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933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晟狐疑打量着樊红雨,她则心虚地避过他的目光,含糊道:“身体不舒服嘛……”
  这可不是她的风格。
  方晟突然想起若干年前在省城见到爱妮娅的模样,心被狠狠刺了一下,失声道:“你……又怀孕了?!”
  仿佛被戳破的气球,樊红雨身子软绵绵倚到他怀里,低声道:“没注意怀上的,打掉了……”
  方晟心疼地搂紧她:“为什么打掉?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该好好休息的……”
  “有臻臻就足够,眼下形势不能生了,”她凄然道,“还是别到世上受苦吧,你的麻烦已够多了……”

  怜爱地抚摸她的卷发,方晟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
  “回头我让人送些山里的东西补补,绿色环保,唉,以后必须小心再小心,不能让你受累了。”
  樊红雨伏在他膝盖上,苦笑道:“总算切身体会到一句话,享受的总是男人,吃苦的总是女人。恐怕你都回忆不起来到底哪次出了意外,对吧?”
  方晟坦率承认:“一点都没有印象,但不能怪我,每回见面都两三次,然后累得眼睛睁不开……”

  “还说!”樊红雨软弱无力捶了他一下,“虽说只是小小的流产手术,等于又做了回月子,成天懒洋洋提不起精神,要不是明月等几位副手给力,最近许玉贤又出国考察,真没法出去撑场面。”
  “照你的样子还得休息十天半个月,起码,要不要我出面打打招呼?”
  她下意识摸摸脸蛋:“我的样子……很难看吗?”
  “不是不是,我是觉得还很虚弱,必须静心滋养,”说到这里方晟起身到厨房转了转,摇头道,“光喝汤不行,还是靠食补,今天我不回鄞峡了,给你做顿晚饭。”
  “嗬,我都不知道你居然……”
  方晟似笑非笑:“你想表达的真正意思是,你领教过我的床上功夫,却从没领教过我的厨艺,对不对?”
  樊红雨嫣然一笑:“不,你说得还不够直白。我是说,我俩在一块儿时根本没工夫到厨房浪费时间,都在床上……”
  细究起来方晟的厨艺不算太好,主要是在方塘村当村官时,村里没食堂,又不好意思老到村民家蹭饭,只能硬着头皮自己动手。
  后来到三滩镇工作,便开始了长达十多年的食堂生涯。官越做越大,也越懒得自己下厨房。
  另外赵尧尧、白翎、鱼小婷都不会做饭,樊红雨出身于大家族不消说也是外行,唯有徐璃不但会而且做得很精致,使得方晟有家的感觉。
  来到超市,方晟边从手机上查食谱边在货架间寻觅,两小时后满载而归:四条刮过鳞的大乌鱼;两扎猪蹄;两只剖干净的老母鸡;两盒**燕窝以及小米、芝麻、红糖、一大堆蔬菜等等。
  然后一头扎进厨房清洗、分解、入水煮炖,忙得不可开交。
  樊红雨躺在客厅沙发上,搭了条毛毯,嘴角含笑看着方晟忙碌的背影,头一回生出奇妙而温馨的感觉:
  好像,之前不管欢爱多么**,多么沉醉,多么甜蜜,终究是偷情,此时此刻却象普通家庭生活,老婆身体不舒服,老公亲自下厨。
  从樊红雨心理上讲,从未有过要方晟对自己负责的想法。当初生臻臻是自己缠着人家要来的,总想着有了儿子便可向樊宋两大家族交待,与方晟再无瓜葛。
  然而情爱的滋味、欢爱的滋味却一言难尽,自从尝到甜头,樊红雨一而再再而三地偷吃,每次吃完警醒自己点到为止,过段时间又忍不住……直到彻底沉沦!
  不过樊红雨有心理底线,那就是自己名义上是宋仁槿的老婆,方晟的老婆是赵尧尧,切不可主次不分,甚至生出不切实际的想法。
  拿这次意外怀孕来说,她是想不惊动方晟独自兜下来的。生臻臻时考虑今后不可能再怀孕,直接上了节育环,后来身体反应比较明显,请教专家后认为她的生理结构不适合戴环,又取掉了。此后与方晟欢爱,有准备的话就用安全套,否则第二天吃药。

  偏偏那次事先没有准备,事后急着开会紧接着部署落实相关工作,忙了一整天把吃药的碴儿忘了,便埋下惹祸的种子……
  “来,先喝半碗**燕窝,滋补良品。”方晟端着碗过来,轻轻将她扶起,在后面垫了靠背。
  “方晟……”
  “嗯?”
  “等咱俩老了,你也会这样吗?”
  樊红雨突发奇想问,不等他回答又摇头道,“唉,你的女人太多了,一人一碗**燕窝都得熬一大锅吧。”

  方晟停顿半晌,幽幽道:“全世界都觉得方晟艳福无边,可是……我在鄞峡曾创过一个人连睡二十多天的记录,有时候,我很寂寞。”
  “象你我这样的人,大概注定孤单寂寞吧。”
  “唯有工作解烦忧啊,”方晟道,“如你所问,老了怎么办?”
  “最终能陪你到老的有几人?”
  方晟摇摇头:“从没想过……人生充满意外,谁能预测几十年后?”
  内心深处,他隐隐觉得鱼小婷绝对是长相厮守的,单那场轰动朝野的大逃亡就足见她真挚付出。
  然而鱼小婷做的每桩事无不是在刀尖上跳舞,方晟总是捏一把汗。人不可能总那么幸运,玩枪的十有**死在枪下,他最担心鱼小婷的安全问题。
  喝完**燕窝,躺下休息时樊红雨又冒了一句:“你说,什么时候跟他解除婚约最适宜?”
  方晟认真沉吟,良久道:“只要在体制内一天,就无法解除镣铐,想必对他来说同样是煎熬。”
  “等到退休?那时真老了,恐怕都没开口的兴致吧?”樊红雨摇头叹息,“有那层束缚,我就没法正大光明和你一起,不象徐璃那样神气,想想都觉得委屈呢,你说,徐璃到底好在哪里,你每每偏着她?”
  这种问题注定没有答案,因为方晟不会回答。
  在一个女人面前评论另一个女人,那是世间最愚蠢的行为。
  晚上樊红雨不愿多吃猪蹄,说怕发胖,自己本来就不属于那种苗条紧致型,万一臃肿成中年大妈就糟了。却吃了大半碗小米红糖粥和清炒青菜,然后在屋里转了几圈才上床。
  夜里两人聊了很久。
  可以说之前从没这样安安静静说这么久,话题这么深入广泛。从樊伟的仕途到樊家子弟在军队际遇,从宋仁槿到宋家子弟势力分布情况,以及她自己对于未来的设想。
  根据樊红雨描述,方晟才知自己对徐璃了解其实很少。
  从开始起,徐璃最引人关注的背景莫过于冯卫军,等到冯卫军成为植物人、冯系力量遭到沉重打击、徐璃果断与冯子奇离婚后,似乎方晟成为她唯一靠山。
  日期:2019-01-03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