,这里看起来和家乡区别很大,热带树木高大葱郁,太阳白花花的照的人发慌,楼顶旗杆上高高飘扬的也不是五星红旗,而是一面花花绿绿的旗帜,楼门口有条横幅,上面写着“热烈欢迎新同事”的字样,让人感到一丝亲切。
  “集合!”随着一声哨音,一个高大的男子走了过来,身穿迷彩服,脚蹬帆布靴子,举止间让王远文想到了自己在新兵连时候的教官。

  小伙子们并不都是象王远文这样有当兵的经历,但好歹体育课上也受过队列训练,他们很快排成一队,那个穿迷彩服的汉子大声说道:“我叫李建国,是你们的教官,从现在开始,你们就是伍德庄园的试用员工了……”
  教官讲完话之后,新人们进入宿舍楼,安排了床位,领取了服装鞋帽,然后统一剃了光头,洗了澡换了新衣服来到食堂用餐,伙食很丰富,为了招待他们,食堂特地包了饺子,还有冰镇啤酒供应,这一切都让王远文倍感亲切,似乎重回军营。
  宿舍楼里安装有磁卡电话,员工福利里就有电话卡,王远文吃过了饭,拿着磁卡给家里打了个长途越洋电话报平安。
  “爸,我到地方了,领导对我很好,待遇也不错,管吃管住,房间里有空调。”
  “好啊,那我和你妈就放心了,今天收到你的汇款了,正好给你弟弟交了学费。”
  王远文一愣:“我没给家里寄钱啊。”
  “这小子,汇款单上明明写着你的名字,两千块,你爸还能哄你咋的?”

  这下王远文更纳闷了,忽然听到集合哨音,赶紧说:“下次再说,我挂了。”忙不迭的跑去集合,只见李教官陪着一个男子走了过来,正是在北京遇见的那位贵人。
  “请刘总给大家讲话,鼓掌!”李教官一声令下,新人们无不拼命鼓掌,争取在大老板面前留下一个好印象。
  刘子光伸手压了压,说道:“没什么总不总的,大家到了这里,都是一家人,不嫌弃的叫我一声大哥就行,你们初来乍到,我也没什么好给你们接风的,这样吧,每人给个见面礼,明天去圣胡安乐呵乐呵。”
  身后的仆人捧上一个托盘,里面放满了红包,刘老板亲自将红包发到每个人手上,大家迫不及待的捏着红包,感受着厚度,心中温暖之极。

  “大家舟车劳顿,早点休息吧。”刘子光正要走,王远文从后面赶上来:“刘总,我想问个事儿。”
  “什么事,你说。”
  “那个……家里的汇款,是咱们公司出的吧。”
  刘子光笑了:“你不用担心,这笔钱不从你工资里出,算是你的一份劳保。”
  王远文眼睛瞪得溜圆,没听说过劳保和工资一样高的好事。
  刘子光继续说:“你们的工资按月发放,可以直接领两千美元,也可以换成人民币……”
  王远文彻底惊呆了,两千……美元!他可一直认为是两千人民币的,忽然之间多了好几倍,这种幸福来的太快,以至于连刘总啥时候走的他都不知道。

  回到宿舍,欣喜的和大家分享这个惊天喜讯,却被众人嘲笑,合同上早就写明了,月薪是两千美元,王远文很是郁闷。
  办公室里,李建国问刘子光:“月薪两千美元,是不是高了点,这些小伙子一多半都没摸过枪,学历也不高。”
  刘子光说:“这和有些公司就喜欢招聘中专生是一个道理,越是出身寒微的人越是会加倍珍惜得到的东西,而且……马上就要打仗了,两千美元真的不高。”
  天边一阵滚雷,非洲的雨季来了。
  江北市招投标中心,正在举行红旗钢铁厂的股权拍卖会,自从玄武集团退出红钢之后,厂子的状况不但没有改善,反而每况愈下,省里有重量级人士发了话,以污染严重为名直接关停了剩余的高炉和转炉,没有任何企业敢接盘这个拥有数千名退休工人的老企业,厂子靠着仅有的资金维持了一段时间后,惨然宣布清盘。

  招投标中心外,汇集着大量红钢工人,细雨霏霏,数千人在马路上沉默着,黑色的雨伞和黑色的雨衣渲染着压抑的气氛,几辆风档玻璃下放着省级机关通行证的奥迪轿车驶入了中心大院,大家知道,再过几分钟,拍卖会就要开始了。
  来竞标的人不算多,只有寥寥几家,毕竟陈汝宁尸骨未寒,前车之鉴放在那里,即使红钢的地皮再诱人,也要掂量掂量,所以来竞标的几家企业大多是被国资委请来打酱油的,在很多人的预料中,这次拍卖将会流拍。
  红钢并非采用现场竞价的形式,标书早就递上去了,现在只是开标而已,冷清的大厅里,只坐着几个企业代表和江北日报的一个记者,领导就座之后,招投标中心的工作人员宣布了竞标结果。
  红旗钢铁厂被本市晨光机械厂以两亿五千万人民币的价格收购,红钢的所有债务以及亏欠的工人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等全部由晨光机械厂负担。
  消息传出,欢声雷动,很多红旗人都激动地流下了热泪。

  天,不知道什么时候放晴了,一轮彩虹高挂。
  多年以来,晨光厂和红旗厂就像是一对孪生兄弟,从牙牙学语,到蹒跚学步,再到腾飞壮大,曾几何时,两个厂子在江北市一东一西,互相呼应,每年市里评选五一劳动奖和三八红旗手,得奖最多的总是这两个厂子。
  两个厂子的宿舍区都设在高土坡,很多青年男女工人日久生情,结成连理,一时间两厂联姻成了潮流,刘子光的父母,陆天明和卫淑敏,就是那时候相识的。
  后来,国企改革,两个厂子同时陷入停顿、下岗、改制、买断工龄、再就业,刘欢的《从头再来》唱了一遍又一遍,生活还是没有着落,好在两个厂子家大业大,靠着砸锅卖铁硬是撑过了最艰难的时光,并且逐渐好了起来,没想到在房地产迅猛发展,土地经济为主导的今天,占地颇广的厂区竟然成了原罪,把好端端的一个红旗厂搞成破产,还搭进去好几条人命。
  关键时刻,还是兄弟单位肝胆相照,伸出援手,能被晨光厂兼并,总比好过被那些不知所谓的民营企业收购的强。

  日期:2018-12-01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