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937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鱼小婷连开两枪,一层雾状泡沫覆盖住后院防盗门两侧监控探头,从监视画面看便成了白茫茫一片。
  做完一系列动作,她屏息静气隐身在暗处。
  隔了五六分钟,前院门打开,保镖一手持大号手电筒,一手持枪步步谨慎地绕到后面。
  他没直接开后院防盗门,防止中了埋伏。
  来到后院小门,见空气中弥漫的烟雾,保镖有些疑惑,边在鼻子附近扇动边凑到门前查看,仅仅过了十多秒,他脚步踉跄起来,然后“卟嗵”倒地。
  烟雾有含有效果极强的麻丨醉丨剂。

  鱼小婷飞奔过去,用湿纸巾捂住保镖鼻子几秒钟,让他呼吸更多乙醚以延长昏迷时间,再单手抄起一路小跑将他拖到河边绑到树上,嘴里塞满枯草防止他大声呼救。
  做完这一切,鱼小婷并没有急于闯入别墅。
  作为内地最专业情报系统里的优秀情报员,鱼小婷执行那么多件任务均能全身而返,是因为她足够谨慎、足够细心和耐心。
  在情报的获取上,她永远只相信自己。
  与保镖一样,她也没从后院防盗门进入——这扇门是柄双刃剑,保镖担心外面有人埋伏,鱼小婷也担心屋内有人埋伏。

  贴着墙根巧妙靠近前院大门,鱼小婷骤然现身大大咧咧敲了两下门,然后闪电般撬开暗锁,拉开大门瞬间原地翻滚——
  霎时里面寒芒一闪,一条壮硕伟岸的身影手执匕首冲出来!
  这就是鱼小婷所担心的!
  她并不怀疑赵尧尧欺骗自己,但她只相信情报人员的直觉。
  道格其实共有三名保镖,但每次最多只有两名保镖露面,加之体形、打扮差不多,外界误以为只有两名。
  这也解释了刚才那名保镖为何敢出来查看监控,如果别墅里只有一个留守,他第一个反应应该是报警。
  躲过保镖势在必得一扑,鱼小婷双腿盘住他脚踝一绞一带,“嘭”,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地,头刚着地还没反应过来,鱼小婷化掌为拳重重击中他太阳穴,保镖头一歪昏死过去。
  赶紧将他一直拖到后院五花八绑,再检查别墅里里外外,将刚才动手的痕迹全部抹掉,删除监控资料,然后坐到沙发上休息了会儿……
  凌晨三点十六分,几辆车停到别墅前,车灯将门口照得雪亮,照例,朋友们将喝得烂醉的道格送回家了。

  鱼小婷镇定地按下按钮,车库电动门徐徐打开,保镖将车开进去后挥手示意没事了,然后朋友们隔着车窗挥挥手后驱车而回。
  电动门又徐徐落下,同时车库后门打开,一个人影站在暗处。
  保镖吃力地将道格从后车座扶下来,咒骂道***站着干嘛,还不过来帮忙?!妈的沉死了,每天都喝成这样!
  趁他转身将道格身子扶正的机会,鱼小婷鬼魅般冲上前单掌狠狠劈在他左颈,膝盖则实实在在撞中他下身要害处!
  保镖闷哼半声径直倒地。
  鱼小婷也不管栽倒在地的道格,将两名保镖绑紧后锁进地下室,这才歪着头打量烂醉如泥的道格。
  不知过了多久,道格醒来时发现自己赤身**泡在满是冷水的浴缸里,四肢被牛皮绳绑得死紧不能动弹,恐惧和极度寒冷让他差点发疯!
  “我在哪里!这是怎么回事?”他大吼道。
  戴着鬼头面具的鱼小婷站在浴缸边,冷冷道:“你家,但下一刻是你的坟墓!”

  “等等,等等!”道格脑中急剧盘算,“我想知道到底什么原因,或许,或许我们可以谈谈……随便怎么开价都行,总之双方都要冷静!”
  “我很冷静,所以不要钱!”鱼小婷突然亮出苗圃修剪树枝的大剪刀,“你下面的玩意儿惹了祸,我想把它割下来腌着,随时拿出来欣赏欣赏!”
  说罢真的张开剪刀快速伸入浴缸,夹住那根黑乎乎的东西剪了下去!
  “等等!”
  道格疯狂地嘶叫道,锋利的刀刃已剪破油皮,他相信这个鬼脸没撒谎,铁了心要自己的老二,忙不迭哀求道,“你不要钱,但……但但但世上总有你喜欢的东西,只要开口我我我绝对帮你找到,绝对,请相信我!”
  “真的?”
  看到有转机可能,道格仿佛抓到救命稻草,急急道:“绝对不撒谎,需要什么你尽管说,我我我……”

  “我要知道真相!”
  “给你真相!”道格毫不犹豫道,“只要我知道的,绝不隐瞒半个字!”
  “电视台付巨额封口费的那个男孩,你对他做了什么?”
  “哦,上帝!”
  道格惊叫道,眨巴着眼睛想推脱,霎时大剪刀发又一次准确无误夹住他老二!
  “我说!我说!”他惊恐地说,“我我我……对他做了不该做的事……”
  “说清楚点!”
  “那天我把他叫到办公室,当面脱下裤子……我的意思是包括丨内丨裤,然后命令他跪下,张开嘴……”

  道格详细描述了侵害那个男孩的经过,内容之恶心,鱼小婷好几次差点真下手夹断那根东西!
  “除了那个男孩还有哪些?说他们的名字和具体时间地点!”鱼小婷命令道。
  人为刀俎,此时根本没有抵赖余地,道格老老实实交待了另外五个男孩,都是录制节目时诱骗上钩,继而遭到他的侵害,事后有的男孩保持缄默,有的告诉父母后私下和解。
  鱼小婷可没那么容易放过他,针对有可能产生的疑问,详细逼他交待若干细节,直至榨干最后一点点秘密。
  离开别墅时,鱼小婷自然不会帮他松绑,相反还往浴缸里扔了两大块冰块,等明早天亮绑在树上的保镖被垂钓者发现,赶到别墅时,冰块应该早已融化。
  那根丑恶的东西也没用了吧。鱼小婷恶趣味地想道。

  回到市区,鱼小婷随便闯入一幢办公楼,利用电脑将刚才盘问的视频稍加编辑后发到英国各大论坛、网站!
  然后都懒得看反应,火速赶回赵尧尧家。
  不出所料,赵尧尧依旧独自坐在黑漆漆里的客厅里等消息,鱼小婷一刻不回来,她一刻不得安宁。
  不单收购案闯关,她更担心鱼小婷安危,倘若在伦敦出事,自己百口难辩。
  鱼小婷飘然现身,坐下时将茶几上的茶一饮而尽,道:“好了。”

  悬在嗓子眼的石头终于落地,赵尧尧展颜道:“人还活着?”
  “与死无异……”
  鱼小婷详细讲述了逼供的经过,赵尧尧越听越敬佩,急忙打开电脑,不用搜索,屏幕上自动跳出各大网站推送的消息,一律都是道格躺在浴缸里说话的画面!
  “那天我把他叫到办公室……”
  “他无助地哭泣……”
  “一笔钱,很大金额的钱,我不清楚细节,那是电视台给的……”
  “……受到了警告,是的,给予我很厉害的告诫……”
  每个屏幕飘窗跳动、闪现道格断断续续的自述,这是欧美世界最忌讳、最敏感、最招黑的丑恶行径!
  明知道格很可能在胁迫下交待,但受害者名字、侵害时间地点、和解细节都一目了然,很容易便能核实清楚,无论怎么辩解都没用。

  日期:2019-01-05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